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袁振与猫

第一百四十三章 袁振与猫

    建熙帝垂眸笑了一声,又细细思量了片刻。

    “好。”他微微抬眉,脸上看不出悲喜,“那朕就去一趟宁嫔那里……摆驾咸福宫吧。”

    黄崇德微微躬下身子,快步上前扶皇帝站起来。

    “真是多事之春。”建熙帝低低地感怀了一声。

    黄崇德没有说话,只是陪上了一声叹息。

    此时的承乾宫里,柏灵已经回来了。

    即便是像宝鸳这种迟钝的,也看得出柏灵今日有些心不在焉。

    她一个人坐在东偏殿里,对着外面就是石墙的窗口发呆,宝鸳来看了几回,见柏灵竟是动也不动的,也不知是在想什么。

    “嘿。”

    柏灵忽然觉得自己的额头被人打了一下,抬起头,见宝鸳端着一个小脸盆那么大的碗站在自己面前。

    “还在发呆呢。”宝鸳轻声道,“林婕妤那边的事就算棘手,也不用这么担心啊,她真要是敢乱来,娘娘会护着你的。”

    柏灵摇了摇头,笑着叹了一声。

    林婕妤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发难,究竟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呢?

    宝鸳把大碗伸到柏灵面前,轻轻“喏”了一声,示意柏灵接过。柏灵照做了,见碗里都是些略带点腥味的肉碎,还拌了少许米饭在里头。

    “……给我吃的吗?”柏灵问道。

    “你馋疯啦?”宝鸳又轻轻敲了一下柏灵的脑袋,“看你现在也没心思干别的,不如拿着这些东西,替我去喂喂猫吧,刚好这两天娘娘有兴致要把绣活儿重新捡起来,我也顾不上忙这些了。”

    柏灵默然嗅了嗅,“猫会吃吗?”

    “这些猫我都喂熟了的,反正你端着碎鱼肉去它们肯定认你,”宝鸳笑着道,“不过平日里我一般都夜里去,不知道白天它们在不在那片地方。”

    柏灵接了碗,有些惆怅地看着这里头的湿猫粮。她知道宝鸳这是怕自己闷着不好受,便找借口让自己出去散散心。她没有推辞,端着碗一个人往外走,宝鸳又追上去给她递了水囊,说几次今天天气热,让她仔细别晒着,而后又叮嘱了几句。

    这一次来,柏灵才知道,上次路过的那条寂静无人、又显出几分颓丧之景的地方叫沁园,原是前朝先太子的故居。

    先太子是先帝的长子,早早地被立为了储君,只是他自幼身体孱弱,长到二十几岁时,病情已是沉疴不起,连基本的衣食起居都难以自理,几次众人都以为太子就要去了,可到最后他又顽强地挺了过来。

    能挺过来固然是好事,但大周不能有这样的太子,纵使先帝千般可惜,最后也只能将皇位传于当时年仅七岁的建熙帝。

    这位先太子,也就是建熙帝的兄长,最后顽强地活到了建熙三十五年,到将近六十岁的时候才真正撒手人寰。

    这个年纪放在大周,已算高寿了,只是一生被困在沁园,最远也出不去这园子大门的生活,大概也并不怎么让人庆幸吧。

    柏灵坐在沁园外荒凉无人的树荫里,她把碗放在自己的脚边,看着五只猫围在一起埋头大吃。

    这里的猫果然如宝鸳所说,自己才拿着碗靠近,它们便围了上来。

    这里有两只三花,一只大橘,一只狸花和一只黑猫,其中的两只三花看起来很小,可能只有三四个月。

    柏灵怕被猫抓,便忍住了上前爱抚的心思,她两手抱怀,俯身温柔地望着这些小小的生灵。

    十四此时还在鸩狱没有回来,但倘若十四回来,看到她在这里喂这些专门折花败草,逼得他只能另开花圃的猫儿,不知道他会作何表情。

    想起十四,想起鸩狱,柏灵又叹了一声,不由得抬眸望了一眼一侧路的尽头——也就这一眼,她看见一个人影正缓缓向这边走来。

    若是旁人也就罢了,偏偏这个人她看起来有几分眼熟。

    柏灵敏锐地抱起碗,闪身躲进一旁沁园的石门凹墙中,她在渐渐长起的爬山虎叶中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望着来人的方向。

    随着这人的靠近,又有几只老猫从墙头跳了下来,它们亲昵地在这人的脚边绕来绕去,似是与他非常熟悉。

    这人穿着司礼监特有的大红袍,手里也像自己一样提着东西,不过他的准备显然要用心得多。因为这人光是吃的就带了一食盒,他熟练地走到柏灵斜对面的某处角落里,取出四五个早就摆在那儿的碗。

    柏灵只能看见他的背影,但还是能看出,他正拿着自己的帕子,把每一只碗都仔细地擦拭了一遍,接着又拿水荡了荡碗,这才把食盒里的东西分别盛了出来。

    “都别急啊都别急,都有的,啊。”

    他嘴里念念有词地安抚着,声音很是柔和。只见他摸了一把凑到最前头来的大橘,又马上伸手拎着橘猫的后颈把它挪开了几步。

    几只小猫因此才得以凑上前,继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这人说话的声音让柏灵觉得更耳熟了,她皱眉苦思,自己一定是在哪里见过这个人的。

    “小畜生,又肥了不少啊你。”

    那人捏了捏两只三花的肚子,语调里满是轻快。

    “还有你,小王八蛋,来,让咱家好好抱抱……”

    从他充满了宠溺的自言自语里,柏灵大概听明白了。

    这两只三花一只叫小畜生,一只叫小王八蛋,橘猫叫戆头,黑猫叫短命鬼……还有新来的两只老猫,一只叫老畜牲,一只叫老王八蛋。

    从名称上看可能两只三花就是那老猫的崽……柏灵轻轻笑起来,鼻息便比之前略重了一些。

    那人敏锐地觉察到身后的声音,立刻阴冷地回转了头,“谁!?谁在那儿!”

    听到这声音,柏灵瞬间忆起了来者的身份——这不是袁振,还能是谁?

    柏灵想了想,抱着碗从凹墙中走了出来,轻轻捋下头发上粘着的叶子,向着袁振轻轻鞠了一躬,“见过公公。”

    袁振愣在那里,脸上的肌肉一时全僵住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有人出现在沁园这个地方。

    一想起自己方才以为四下无人时的自言自语,袁振只觉得脸上霎时间滚烫起来,那双阎罗似的眼睛里,也露出了恼羞成怒的羞赧,“你……你什么时候在那里的!”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1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