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助攻

第二百七十五章 助攻

    柏灵惊讶地笑了起来,“那麻醉和无菌环境的问题解决了吗?”

    “无菌……还是别想了,勤消毒勤洗手吧。再说没有抗生素,本来也不可能完成大创面的手术,先从简单的缝合清创做起吧,”接着,柏奕用下巴示意柏灵去看铺在屋子里的药材,“麻醉的话还得试,说起这个,我这几天读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

    柏奕还没有说完,外头传来了敲门声。

    兄妹俩同时看向门外,柏奕高声道,“哪位?”

    门外传来少年熟悉的咳嗽声,“请问是……柏太医家吗?”

    柏灵愣了一下——这个声音……

    外面迟迟没有传来回答,柏奕有些警惕地皱起了眉,他放下手里的线,抓起了一旁的扫帚就往门边走。柏灵连忙上前按住柏奕的手臂。

    “嗯?”柏奕看了看柏灵,“你认识?”

    柏灵扶额,小声道,“应该是世子……”

    柏奕发出恍然大悟的轻叹,旋即意味深长地笑起来,“……那见吗?”

    柏灵有些措手不及地想着话术,柏奕又轻声道,“你要是实在不想见就先回屋?我就说你睡着了让他以后再来……”说着他笑着撸起了袖子,“我还是很想看看这个世子长什么样的。”

    柏灵有点无奈地看了看满脸姨母笑的柏奕,她刚想点头,外面的声音又响起来,“我是恭王世子陈翊琮,今天是专门来找柏司药的,因为有一些事情我必须当面和她说,所以就早早赶来了,不会耽误很长时间。”

    世子一口气说了一长串的话,声音平静而温和。

    柏灵有些犹豫地望着那扇门,轻轻皱起眉头,过了一会儿,她轻叹了一声,“算了……我也没什么好躲的。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还是尽早摊开说吧。”

    柏奕看着柏灵的表情,知道她大概是要发好人卡了,颇有些可惜地沉了沉嘴角。

    “我去梳下头,”柏灵最后拧了一把还在滴水的头发,“你请他进来坐坐好了。”

    “嗯。”

    柏奕望着柏灵的身影回到屋子里,才应了一声“来了”上前开门。

    门外,今天世子穿着一身非常普通的长衣长衫,头上也不像往日似的戴着颜色清亮的玉冠,束起的长发里,只有一根鸦青色的玉簪穿插其中。

    这样朴素中又带着几分文雅的穿着,着实博了几分柏奕的好感——果然是预想中那样清爽的翩翩少年啊。

    陈翊琮已经认出眼前给自己开门的人就是那晚和柏灵一起出现在见安湖边的人。

    他下意识地比了比自己和柏奕的身高,心中也不免暗暗惊叹,先前远看时不觉得,原来柏灵的哥哥生得这么高吗。

    陈翊琮不自觉地把背挺得更直了一些,四目相对,他一时间找不到新话题作为开场白,只好明知故问地开口,“你是柏司药的兄长吗?”

    “是啊。”柏奕点了点头,心里也有点拿不准要怎么行礼——他现在在太医院任职,已经算得上是吃官粮的朝臣,所以见了这些王公贵族不必再行跪拜大礼,但具体要怎么做,柏奕还没琢磨清楚,对面的世子已经向着自己轻轻躬身拱手了。

    柏奕连忙退了一步,也以同样的礼仪敬了回去,“世子快请进,我妹妹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出来,你进来坐会儿吧?”

    “不必了。”陈翊琮摇了摇头,神情有几分矜持,“只是几句非常简短的话,我就在这里等等。”

    柏奕有些奇怪地看了看空荡荡的巷子,“你一个人来的吗?”

    “嗯。”陈翊琮点头道,“还有几个下人,我让他们在巷口等我了,免得惊扰了四邻。”

    柏奕点了点头,这少年心还挺细的呢。

    柏灵这时已经将自己的头发简单编了一尾麻花,虽然还是湿漉漉的,但多少出门不算失礼。她走出房间,见到空荡荡的厅堂还有些奇怪,等走出屋门才发现柏奕和陈翊琮两人站在门口聊天,竟是都没有进屋的。

    “你们……”柏灵有些迟疑地穿过庭院,“在聊什么?”

    “闲聊罢了。”柏奕笑着道,“你们说话吧,厨房里还有点活儿,我先去——”

    “等等——”世子脱口而出,

    “嗯?”柏奕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世子——这是还要专门把自己留下来当电灯泡吗?

    “请留下帮我作个见证吧,”世子认真看向柏奕,然后目光又转向柏灵,“柏司药,我今日来,是专门来道歉的。”

    柏灵愣了一下,不仅为他今日这几声极为严肃的“柏司药”,也为他口中的来意。

    “道歉……?”

    “是的,为昨晚的事。”陈翊琮微微颦眉,“昨晚是我欠考量,一时冲动险些把你推到了更危险的境地……如果不是柏司药你反应机敏,可能我们俩现在都不能好好地站在这里说话。”

    柏灵有些意外,只觉得眼前的世子,和昨晚在慎刑司外见到的少年判若两人。

    她轻轻欠身,也肃容答道,“世子言重了,是我自己这里情势太复杂,再说皇上也没有追究我,只是让我休息一段时间而已。世子肯为我出面向皇上求情已是大恩,真的不必再为这件事来特意来向我道歉。”

    “柏司药愿意这样想,真的太好了,因为我确实担心自己的举动反而会给你带来负累……”陈翊琮的眉头轻轻舒展,他微笑着道,““对了,还有这个……”

    陈翊琮从怀中再次取出了那个平安符,“我今天还是将它带了过来……”

    柏灵正要拒绝,陈翊琮已经开口道,“柏司药别误会。我是想到,宫中巫蛊之事还没有完全了结,柏司药之后也许也会需要和张神仙见一面……这平安符是张神仙手书之作,你戴着它,可能有些话会更好谈。”

    柏灵想了片刻,这一次终于伸手接过了平安符。

    “那……我差不多就该告辞了。”世子望着柏灵,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意,他轻声道,“虽然和你相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我真的从司药这里学到了很多。今后如果有其他我能帮上忙的地方,请务必让我也尽一分力。”

    柏灵望着眼前的少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良久才郑重地躬身道,“多谢世子。”

    柏家兄妹目送世子独自走出深巷。

    “我看他好像也不像你说的那么青涩啊……”柏奕看向柏灵,“……你确定他对你的喜欢是那种‘喜欢’吗?”

    “嗯……”柏灵两手捂着脸,望着已经没有人影的巷口,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可能……确实是我什么地方搞错了?”

    柏奕叹了一声——这不是经典的人生错觉吗。

    两人说笑着,关上了门。

    陈翊琮听见木门开合的声音远远传来,知道柏灵应该已经回了院子,他低头笑了起来,脚下的步子也越走越快,最后变成了欢快的奔跑。

    他真想立刻回府把消息告诉母妃。

    ——这次按照母妃的说法去做,柏灵果然就收下了自己送的那枚平安符!

    ——母妃真是太厉害了!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2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