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有意的接近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有意的接近

    “青莲。”柏灵想了想,似乎觉得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新来的宫女吗?”

    那人眼睛微亮,连忙答道,“嗯呢,我是——”

    “贵妃的行踪以后不要轻易和人提起,没人问你就更不要主动说。”柏灵望了她一眼,笑了笑,“这次就算了。”

    名为青莲的宫女表情僵在那里,忽然有些慌张起来,“啊,奴婢、奴婢只是……”

    “如果没有其他事,你可以先退下了。”

    柏灵没有和她多说什么,随即便合上了门。

    屋子里的帘子都拉着,门一关便暗了下来。她打开了屋内所有的窗,又想了一会儿方才那个宫女的名字。

    或许也没什么稀奇,自己会对这个名字感到熟悉,实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平日里淑婆婆和宝鸳在院子里差遣人时也时常直接喊宫女们的名字,也许是哪一刻听到过也说不定。

    柏灵在屋子里点了灯,拿起先前十四送来的话本翻看起来,没看几页,才想起来今天自己似乎从醒来之后就水米未进,然而自己竟一直没有觉得饿,这真是奇了。

    她有些感叹地靠在椅子上。

    看来这几天的压力实在是有点太大了,再这样下去,即便自己按时三餐,胃也一定会先出毛病。

    柏灵重新站起身走出东偏殿,门才推开,院子里的宫人们便都望了过来。

    看了一圈,柏灵发觉自己似乎只记得青莲一个人的名字,便笑了笑,还是对那个年轻的宫女挥了挥手,示意她靠近。

    她这次头压得低了些,神情也拘谨了许多。

    “柏司药……有什么吩咐吗?”

    “我饿了。”柏灵轻声说道,“宫里有什么点心,拿一些来给我吧。”

    “啊,那奴婢去御膳房,让他们给司药备一份好的。”

    “不用。”柏灵摆摆手,“有什么现成的小点心给我送来就行,这会儿快到晚上了,我还是和大家一起吃晚饭。”

    “……啊,好。”青莲连连点头,她把苕帚靠在墙角,手在衣服上胡乱地擦了几下,便去向其他下人询问点心的事。

    看起来她似乎一直是在院子里干粗活儿,对这些伺候主子的事了解得并不多。

    但她还是很快把点心端了过来,五块贝壳胭脂那么大的桃花酥垒在一块儿,放在青蓝色的透明琉璃平盏里。

    每一块桃花酥上都点着一片花瓣似的红印,不仅好看,看起来似乎还带了些寒气——似乎是冰特意降了温的。

    “今儿天热,柏司药又在外面跑了一天,吃些冰镇的点心,正好消一消暑。”

    青莲一面讨好地笑着,一面去看柏灵的脸色,但见柏灵只是凝望着她放在桌上的琉璃青盘,既不笑也不去碰那点心,她只觉得心又是一沉。

    “奴婢……奴婢是不是哪里又做错了……”

    柏灵看了她一眼,轻声问道,“你从哪儿听到的,我在外跑了一天。”

    青莲愣了愣,想了半天,也实在不明白自己这话哪里错了,“……柏司药今天,确实一整天都不在宫里啊。”

    “那我也可能是去御花园祈香了呢?”

    青莲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一下又不知该如何回答,就连先前伸出去护着盘子的手也忘了缩回来。

    良久,她喉咙终于动了动,“……奴婢、奴婢没想那么多。”

    柏灵脸上的笑意褪了,她此刻的表情,竟是让人瞧着有些心惊胆战起来。

    “没想那么多,就别说那么多话。”柏灵收回了目光,“你出去吧。”

    青莲这时才打了个哆嗦,紧紧抱住自己怀中的木制托盘,“……是。”

    门很快从外面被带起,屋子里又恢复了宁静,柏灵咬了一口桃花酥——确实像那个宫女所说,这个点心的口感很特别。外面浅白色的酥皮尝起来微甜,当中的馅儿似乎是花泥揉了糯米,香香软软却不粘牙。

    刚才是不是对她有点儿太不客气了呢……这个念头忽然在柏灵的脑海升起来,但想起方才她主动叫住自己并告知贵妃所在的事情,柏灵又眯了眯眼睛。

    这个青莲……是在巴结我吗?

    ……

    “光是要用那个琉璃平盏,林婆就要了我四十文钱!乖乖,我就是借它装一会儿点心啊!”

    入夜之后的西偏殿,只有两个宫女在整理众人的铺盖,两人一边干活儿,一边聊天。

    今天是个大晴天,淑婆婆一早就命她们将自己睡的辈子都拿出来晒了晒。夜里各人有各人的当值,收被子的活儿就落在此刻刚刚换了岗、正要休息的两人身上。

    其中一人正是青莲。

    “你知足吧,前后就花了一钱银子,柏司药已经记得你叫什么名字了。”一旁的宫女笑道,“你几时见她喊过除了淑婆婆和宝鸳以外的人?”

    青莲一怔,“真的吗?”

    “我有什么好骗你的。”那人坐到青莲的身边,“这位柏司药年纪虽小,现在可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你知道她今天去了哪儿吗?”

    “可不敢问呢!”青莲低声道,“你是没看见,我下午就多说了一句,柏司药那张脸忽然就拉下来了……”

    “你就说想不想知道吧。”那宫人笑得益发厉害了。

    青莲喉咙动了动,忍不住望了外头一眼,屈氏仍没有回来,宫人们不敢这时偷懒,都打着呵欠在外当值。

    她俯下身,轻声问道,“胭脂姐知道?”

    “当然知道了,”那人笑道,“今天外头可是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情呢,不然娘娘怎么会晕倒,又怎么一醒来就要去咸福宫看孩子呢。”

    青莲睁大了眼睛,“……这也和柏司药有关?”

    那人勾了勾手指,示意青莲靠近来听,而后便把今日柏氏父子验药、贵妃当庭昏倒的事,捡着要紧的说了一遍,而后又道,“我没骗你吧,咱们与其去讨好那个郑淑和宝鸳,不如多花些心思在这个柏灵身上。她和咱们一样都是新来的,根基浅,这会儿肯定更需要帮扶。”

    “是吗?”青莲有些困惑地挠了挠脑袋,“我怎么觉得……她好像根本就不喜欢旁人近她的身呢?”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1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