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控制变量与家兔实验

第一百四十八章 控制变量与家兔实验

    不多时,黄崇德带着人回来了。看见他迈着快步从殿外进来,许多才意识到他已经离开了大殿。

    他走到柏奕身边,低声询问了几句,众人只见柏奕连连点头,又和黄崇德说了三两句嘱托。待黄崇德也点头允诺之后,他便挥手令四侍卫将一架歪歪斜斜的木架抬了进来。

    兔子最易受惊假死,所以今日这木架外也一样盖着一块黑布。

    四侍卫小心将木架放落之后,各自解开一角,将黑布揭开——四下顿时响起一阵低低的惊呼声。

    一眼望去,那笼中竟全是毛色纤尘不染的白兔,数量足有四五十只。

    “这是要……献祥瑞?”

    太医们喃喃低语,一时竟不知柏奕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柏奕看向了父亲,柏世钧擦了擦额上的汗,捏着拳头走出来,在大殿中跪了下来,“请皇上移步到兔笼前细看。”

    建熙帝微微皱起眉,目光自始至终也没有移开那装满了白兔的笼子。他抬起手,一旁的丘实便上前扶住了他的小臂,扶着皇上慢慢走下御座前的台阶。

    就当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柏世钧与建熙帝的身上时,几个侍卫已经打开了笼子,按照柏奕的吩咐从不同的隔间里共取出了八只白兔。随后又跟着柏奕一起,向着一旁连着主殿的偏殿走去,无声地退出了众人的视野。

    柏灵随即向贵妃请求暂时退下,去看看柏奕那边在干什么。

    贵妃点了点头,视线也同样一刻不离柏世钧和兔笼。

    “皇上请看。”

    柏世钧邀建熙帝上前,见这四层的兔笼上,每一个隔间都贴着纸签。建熙帝凝神细望,见上面分别写着“正常对照”、“低剂量”、“中剂量”……等字样。

    太医院的众人也围了上来。

    柏世钧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为了评估宫中小儿至宝丸的毒性,了解毒理的变化和进一步的干预手段,柏奕提出,可以用家兔实验的方式,来验证——”

    王济悬几乎立时跳了起来,“荒唐!!荒唐!!人用的药怎么可以用在兔子身上!!这分明——”

    话还没有说完,建熙帝已经厌恶地回望了他一眼,王济悬的声音在一瞬间偃旗息鼓。

    “说下去。”建熙帝略略弯腰,俯身去看笼中的兔子们。

    “我们设置了一组对照组,和四组实验组。”柏世钧走上前,伸手指出带着不同标签的隔间,向皇上示意,“正常对照组的兔子,除了喂水喂食外不作处理;低剂量组、中剂量组、高剂量组则除了正常的饮食外,都会在额外喂食一部分研磨后的小儿至宝丸药粉。

    “这四组实验组又可分有两批。一批喂食的是在民间采买的小儿至宝丸,因为水银昂贵,所以这些丸剂里一般都不含水银,另一批喂食的是宫内新制的药——皇上是知道的,咱们宫内的制药局向来不会在原料上有所克扣。

    “所以将宫内实验组、宫外实验组和正常对照组进行比对之后,我们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柏世钧伸手取下挂在木架边沿的一册记录本,翻开了首页,轻声道,“宫内药剂组的白兔,在服用小儿至宝丸七到十四个时辰后,开始出现腹泻、进食减少,反应迟钝等表现,染毒二十个时辰后,则开始变得易激惹、好斗,分泌物增多。且这些症状,剂量越高者,越为严重。”

    说着,柏世钧又走上前,示意众人去看各笼上标签的小字。

    “同时,这里也记录了这几天时间里各笼兔子的体重变化。相比于刚进太医院那会儿,宫内药剂组的白兔,体重普遍下降了六两到八两,但正常对照组和宫外药剂对照组则没有观察到这一点……”

    建熙帝取过柏世钧手中的记录本,一字一句细细斟酌思量。

    未及,他看向柏世钧,“宫内药剂的高剂量组里,为什么只有一只兔子?”

    柏世钧面色沉闷地上前,伸手将建熙帝手中的记录本往后翻了一页,低声道,“回皇上,高剂量组里的兔子,在昨天夜里和今早,各死了一只……”

    “皇上!”

    屏风的宁嫔已经听不下去,竟是提着裙摆径直走了出来,她眼中惊怒交加,“请皇上调看上个月小皇子的起居注!”

    这声音近乎一道惊雷。

    “皇上,臣有话要说,”王济悬已听得满头是汗,此时也跪倒在地上,“请皇上——”

    “你住口!你住口!”宁嫔眼里冒出了火光,“自从上个月阿拓因为夜间哭闹开始服用小儿至宝丸,就开始渐渐吃不下东西,动辄腹泻窜黄!旁人稍有哄逗他便嚎哭不止,幸得本宫听了柏奕的进言,停了所有给小皇子安神的药剂,否则只怕我的阿拓……我的阿拓不日就要像这笼中的兔子一样夭折了!!”

    宁嫔话音未落,只听得屏风后面传来郑淑的一声惊呼,“娘娘!娘娘!”

    ——屈氏竟当场晕了过去。

    宁嫔眼圈微红,愣在那里,这才想起关于阿拓的这些事,自己还一直瞒着屈氏没有说。

    整个大殿乱作一团,众人手忙脚乱地扶抬起屈氏,将她送去通风的地方安抚休息,几个御医当场领命,随贵妃回承乾宫,安抚医治。

    ……

    正当外的对峙如火如荼的时候,一侧偏殿里,柏灵站在门边,一言不发地看着柏奕。他正神情专注地站在一张大约到他腰间的木桌前,丝毫没有觉察到柏灵的视线。

    八只白兔被捆着手脚,依次摆在他的面前。

    柏奕一只手轻轻抚摸手中白兔的额头,让它平静下来,另一只手则拿着一把锋利的柳叶刀。他动作极快,毫不拖泥带水,白兔在一瞬的挣扎之后,四脚便僵直地蹬在了半空。

    死后的兔子被仰卧固定在木板上,柏奕剪去了家兔胸部和腹部的绒毛,刀口从第三到第四肋之间探入,依次取出了兔子的心、肺、肝、肾和小肠。

    “把这些放在一号盘里。”柏奕低声道,“标记‘正常对照组’。”

    一旁的侍卫们拿着盘子和笔,像是听天书似的望着他,“……什么?”

    柏灵走上前,上前接过了侍卫手中的纸笔,“我来吧。”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1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