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好手段

第二百六十二章 好手段

    你不要在这里东拉西扯——!“

    林婕妤垂眸笑了笑,她脸上泪痕还没有褪,看起来楚楚可怜。

    “姐姐都不问柏灵,就断定我是在东拉西扯吗?”

    宁嫔的动作僵在那里,然后慢慢地转向仍旧站在偏殿中央的柏灵,“柏灵,可有此事?”

    柏灵没有回答。

    柏灵略略颦眉,一时间不大明白林婕妤这是什么操作。

    林婕妤能直接说出“御花园”和“东林寺”,可见手里应该是已经有了人证——可那是什么侍卫?那明明是恭亲王世子。

    且不提那位明公本身是不是恭亲王那边的人,只要他想倒宋,就不大可能与恭亲王为敌——满朝文武如今能与宋党争锋的也就只有孙阁老一派,而孙阁老们背后站着的人,就是恭亲王。

    建熙帝对恭亲王这个儿子是没什么好感的,但对世子却宠上了天,这么一个重要的政治筹码,恭亲王那头的人绝不会允许他身上出现任何污点。

    而林婕妤——一直给明公办事的林婕妤,在这个时候把恭亲王世子牵扯进来,她是嫌自己死得还不够快吗?

    眼下无非两种可能。

    要么林婕妤是信了方才自己那句“你的明公要你死”,所以现在干脆拼个鱼死网破——但林婕妤又不像是能被轻易煽动的那种人。

    要么,这又是一个一直引而不发的陷阱……一切又是出自那位所谓明公的幕后操纵。

    但如前所述,柏灵一时间实在想不通,这个时候拖世子下水有什么好处。

    她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忽然觉得自己脑子可能有点不够用。

    屈氏原本不以为意,但在柏灵这一段耐人寻味的沉默过后,也不由得心中一沉。

    宁嫔怔了一会儿,旋即羞恼地呵斥道,“柏灵,答话!”

    “臣没有什么好回答的。”柏灵情态依旧坦荡,脸上没有半分慌乱,“臣与那位侍卫清清白白,没有行过任何逾矩之事。御花园与东林寺的几次偶遇,也只是巧合而已。”

    “偶遇?”林婕妤笑了笑,“左卫营是陛下的贴身近卫,平日基本除了值勤就是受训……他能几次三番偷溜去御花园找你,这也算偶遇吗?”

    一瞬间,柏灵的耳朵动了动。

    “左卫营?”柏灵故作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认真看向林婕妤,“娘娘是怎么知道他是左卫营的?”

    毕竟连柏灵自己都不知道。

    见柏灵脸上露出惊疑,林婕妤心中便有了些底气,她嘴角略略上扬,“皇上上个月玄修,彻夜诵经的那日,左卫营中被抽调了一批侍卫为皇上守经……而第二天一早,守经结束之后,就有人在御花园撞见你与他对谈。柏司药……”林婕妤学着方才宁嫔的口吻,低声问道,“……可有此事?”

    时间地点如此明晰,柏灵又是这样一副并不解释的态度,就连屈氏心中一时都有些动摇。

    而为了让事情变得更加可信,林婕妤将先前金枝曾告诉她的每一处细节,全部都事无巨细地说了出来。她先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件事最后会在这样一个场合,以这种形式说出口。

    她了解建熙帝,对于这些跟在他身边的人,不论是锦衣卫也好,左卫营也罢,建熙帝从来严苛——私通宫中女官的事情一经败露,柏灵和那个侍卫就注定只有共赴黄泉一个下场。

    只可惜白古那边关于侍卫的具体信息迟迟没有传来,再加上今夜事发突然,她不得不将这张底牌提前亮出来。否则她更喜欢等这两人下次私会的时候去当场撞破——想想看,那时这两个小年轻会如何地慌乱啊。

    越说下去,宁嫔与屈氏的脸色越来越差,但柏灵心中的担忧却渐渐消解。

    直到林婕妤讲完了所有她知道的细节,柏灵先前的不安已经全部消失——因为从林婕妤的讲述里,她终于明白了过来,这件事还有第三种可能:林婕妤是真的不知道那个人是世子。

    她忍不住低头笑了笑,摇头道,“林婕妤果然好手段。”

    林婕妤将目光从柏灵那边收回,不经意地往宁嫔那边投去一瞥,“……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宫里,又有谁敢说自己没做过半点错事——”

    “扯远了。我说的好手段和你理解的,是两回事。”柏灵顿了顿,又道,“我是说娘娘你把水搅浑的本事实在高明。”

    “你……”

    “事情一码归一码,”柏灵轻声道,“我在御花园里见了哪个侍卫,我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和今晚储秀宫的巫蛊之案都没有关系。就因为一个小小的桐木人偶,承乾宫的掌事宫女直接被打进了慎刑司,贵妃娘娘和宁嫔娘娘也险些被牵连,若不尽早调查清楚……再拖下去,只怕明天天一亮,事情只会往更严重的方向发酵。”

    宁嫔这时才忽然惊觉,若是方才一味顺着林婕妤的话题往下,在“宫女犯错主子要担多大责任”上纠缠不清,那才是上了这个女人的当。

    柏灵即便真的和侍卫有染,那也是秋后算账的事,当下最要紧的,只有一件事——

    “皇上。”屈氏已经站了起来,她缓缓走到建熙帝的面前,俯身跪了下来,“请下令……彻查此事。”

    建熙帝望着屈氏,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屈氏接着道,“臣妾明白皇上的忧心,巫蛊之事若能尽快平复自然是好。可若是就这样虎头蛇尾、不清不楚地草草了结,只怕是不能服众的。今后也难保各宫会铤而走险,暗中效仿……到时候,恐怕反而引来更多麻烦。”

    贵妃说的没错。

    建熙帝心里又何尝不明白这一点。

    他渐渐往后靠在了椅背上,没有看屋子里的任何一个人。

    良久,他终于低声开口,“……让慎刑司把这个案子转去大理寺。”

    一旁黄崇德轻轻应了一声是,而后又问道,“那所有涉案之人...”

    “先收监,”建熙帝冷声道,“所有事情,都要给朕查个水落石出。”

    黄崇德点了点头,亲自走到了林婕妤的身前,轻声道,“那么,林婕妤……请吧。”

    林婕妤姿态从容地站起了身,向着被侧门款款而去,临出门前还不忘回转过来,向着建熙帝轻轻欠了欠身,那张娇艳的脸上没有丝毫败像。

    待林婕妤离去后,屈氏又看向皇帝。

    “皇上,柏灵与侍卫相会的事情,臣妾想——”

    “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建熙帝的声音斩钉截铁,“左卫营全是朕的亲兵,这件事,朕要亲自过问。”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2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