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九十章 少年之约

第一百九十章 少年之约

    她曾经以为林婕妤是石崇,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那么叫她碰一碰钢板,知道自己是块捂不热的石头,大概就能脱身而去。

    然而今日发生的种种,却让柏灵忽然意识到,林婕妤的作恶有时也许根本没有目的就像纣王以观看炮烙之刑为乐,来俊臣招同党共撰罗织经一样。她在水榭上抛下一串金饰,引来像小满这样的可怜人以性命咬饵,也只是一种玩乐。

    而在三人悬吊在半空时命人丢下绳索,则更添趣味。

    先前她命宫女来给自己送礼的情形又浮现在柏灵脑中像这样做局让人陷入两难,给人希望而后又将人推入绝望……她大概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吧。

    玩弄人心的好手,最爱聆听绝望之人的哭号。

    这种无差别的恶,杀伤性极大,却最让人防不胜防。

    ……

    人都散去了。

    袁振他看了一眼柏灵白裙上的血污,收回目光,向着不远处吟风园的出口而去。

    在与这个神情哀绝的柏灵擦肩的一瞬,袁振自己也不为何,忽地冷冷地丢下一句,“……宫里就是这么个地方。

    这话说得很轻,只有柏家兄妹与阿离听见。

    在他走后,阿离向着他的背影恶狠狠地啐了一口。

    “柏灵。”柏奕轻轻拍了拍了她的肩膀,“你先回去吧,我和阿离来处理小满的后事。”

    柏灵摇了摇头。

    柏奕颦眉,“十四还在那边等你,回去让爹给他检查一下有没有伤口吧,这里的水脏,小心感染。”

    听到十四的名字,柏灵这才如梦初醒地抬起了头。

    柏奕从柏灵的怀里将小满抱起,小满安静地倚靠在他的胸口,表情仍旧带着痛苦,像是做着噩梦睡着了。

    柏灵将腰间的钱袋解了下来,放在了小满身上,而后将地上被稍稍摔得变形了的金步摇捡起,收进了自己的衣袖。

    “……走吧。”她对柏奕说道,“你那边料理完,带阿离一起回来。”

    不远处的山坡上,世子一行静静地望着柏家兄妹远去的身影。

    “我们不上去和她打声招呼吗?”曾久岩问道。

    世子连连摇头,“现在还是不要了,她这个样子,哪还有心情和人打招呼……以后再说吧。”

    张敬贞望着那亡童最后的身影,眼中浮起不忍,“这个林婕妤什么来历,进宫才几年就嚣张成这样?今晚的事情我回去就和我爹说,狠狠参这个婕妤一本!”

    “不要冲动。”世子打断道。

    “为什么啊?”张敬贞咋舌,“你也怕了她?”

    世子瞥了张敬贞一眼,“你没发现么,朝中的谏官越是打什么压什么,皇上就越是捧什么吹什么。”

    几人微怔,好像还真是。

    屈贵妃入宫十一年无子,被皇上捧成了贵妃

    林婕妤区区教坊司出身的狐媚妖女,被抬成婕妤还入了储秀宫

    更不要说是仙灵苑的那个张神仙,现在都快真的成京中一霸了……

    世子接着道,“这儿的事今晚肯定就传开了,等再过几日,会上疏参奏林婕妤的人多了去了,不缺张师傅一个。”

    “也是。”李逢雨有些担忧地看向张敬贞,“你们家平日和胡家走得也近,这个节骨眼儿上,别再惹麻烦了。”

    张敬贞锁紧了眉,不再说话。

    “今晚的事情,我们回去之后若是家里人问起,就如实答话,”世子又道,“没问就什么都不用说。”

    “若是问起了,你搭箭射蛟龙的事情也说么?”

    “说呗,”世子望着柏灵远去的背影,轻声回答,“我怕什么。”

    夜已深了,几个少年彼此告别,分别奔向各家马车所在的地方,最后只剩下曾久岩与世子同行。

    “好了,就到这里吧,”世子转身道,“你家的马车在那边呢。”

    曾久岩吸了一口气,深深地看向世子,“翊琮,这里没有旁人,我说句大逆不道的话。”

    世子望着同伴,等候他的下文。

    “来日若你为君,我为臣,”曾久岩低声道,“……你不要做这样的皇帝。”

    ……

    “十四,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答我。”

    回程的路上,柏灵与韦十四并肩而行,韦十四虽然在吟风园换了一身衣服,但头发依旧湿漉,滴落的水已经把肩颈一周的衣服再次浸湿。

    “嗯。”他低声应和。

    “过去我让你做的事,你都是像今天这样,抱着死志去做的吗?”柏灵问道。

    韦十四看了柏灵一眼。

    “今晚是意外。”韦十四也依旧是一贯的清冷表情,“原本是很好解决的。”

    如果不是临拔刀时忽然被告知不能伤及圣物

    如果不是水榭上的绳子忽然被松开

    如果不是最后那个女孩子追着簪子而去……都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

    “我不是问今晚,”柏灵抬头看向他,“我是问,我让你去做的每一件事情,你都是抱着死志去做的吗?”

    韦十四没有回答。

    柏灵低下头,从袖中取出那一支步摇,“……我刚才一直在想一件让我非常后怕的事情。”

    步摇上晃动的金流苏在寂静的街道上发出轻微的撞击声。

    “如果今晚你为了救小满,死在了那个蛟龙池里,”柏灵的声音越来越低,“我不知道……”

    柏灵捏紧了手中的步摇。

    韦十四也停下了脚步。

    “你不用想这些。”他轻声接话,“我也不会去想这些。想的越多,刀剑就越钝。刀剑一钝,原本能做的事情也做不了,能保下的人也保不住,更不要说自保。”

    柏灵愣了一愣,垂眸问道,“……这是你们暗卫的规矩?”

    “是。”韦十四看向眼前漆黑空旷的街市,“也是我的亲身体会。”

    两人转眼已来到柏家所在的深巷,因为见安湖畔过子时还有一波烟火,所以这会儿许多人依旧没有回来。

    柏家的院门没有锁,柏灵推门而入,轻声喊了一句,“爹,我回来了。”

    后院立时传来一阵慌乱的叮叮当当声,柏世钧的声音也随之传来,“柏灵回来啦?”

    柏灵应声往里走,这才看见院子里已经坐着一对抱着孩子的夫妇。

    那对夫妇神色都有些憔悴,看起来也并不像富裕人家,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正在靠坐在他们中间,倚着妇人的肩膀睡着,只是表情并不安稳。

    “哎,是柏神医的闺女回来了吗?”

    那男子连忙有些拘谨地站起身,随即看见柏灵身后那个面色苍白的暗卫。

    再定睛一瞧,柏灵也是满身的血污。

    男子的动作忽然僵硬在那里……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1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