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十四的难题

第二百三十八章 十四的难题

    柏灵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如果真的有人在幕后操盘,将她今晚引到了这里,那么这个人到底是在打着怎样的算盘呢?

    对方把林婕妤的身世向自己揭开一道扑朔迷离的豁口,是期待着她寻着腥味继续撕咬下去,好借刀杀人除掉这个女人,还是指望她心生唏嘘,对这个女人手下留情?

    亦或者什么也不求,只是让自己看一看这尘世间世事的荒谬?

    柏灵不知道储秀宫里的那个女人有没有意识到,但就在一夕之间,东林寺的那场大火已经将她从刀俎变为了鱼肉人们可以容忍一个出身卑贱的女子偶然得势,却绝不会容忍一个背景不明的潜在势力栖身宫闱。

    柏灵忽然很好奇,建熙帝现在对林婕妤的态度会如何呢?

    当他现这个女人看似生动的脸也只不过是一张别致的面具,他还会一如既往地爱她宠她,纵容到底吗?

    两人从神武门入了宫,将马还给了值守的侍卫。

    柏灵一面走,一面伸手抻了抻胳膊,她抬头看着月亮,忽然意识到明天又是初八,已经到了又要去慈宁宫见太后的日子。

    她抬头叮嘱十四,明早不必特意在承乾宫露面,只需等她处理好手边的事情出门就可以了。

    韦十四应声点头。

    “十四是多大的时候进宫的?”柏灵忽然问道。

    “卷籍上写的是五岁。”韦十四轻声道。

    “当时是建熙几年?”

    “二十七年。”他回答的时候依旧目视前方,声音里没有什么起伏。

    “那十四今年是”柏灵算了算,“二十三吗?”

    “也许吧,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自己真正的生辰,五岁的年纪是当时的太监估的。”韦十四看向柏灵,“问这个干嘛?”

    “就是想算一下你在这儿待了多久。”柏灵轻声答道,“之后再觉得度日如年的时候,可以想想你在这儿过了十八年多少是个安慰。”

    韦十四轻声笑了一下,良久才道,“可我并不度日如年啊。”

    柏灵有些意外,“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吗?”

    韦十四轻声道,“宫里规矩是多,但在这里还是比在外面要好。”

    说罢,像是为了表示强调,他又补充了一句,“好很多。”

    柏灵望着韦十四的脸他这话说得很真诚,没有半点矫揉。

    事实上这实在是韦十四的肺腑之言,太后和师傅韦英是他人生最初的两道光,是他们教会自己,怎么在这世间像一个人一样活着。

    从山野中人人视为异类的白童,到这宫中人人又敬又怕的暗卫,他不知道该说上天对自己究竟是过于残忍还是青眼有加,但他至少明白一件事像今日这样,在规则之下保持着些许自由的生活,已经是少数人才有的幸福。

    四年前接下保护柏灵的任务,是他第一次长时间离开慈宁宫,将目光投在宫外之人的身上。

    他看着这个女孩子和她一家的生活,有时候觉得有趣,有时候又觉得无解。这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他对世俗生活的想象这种他不曾经历的,琐碎、繁杂、充满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和莫名其妙争执的生活。

    某些时刻它们当然很温馨,但更多时刻还是让他觉得麻烦。

    在旁观之中,韦十四更加确认了这世俗社会里人们所追逐的那种父慈子孝、名利加身的人生理想并不吸引他,如果不出意外,他会尽量控制自己的一生延续师傅韦英那样的轨迹终其一生打磨技艺,最后死在某一场未曾预料的任务里,走得悄无声息,除了留下几身衣服,几柄刀剑,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见柏灵露出了困惑的神情,韦十四低声道,“我的处境比你简单,我只需要去解决问题,不需要去想我是在为谁解决问题。”

    柏灵脚步慢了几分,“真的不用去想是在为谁解决吗?”

    “嗯。”韦十四答道,“因为这一条的答案早就有了。只要太后还在这世上一日,我的使命就继续一日。我承了我师傅的衣钵,也就要继续他未尽的事业。”

    柏灵望着韦十四,大概是因为在这段时间里,一切都在生着密集的碰撞,所以她感到对十四在这一个月里的了解,比过去四年加起来都要多。

    诚然她确实把自己过得比韦十四累得多,但她依旧觉得十四这样的处境很危险。

    一个工具人将自己的锋利打磨到极致固然没有什么错,但问题在于,全然将自己作为刀剑交付到他人手中,太考验一个人的运气。

    十四的前半生遇到的是太后,是韦英,是自己,那么倘若他后半生遇到的是林婕妤,是屈老夫人呢?

    “如果我现在让你去杀一个人,你也会去吗?”柏灵问道。

    月光下,韦十四摘下了兜帽,淡淡的银灰色映在他的眸子里,“你只需要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

    柏灵摇了摇头,“那只是打个比方我换个说法吧,如果明天太后将你指派到另一人的身边去,而那人却让你来杀我,你要怎么办呢?”

    韦十四的动作闪过一瞬的迟滞。

    “当然,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柏灵笑了笑,很快接着说了下去,“我会尽量让自己处在一个让人忌惮到必须要留我性命的地步,好叫你不要太为难但这确实是一个可能的困境,对吗?”

    韦十四没有回答。

    两人继续往前走,柏灵仰头看着月亮,旁若无人地喃喃自语,“人有时候会高估自己的意志我相信有些事情并不是狠下心来就能做到的。有时候真的狠下心来做到了,那处世的脊骨也就折断了。不过,如果有朝一日,我们真的走到了那种两难的困局里,大概也是一种不破不立吧”

    “柏灵。”

    韦十四打断了柏灵的话,他忽然停了下来,站在那里。

    “嗯?”柏灵回过头,现韦十四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她微微一怔,很快收起了自己脸上的闲适表情,“怎么了?”

    韦十四望着眼前的女孩子,一时间无法描绘自己的心情。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柏灵那个信口拈来的假设吓了一跳。

    细想下去,那绝非是不可能生的事如果真的有人下定决心要灭柏灵的口,与其想办法与他正面硬刚,不如通过皇上,直接将他调离,甚至就像柏灵说的那样,直接命他挥刀相向。

    那个时候,他真的有拒绝的选择吗?

    “你怎么了?”柏灵有些在意地走近。

    韦十四深吸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轻声道,“你确实难到我了,柏灵。”。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1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