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城门被抓

第一百七十四章 城门被抓

    张守中正要说下去,轿子里的孙北吉却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开口了。

    张守中眼中的疑惑只闪过了一瞬,随即便反应过来,“阁老难道都知道了?”

    孙北吉目光沉沉,“胡大人忠肝义胆,请缨北上,是……我朝员之表率。”

    “……阁老,这种说法只是——”

    “守中。”孙北吉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这一次,他的手伸出轿子,在张守中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一书突然北上抗金,我们有不舍,有感怀都是人之常情。但你现在既然已经接替了他教习世子的职责,便要多花些心思在世子的课业上,不可辜负王爷的期望。”

    “……”张守中怔怔地望着轿中的孙北吉,只觉得孙阁老拍在自己肩上的手似有千斤重。

    听到这里,他明白轿子里的孙北吉是不可能不知道胡一书被贬谪真相的了。

    两人目光交汇,张守中面色复杂地低下头,“……阁老说的是。晚生也是昨夜才收到的任命,一夜辗转难眠,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孙北吉的轿帘缓缓放了下来。

    “逝者如川,不舍昼夜,我们……只争朝夕吧。”

    张守中没有再跟随,慢慢放缓了步子。

    两人在无人的长街上渐渐错开了距离,但轿中人与徒步者却同时发出了一声叹息。

    就在这短短几日之间,有人去国离乡,有人曝尸荒野,这一切都像是湖面上的小小漩涡,在浮现的瞬间便归于沉寂。

    走在岸上的人永远看不清水下的波诡云谲,繁华的平京还是这样的熙攘,正午与夜晚的街市依然热络。百姓们谈论着几天后的见安湖赏花会,安排着那几晚春日的行程,好像一切就和这平京城的日落月升、袅袅炊烟、万家灯火一样,一日似一日地重复向前。

    但有些人明白,新的洗牌也许已经开始了。

    ……

    三月二十九,大晴,天空中一丝云也没有。

    一早醒来,柏灵便收拾好了东西,拿着已经盖了戳的离宫批复,在天还微微亮的时候就跑出了宫门。

    民间街道的两侧,还未开张的商铺门前都挂着晒干的婆婆纳——这是一种湛蓝色的小花,常常一簇一簇地长在野外,晒干后花瓣的颜色也长久不褪。

    从前柏灵跟柏世钧上山采药的时候,曾听父亲讲过,这种婆婆纳又叫“得胜星”。说是大周开国之时,一位叫常平的大将曾在一次与敌军的对战中被诱入某地的迷雾山谷,就在大军几乎失去方向、陷入绝境时,将军常平就靠这如同地上繁星的花朵,成功找到了迷雾山谷的出路。

    大约也是在那之后,人们愿意相信这蓝色的小花能给人带来幸运,所以在每年三四月间,平京到处都能看见人们把婆婆纳挂在屋子门口。后来又因为干花能够保持更长时间的鲜艳颜色,家家户户就有了春日晒花的传统。

    空气里飘来草木的芬芳,柏灵心情大好,她今日换上了自己的常服,又像从前一样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在平京的石板路上。

    天地间到处是一片蔚蓝色的晨光。

    柏灵知道自己没必要来得这么早——东城门寅时到卯时不通人,只走夜香与泔水车,卯时过后商旅开始列检,直到辰时普通老百姓才能出城门。

    但这是难得的一天休假,她一刻也不愿在宫里多待,只想早一些出门。即便柏奕来得晚一些,她也可以慢悠悠地在东城门这儿等着。

    此时卯时已过,东门附近的早点铺子已经开始营业,来自天南地北的商队正集结在城门的两侧,一半等着出去,一半等着进来。

    柏灵正想寻一处地方坐下,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柏灵!”

    她回过头,果然见是柏奕坐在不远处——他颀长的身影在同桌几个马队的大胡子壮汉中是如此单薄,突兀又显眼。

    柏灵一笑,飞快地跑了过去,柏奕转头便喊小二再来一碗豆腐脑和炸糕,然后让了半长条凳的位置给柏灵。

    同桌的几个陌生人也各自挪了挪碗,勉强腾了些空间出来再加一个人。

    “你来得好早啊。”

    “我猜你肯定天不亮就过来,”柏奕三两口喝掉了碗里最后的一点儿汤,“所以就先过来等等看。”

    柏灵有些莫名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我肯定天不亮就过来?”

    “宫里多无聊啊,能早一会儿出来就是多放了一会儿假。”柏奕认真地看着她,“你不觉得吗?”

    ……

    太阳渐渐升起来了,柏奕和柏灵也站在城门前对应的位置排队出城。

    以往出城的检查总是很快——在城防内部没有下达通缉、追捕命令的情况下,出城的检查一般都只是走个形式。

    然而今日似乎是因着夜里赏花会的关系,要查验的东西比以往多了三四倍,队伍的行进速度也显著地慢了下来。两人一面聊天一面等,却也不觉得无聊。快要轮到的时候,兄妹俩看着前面的查验过程,也主动把自己的包袱打开,捧在手中让城门吏查看。

    在柏奕的包袱里,除了装着祭奠故人的黄白之物,就只有一个用旧的牛皮水囊,一些干粮和一个钱袋。

    这原本是一眼便能查验完的东西,只是不知为何,那城门吏只是看了一眼,就眉头紧皱。

    “这是什么?”那吏员抓起柏奕包袱吏的黄白纸钱,声音忽然严厉起来。

    柏奕不解,“这是……纸钱啊。”

    “纸钱?你说这是纸钱?”吏员忽然将手里的纸钱摔在了柏奕脸上,“这分明是作妖法所用的纸符!”

    此话一出,柏灵与柏奕周围便突然出现了一个长约一米的真空地带,每个人都瞬间往边上靠了一步,如同避开瘟疫一样避开了这对兄妹。

    “还有这个,这是什么?”吏员说着便抓起柏奕包袱中一个已经封口的信封。

    眼见那官员伸手便撕开了信封,抖开信纸便锁眉开始看信里的内容,柏奕惊道,“你住手!这是我写给——”

    吏员迅速将信往后抽走,脸上带着凶戾的神色,“来人!把他们俩抓起来!”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1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