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真正的奏报

第一百四十二章 真正的奏报

    鸩狱中,十数人快速行进的脚步在狭窄潮湿的过道中激起回响。

    蒋三走在前列,火把与两侧的油灯映得他双目如火。

    引路的小旗官终于停下了,蒋三侧目望去,果然看见柏奕与韦十四共处一室。柏奕正趴在干燥的新草堆上小睡,听见这响动,正揉着眼睛起身。

    韦十四席地而坐,腰间的绣春刀被他抱在臂间,一端点地,一端靠肩。

    “十四爷。”蒋三一开口就透出了带着杀意的怒火,“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韦十四微微睁开眼,却并没有起身,他甚至没有抬眼去看蒋三,只是低低答道,“办差。”

    蒋三冷笑两声,“办谁的差!”

    韦十四垂眸,“无可奉告。”

    “来人!”蒋三回望一眼,抬手挥动,“打开牢门!把疑犯柏奕带出来!”

    狱卒慌张上前,低着头拿钥匙去开锁,颤抖的手扶着铁锁,在铁牢们上发出哆哆嗦嗦的撞击声——随着卡塔一声轻响,锁被取下,狱卒像往常一样身往后退,单手拉门,却发现这门竟是纹丝不动。

    他愣了愣,又将双手都放在了铁门的门栏上,加大了力度往后拉,这一次大门发出沉重的移动声,但只挪动了一点点,便再拉不开分毫。

    “……三爷你看!门上多了两条铁链!!”

    小旗官将火把靠近门的上沿与下沿,只见两条手臂粗的铁链弯弯曲曲地盘绕在铁门与铁栅栏之间,竟将这道铁门封得死死的。

    “韦十四!!”蒋三一拳砸在了牢门上,“你要干什么!”

    “三爷若要提审,拿圣上的手谕来,我即刻开门。”韦十四波澜不兴地开口道,“医官行刺这么大的事情,总不至于皇上现在还不知道吧。”

    “妈的!真是反了水了!”蒋三回过头,对近旁的下属吼道,“拿斧子来!老子把这老门劈了!”

    一旁狱卒忙应了声,跌跌撞撞地跑远又跑回,回来时手里多了一把大斧。

    蒋三接过大斧,原本在他身边的人立时后撤,在他周围顿时散开一个两臂长的空间。

    他抡起斧子,韦十四则和柏奕一道捂住了耳朵。

    “哐当当——”几声巨响过后,铁门上竟时连个大的豁口也没有留下。

    蒋三怔了怔,再次抡圆了臂膀,把浑身的力气都加诸其上——这一次大斧竟直接卷了刃。

    “三爷不必再白费心力了。”韦十四在蒋三停下的空档时忽然开口,“我说过了,医官行刺是重罪,关押此等重犯的地方,和别处牢房的材质怎么会一样呢?”

    说着,韦十四举起手中的刀,重重地在地上敲了一下。

    只听得两者撞击,发出金属相撞的铮铮鸣响——蒋三这才想起来,这里是鸩狱的最底层,为了防止嫌犯挖墙越狱,连地面都是衔在一块的厚重钢板,牢门和铁栅栏更是专门淬炼的精钢,这样即便有人来劫狱,一时半会儿也挣不脱此处的囹圄。

    “来人!来人!!”蒋三把手中的斧子往旁边用力一掷,“派弓弩手过来!”

    蒋三两手抓着铁栅栏,恨不得自己立刻跳进去把韦十四撕碎。

    “韦十四,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要么现在出来,要么待会儿就变成筛子出来!”

    蒋三的威吓声在地牢中久久回荡。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说话,望着牢狱之中的两人。

    在这略带了些恐怖意味的短暂寂静中,韦十四缓缓站起了身。

    只听得一声缓慢的抽刀声,火把的清冷光芒照向新出鞘的刀刃,在韦十四的脸颊上反射出一道规则的几何光影。

    他依旧持刀稳稳地挡在了柏奕身前。

    “那你大可以试试。”韦十四轻声说道。

    ……

    另一头,黄崇德已经回了乾清宫。

    今日忽然热了起来,宫人们递来已经用水微微打湿了毛巾帕子,为黄崇德擦汗,他随意拭了拭,定了定神,便快步往殿里走。

    建熙帝此时已不再看书了,他闭着眼睛斜靠在龙榻上,宽衣大袖铺落身侧,沉默之中自有威严。

    “主子。”黄崇德轻声道。

    建熙帝眼皮动了动,瞥了黄崇德一眼,又闭上了。

    “我已经见过柏司药了。”黄崇德继续说。

    “她怎么样,想开了吗?”建熙帝悠悠地问道。

    “这……”黄崇德似是有些犹豫,“事情倒不像我们想的那样,她并非是为林婕妤来的,只是拿这做了个幌。”

    建熙帝睁开了眼睛,兀然望向黄崇德,“怎么?”

    “前天夜里倒是已经有消息传过来了,不过想着主子日理万机,也便没有说。”黄崇德轻声道,“锦衣卫那边把柏世钧之子柏奕,以意图行刺之由抓起来了,说是人赃并获,现在人还在鸩狱的大牢里。柏世钧人被软禁在太医院,昨天还小小地闹了一场,不过有秦康护着,暂时没什么大碍。”

    建熙帝冷笑了一声,“这又是要搞什么?”

    “奴婢也不知道,只是命他们盯梢着,有什么消息就传过来。”黄崇德轻声道,“一直跟在柏灵身边的那个白子护卫昨夜也去了大牢,与柏奕同吃同住,想来应该是柏司药的安排。”

    “朕就知道某些人不会安生……这次又是谁,连朕的锦衣卫都能动得了。”建熙帝眼里的困意一扫而空,他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坐直了起来,两眼因为深思而略略眯起,“……恭王?”

    黄崇德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恭王宅心仁厚,做不来这种事情,再者有孙阁老、张大人在,他们也不会让王爷动这种心思。奴婢也还在查,许是有人打着恭王的旗号做一些不三不四的事,也不好说。”

    建熙帝的火气微微压下去几分,黄崇德又将方才他与柏灵的谈话简练地复述了一遍,只是抹去了柏奕要打造银刀的初衷,给建熙帝留了一个悬念。

    建熙帝默然听着,眼中也渐渐浮起几缕诧异——这个年纪能想到这一层,是不容易。然而转念又一想,建熙帝还是摇了摇头。

    可惜是个女儿家,即便心思玲珑,终究也用不到正途上去。

    “她让你在朕面前提谁?”建熙帝问道。

    “她说想让陛下去宁嫔娘娘那儿看一看,”黄崇德轻声道,“奴婢想,大概是想让您见一见小皇子吧。”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0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