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老人

第二百二十五章 老人

    林婕妤的眉头再次皱了一下,轻声让金枝进屋。

    门吱悠推开一条缝,金枝端着托盘心地走了进来,碗中的梨汤散出了水果的甘甜,也让屋子里的闭塞和沉闷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

    “娘娘,我开会儿窗吧?”

    林婕妤满不在乎地点了点头,“她和侍卫偷会是怎么回事?被当场抓了?”

    “没有,”金枝一面开窗,一面答道,“这次跟她一起去东林寺的公公,有一个是我们的人。好巧不巧,在寺里如厕的时候,迎面就撞上了那个在御花园见到过的侍卫。”

    金枝轻笑道,“奴婢刚专门去查过,今天左卫营没有任何公务要去东林寺,柏灵一定是偷偷约了自己的相好,两个人一起去山上私会。”

    林婕妤微微眯起了眼睛,“没看错?”

    “错不了,”金枝又靠近了几分,“那公公说,原本他根本就没有认出这人是谁来,只是看他戴着个御前侍卫的面具,怪可疑的,就跟了一会儿结果就亲眼看见他摘了面具,就是御花园里的那个人呐。”

    “还戴着面具?”林婕妤冷笑了一声,“这么此地无银三百两?”

    “奴婢专门派人出宫打听了一下,柏灵今年十一,到现在都还没有订过亲,好些人上她家里说过媒,结果她爹柏世钧都不同意。”金枝笑起来,“原来是早就打定了主意,要攀宫里的高枝”

    “御前侍卫也算高枝?”林婕妤的脸上显露出几分鄙夷的笑,“行了,别说这些了。你让贾公公那边想个办法,带白古或是哪个见过那侍卫的人去左卫营里认认人,兹事体大没完全确认对方身份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好嘞,娘娘,知道的!”

    “柏灵来过葵水了么?”

    “这个,就不知道了。”

    “让承乾宫那头留意着,实在不行找人去内务府那边找找门路,查一查。”林婕妤想了想,“还有,这几天也留心御花园,看看这个侍卫会不会再出现。”

    金枝想起林婕妤前一句交代的不要轻举妄动,不由得有几分疑惑,“要是出现了,我们?”

    “什么都不用做,记下来就够了。”林婕妤轻声道,“是在什么时间,那侍卫穿着什么衣服,两个人一起待了多久本宫要细节。”

    “明白!”

    林婕妤起身,在金枝的搀扶下走到桌边,坐下来细细地嚼着梨汤里的银耳和梨片。

    她想着和柏灵的几次见面,这个女孩子的身上,确实有几分越她年龄的成熟。

    不过只要是这个年纪的人,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大都是有些天真的通病,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在情情爱爱的事情上拎不清楚。遇到了心仪的心上人,哪个不是百炼钢化绕指柔,青涩得能掐出水来想想看,柏灵都进了宫,竟还敢在御花园里和人私会,连去一趟东林寺也要喊上对方

    “有意思。”林婕妤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原来如此。”柏灵听完了十四和韩冲的身世,一时唏嘘起来,“原来你们是一起长大又一起拜师的朋友,难怪我总觉得他在举止上和你有点像。”

    十四微微有些意外,像吗?

    他自己并不觉得。

    “但若是仔细分辨,给人的感觉又不一样。十四和他到底是两种人。”柏灵轻声道,“但后来生什么了呢,既然是师出同门,为什么他现在好像对你有很强的敌意?”

    “老实说我也不大清楚。”韦十四轻声道,“他消失过一年。”

    柏灵有几分惊诧,“消失?”

    “嗯。当时我们一起出了趟任务,他没有回来。我找了他很久也没有下落。”韦十四轻声道,“等我再现他的踪影,他已经在北镇抚司重新做了旗官,对我态度也全然像换了个人。”

    “会不会真的换了个人啊。”柏灵有些不可置信地眯起了眼睛,“虽然长得像,但其实是易容术?”

    “不会。”韦十四轻声否定了这个猜想,“易容术骗不过熟人的,且即便真的是完美的易容术,也不能在细节上全无破绽。”

    “韩冲失踪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十年前?或者更久”韦十四沉眸回忆,“都是在我师父真正传我衣钵之前的事了。我有留心过他那边的动静,他对自己曾跟随暗卫学武的事情也全无隐瞒,全都写在了最初的述职文书里,不过隐去了当初我们进京的缘由。”

    “这样吗。”柏灵眨了眨眼睛,忽然觉得像是抓住了一点点尾巴,“十四怎么看他想把后颈上的胎记抹除这件事?”

    韦十四再次沉默了片刻。

    他站起了身,在屋子里缓缓地踱步。

    “大抵和不愿做被观赏的玩物有关,”韦十四轻声道,“被当作祥瑞进献,像是猫猫狗狗一样被抓起来送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体验。他大概一直都是介怀的吧。胎记即是天生的烙印,他想把这烙印连同过去的经历一起去掉,也没什么。”

    柏灵撑着下巴,看向眼前人,“十四呢?”

    “什么?”

    “十四介怀过这样的身份吗?”

    韦十四眼中浮起些许笑意,“我确实不喜欢,所以我早就不是了。”

    柏灵亦笑起来,一时竟想为十四的这个回答拍手。她很想向十四开口,告诉他,他一直是非常可靠的伙伴,但现在说这些,未免又有些太刻意了。

    该说的事情到这里基本都说完了,韦十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他下午还要再出一趟宫,去阿离那边看看进展。

    柏灵送他到窗口,而后忽然想起了什么,说起卷籍司里那位笑声诡异的老人。

    “十四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韦十四微微颦眉,“你确定他长了胡子?”

    “肯定是长了胡子的,他胡子一大把,都长到这儿了,”柏灵伸手在胸口比划了一下,“他腰间还配着一大串的钥匙,虽然年纪很大,但背挺得很直”

    “卷籍司里应该全是公公,不会有什么白胡子老者。”

    柏灵瞳孔放大了几分,声音里带着惊疑,“从来没有过吗?”

    韦十四望着她,认真答道,“至少,我从来没有碰到过。”。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1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