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浮出水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浮出水面

    转眼间又是傍晚,屈氏正和郑淑在承乾宫外无人的甬道上缓缓行走。

    反反复复的失眠带来了无法遏止的头疼,偏偏屈氏中午还强迫自己多吃了一些东西,结果很快就因为反胃全都吐了出来。

    食道里灼烧的感觉很不好,一整个下午她几乎什么也做不了,在反胃恶心和头疼的双重折磨里慢慢忍耐,直到傍晚时,这感觉才稍稍减轻——便就在这片刻的喘息中,屈氏勉强起身,让郑淑扶着自己出去走走。

    身体的状态这样差,她甚至不敢走到御花园那么远的地方,所以只在承乾宫外走几个来回,吹一吹外面的风,看一看今日夕阳的光景。

    而承乾宫里,柏灵和宝鸳两人坐在东偏殿,叫退了所有下人,低声地交谈着。

    柏灵将这几日里青莲的几次刻意接近一一与宝鸳说了,宝鸳这才有些恍然。

    “这丫头虽然嘴有些笨,但从来不做什么投机的事情,交代她办的事情也是极用心的……”宝鸳微微皱起了眉头,脸上带着几分怀疑,“你怀疑她是林婕妤的人?”

    “嗯。”柏灵点头。

    宝鸳想了半天,摇了摇头,“我感觉不像啊,就是个闷头往上爬的小丫头。”

    “所以我有个想法,要和宝鸳姐姐商量。”

    “嗯,你说。”

    柏灵站起身,坐到宝鸳的一侧,低声道,“上次说要回家探亲的那两个婆子,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我想请宝鸳姐姐再拨两个宫女给我。”

    “这个好说。”宝鸳望着柏灵,“但你这是要干什么?既然我们怀疑她是林婕妤的人,那就直接把她撵出去就好了,不用搞这么多弯弯绕的。万一她真是那边的人,我们这样留在身边,日后哪个地方没防住出了事怎么办?”

    “撵出去容易,但也许打草惊蛇之后,只会让其他人藏得更深。”

    宝鸳微微怔了一下。

    柏灵的意思是……承乾宫里林婕妤的眼线不止一个吗?

    “当然这些我都是猜的。”柏灵轻声道,“是或不是,总是还要再等等才能看得清答案。”

    ……

    入夜,青莲被单独传唤到东偏殿内,烛火摇曳,下人们又在屏风后一桶一桶地往木盆里加热水——看起来柏灵今天又要洗澡了。

    “青莲来了?”

    说着话,柏灵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袖口已经沾湿了,大概是刚才试水温的关系。

    “奴婢见过柏司药。”青莲连忙屈膝行礼。

    “不用那么紧张,这会儿把你喊过来,就是和你说,往后不用在院子里干粗活儿了,”柏灵轻声道,“我这边缺人手,你从明日起,就到东偏殿来跟我干活儿吧。”

    青莲的脸忽地红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良久才磕磕绊绊地俯身而跪,连声谢恩。

    柏灵扶她起来,低声道,“你别高兴得太早,跟着我干活儿不会比在外面做清扫轻松。”

    柏灵在桌边坐下来,端起茶啜饮了一口,“你来得晚,许多事都不知道,从前也有两个婆子被我点了跟着做事,但后来这两人因为扛不住,都告假到现在都没回来……”

    “我不会的。”青莲几乎立刻答道

    “……”柏灵看了青莲一会儿,良久才道,“……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满,我还没说是要做什么呢。”

    青莲使劲摇头,“司药放心,我能吃苦,不管司药想让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做,不会我也可以学。”

    “嗯……”

    柏灵撑着下巴,忽然被青莲的反应打得有些措手不及,这种高兴不像是假的,如果连这样的诚挚流露也能作假,那她的段位未免也太高了一些?

    柏灵的手放在膝盖上,五指轻轻地敲击。

    “那第一件事,你现在就考虑一下吧。”柏灵说道,“人手只有你一个是不够的,至少要两人。”

    “诶……”青莲眨了眨眼睛,“是要奴婢推荐一个人选吗?”

    “对。”柏灵想了想,又补充道,“你觉得身边哪些人比较合适?”

    青莲认真想了许久,依次说出了三人的名字,柏灵分别问了缘由,大约都是“做事认真”“心很细”之类的夸赞。

    柏灵将这些名字都默默记在了心里,这么多人的话……想做局也不容易呢。

    青莲望着柏灵微微有些漠然的脸色,心中不免有些慌张起来。每一个名字,柏灵听完了都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似乎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是自己推荐的这些人都入不了柏司药的眼吗?

    东偏殿里的其他宫人渐渐都退了出去,最后一人临走时,轻声提示了一句柏灵,水已经备好,司药如果要沐浴还请抓紧,一会儿水该凉了。

    柏灵应声起身,转身去衣柜里拿换洗的衣物。

    “好了,你也下去吧。”柏灵头也不回地道。

    青莲皱紧了眉,却跪在那里没有动。

    “怎么,还有别的事?”

    “嗯……”青莲点了点头,有些为难地抓了抓脑袋,“其实还有一个人,奴婢觉得是比刚才的那几个都要合适的,但……”

    见青莲不再说下去,柏灵不动声色地接了一句,“……有顾虑?”

    青莲咬唇,又一次点了点头。

    “谁啊。”柏灵悄然将手里的衣物放在了一旁。

    “是奴婢先前在甲字库做工的时候认识的姐姐,叫胭脂。”青莲小声地说,“她之前说过不想给自己多揽活儿,所以奴婢就没有说,但胭脂姐非常有主意,遇到事情也通透,我在宫里好多事都不懂,拿不准的时候总要问过她才知道……”

    “你之前……”柏灵刚想开口问她,先前几次接近自己是不是也是这个胭脂的主意。但一想到这丫头语气中对胭脂满是敬仰与信赖,若是自己问得太细,只怕等她转头回去,就要被套话了。

    “之前什么?”青莲已经抬头问道。

    “……你之前在甲字库待过啊。”

    青莲怔了一下,没想到柏灵听到的重点竟然是这个,她茫茫然地点头,“奴婢在甲字库待了一年半,也是在扫院子。”

    “我听说甲字库里,存着天下最好的布匹和颜料,你在那边待了一年半,不会一直都只是在扫院子吧?”

    青莲又红了脸,低头轻声道,“库房里头……只有上头的人才能进得去,奴婢、奴婢……”

    “好吧,不说这个了。”柏灵挥了挥手,“你推荐的这四个人,你今天回去都问问她们的意思,有意来试试看的,明早卯时到院子里等我。”

    “好嘞!”青莲连忙磕头,而后又有些拿不准,“……胭脂姐那边,我也要去问吗?”

    柏灵笑了笑,“当然。”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1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