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来自解剖的证据

第一百四十九章 来自解剖的证据

    柏灵上前,将宣纸手裁成巴掌大小的纸片,而后在每一张纸片上写下了柏奕提到的那些词汇。

    柏奕感激地看了她一眼,便不再分神,专心致志地低头解剖,去料理余下的七只白兔。

    侍卫们静静凝视着这一幕。

    不知道为什么,柏奕的宰杀行为看起来竟让人心底凭空升起些许敬畏。

    因为每一刀都避开了主要血管,柏奕身上那一身新换的白衣至今没有沾染任何血污。

    每杀一只兔子之前,他都要轻轻抚摸那兔子的额头,垂眸沉默片刻。

    他十指颀长,动作简练而有力,指节分明的右手持刀极稳,仿佛那把细长的柳叶刀就是他手指的延伸。

    侍卫们各自暗暗纳罕,在宫里办差,刀工精湛的厨子也见过不少,但有这样莫名气场的,似乎也就只有眼前少年一个。

    解剖到第八只兔子时,黄崇德缓步走了进来。

    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道让他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侍卫们见到他,都恭敬地行了礼,发出一阵衣服与佩刀之间的摩擦碰撞之声。

    黄崇德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低声道,“柏小大夫,柏司药,圣上在外还有话要问,你们还需要多久?”

    柏奕没有回答。

    柏灵看了看他手中的动作,转头对黄崇德答道,“还要一盏茶的时间。”

    说着,柏灵又望了望周遭的侍卫,轻声道,“这里不需要这么多人,公公可否让这些侍卫暂且退下?”

    黄崇德挥手,一众侍卫便从偏殿的一侧鱼贯而出。

    “谢公公。”

    “那么,尽快。”黄崇德留下叮嘱之后,便又消失在通向正殿的那道小门里。

    柏奕此时已经取出了最后一只兔子的小肠。

    “其实半盏茶都不用,我动作很快的。”他抬眸望向柏灵,“你看,已经做完了。”

    “都站这么久了,”柏灵抬手去擦柏奕额头上的汗水,“你也趁这会儿,稍微休息一下吧。”

    ……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柏灵一个人回到了乾清宫的大殿。

    便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外头屏风已经被撤了下去,宁嫔和屈氏都已经不见了踪影。而王济悬、章有生等人无一不凝眸垂泪,脸上还有几道未干的泪痕。

    御座上建熙帝的表情并不好看。

    柏灵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方才在这里发生的剧烈冲突,但心中已然明白,柏奕那套控制变量的实验操作,大约已在这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怎么就你一个人,”黄崇德问道,“柏奕呢?”

    柏灵向着建熙帝和黄崇德的方向行了礼,又对众人道,“有些东西不便呈上这乾清宫来,还请皇上和诸位太医,移驾偏殿。”

    御座上,建熙帝已然站起了身,提着衣摆,甚至没有让黄崇德搀扶,就快步走下了御阶。

    在建熙帝之后,众人无声地跟了上来,王济悬更是脚步飞快,不敢有半点迟疑。

    偏殿里虽然已经开窗通风了一段时间,但屋子里弥散的血腥味依旧不散,几位太医不由得捂住了鼻子。

    柏奕站在盛满了白兔内脏的桌边,背挺得笔直。

    众人的目光落在桌上的四个银盘中。

    每个银盘大约一臂长,半臂宽,盘子上都垫着一块厚白纱,上面放着带血的脏器和纸签。

    一旁宫人们已经搬来了大椅,但建熙帝略略昂起了头,就是没有坐。

    “好了,现在人都在。”建熙帝的声音很慢,听起来有些冷,他目光转向王济悬,“有什么话,说吧。”?“是,”王济悬上前一步,但声音已再不像先前那般激昂,“臣以为,方才柏世钧的话其实并不——”

    “王太医。”柏奕忽然道,“如果你是想反驳方才我爹的言论,那能否让我先开口,对我爹的观察进行补完。”

    “不要放肆。”建熙帝悠悠地看了柏奕一眼,“你是小辈。”

    柏奕略皱了眉,但也只好拱手礼让。

    王济悬匆匆瞥了柏奕和他桌上的东西一眼,这才意识到原来柏家父子还有后招。

    从医数十载,他从未有一日像今日这样慌张,然而圣意如此,他只能咬牙坚持道,“皇上,小儿至宝丸有安神通便的功效,服用后有腹泻,那完全是……服药之后正常的症状。”

    柏奕目光清冷地盯着王济悬,“高剂量组的两只实验兔死了,也是服药之后正常的症状吗?”

    王济悬轻哼一声,并不看他,只是自顾答道,“人有不同的体质,兔子自然也有。方才柏世钧在外一直在提‘控制变化之量’‘控制变化之量’,试问,天下有完全相同的两只兔子吗?

    “再者说,以兔子来试人所用之药,完全是有悖天理伦常的做法。兔子是畜生,人难道也是畜生吗?”

    太医院的众人想了想,再次点头。”所以王太医你说完了吗?“

    柏奕已经按捺不住,重新把他刚刚放下去的衣袖撸了起来。

    柏灵有些意外地从他话语中听出几分难掩的火气,不由得伸手轻轻戳了一下柏奕的后腰,提醒他注意分寸。

    柏奕也意识到自己动作中的敌意太过明显,他闭了嘴,深吸了两口气,沉默望向王济悬,等待他的答案。

    “说完了。”王济悬淡淡地道。

    “好,王太医,我就只问你一句,”柏奕声音刻意压低,“既然你说兔子对小儿至宝丸的反应是因为个体差异导致的,那么中毒症状随剂量增加而逐渐严重这一点,你要怎么解释?”

    “那都是……都是因为,兔子原本就经不住人的药。”王济悬轻声道,“拿兔子试药,一开始就错了,行不通的。”

    柏奕冷嗤了一声,“是吗?兔子到底能不能拿来试药……”他伸手指向身侧长桌,“请诸君亲自来看。”

    众人这才向长桌靠近——这盛着内脏的银盘也像外头的兔笼一样,用纸签标记着“正常对照”、“低剂量”、“中剂量”和“高剂量”四组。

    每个银盘分有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是“宫外药剂组”,下半部分是“宫内药剂组”。

    这里没有显微镜,能用来作证据就只剩下那些肉眼可见的形态学改变。

    但只看这些,也足够了——相对于正常对照组那边健康的组织样本,高剂量组里,那些肉眼可见的肺气肿病灶、严重水肿的肝脏、小肠部分的肠壁增厚、出血和弥漫性绒毛脱落……可以说触目惊心。

    且每一处都与先前的外显症状对应。

    柏奕目光紧紧锁在王济悬的身上,“按王太医的说法,因为兔子是畜生,所以即便是兔子经不住的药,人还是可以吃。可畜生吃了砒霜会死,人吃了砒霜不也一样会死吗?都是剧烈的毒药,是人吃还是兔子吃,到底有什么区别!”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1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