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九章 诊断

第九章 诊断

    王济悬笑了笑,声音也压低了几分,“你可知道先前跟随申集川的随军大夫是谁?”

    “这上哪儿知道去……”章有生想了想,“莫非是什么名医?”

    “名医?”王济悬微微眯起眼睛,低声道,“那是远山客啊。”

    两人之间出现了一瞬的静默,而后章有生的脸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远……他不是早就归隐去了吗?”

    “只是我们以为他归隐了罢了,”王济悬笑了笑,“其实人家高风亮节,自罢了太医院的官职,跑到前线去给将领兵卒看病去了。”

    章有生现实一愣,进而嗤笑了一声,“他还真去了啊……”

    “申集川这病蹊跷得很,三年前就有端倪了,一直到去年年底,他的副将李淮写了一封陈情表递到京里,皇上才知道申老将军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一开始让他回京休养治病。老将军还不应,直到两个月前,皇上七日之内连下七封诏书,才将他召回了京城。”王济悬声音带着几分嘲讽,“当时不是还有人在传,说申老将军回来了,可见北境的仗要打完了吗?都是胡扯。”

    章有生恍然大悟,“所以这三年……都是远山客在给申将军治病?”

    “对。”王济悬点了点头,目光之中透出几分微寒,“连他都治不好的病,柏世钧这种乡野之医能治?看看他儿子在太医院李成天都搞的什么东西,给兔子吃人吃的药还有理了?”

    章有生看了看身旁的王济悬,“……我看,贵妃这段日子确实还行。”

    “行什么行,贵妃不照样夜里睡不着,白天吃不下吗?”王济悬冷声道,“不过是有人进宫陪着说说话,所以精气神好了一点儿罢了,就这样也算好转?”

    章有生面带难色,试探着道,“这毕竟也才过了一个半月嘛,万一今后——”

    王济悬转头看向章有生,“你什么意思?”

    “诶呀,我能有什么意思,有你这个消息,我不就放心了吗。”章有生轻叹了一声,“连远山客都没辙的病,世上哪还有人能治得好呢……”

    王济悬哼笑了一声,“等着瞧吧,今年秋后战事一起,就是他柏世钧殒命之时。咱们,秋后算账!”

    ……

    将军府的后院,柏奕走着走着,忽然发现身旁的柏灵不知什么时候又走丢了。

    他回头一看,见柏灵蹲在不远处的花坛边,似乎是在看些什么。

    “柏灵,你在那儿干什么?”柏奕问道,“快跟上来啊。”

    “啊,来了。”柏灵站起身,向着父兄的所在跑去。

    直到柏灵重新回到身侧,柏奕又有几分在意地看了那个花园一眼,“你刚才在看什么?”

    柏灵刚想开口,就看见不远处的申集川已经出现在了视野之内,她轻轻吸了口气,低声道,“……一会儿回去和你说。”

    尽管此时建熙帝已经离开了,但申集川依然穿着那一身厚重的战甲。那一片片龙鳞似的银色金属片在月光下折射出令人战栗的寒光,而在他身后,一个熟悉的身影让柏灵脚下差点走了个趔趄。

    “韩大人?”柏奕先开口打了个招呼,“你怎么在这儿。”

    韩冲机械地提了提嘴角,算是对柏奕这声招呼的回应。

    柏奕原本还想再说什么,却感到柏灵倏然抓紧了自己的手,“……怎么了?”

    柏灵咬住了唇,轻轻摇了摇头。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还是说,这个人今晚其实一直都在?

    “我替圣上看着。”韩冲面无表情地答道,他作了一个邀请几人向前的手势,“请柏太医,柏小太医,柏司药为申将军问诊吧。”

    柏灵看着韩冲的那双眼睛。

    ——替皇上看着?只怕今夜发生的一幕幕,一会儿就能事无巨细地传到另一位主公的那里。

    韩冲的视线——不,应该说是明公的视线,从未在任何漩涡中缺席。

    几人沉默地进到一间院落之中,这个地方看起来像是书房,或是日常处理军务的地方,柏灵依旧像先前一样,余光留心着院子里的陈设。

    将要进屋时,柏世钧刚想开口向申老将军打招呼,就被申集川那道如同刀剑一般锋利的目光给堵了回去。他只得回避了视线,尬笑着跟随申集川进了屋。

    屋子里的桌上,已经备好了笔墨,柏奕坐在一旁记录,柏世钧开始问诊。

    在一开始,柏奕还在认真记录着父亲和申将军的每一句对答,然而大约在四五个回合之后,他的笔稍稍停滞了片刻——因为不论父亲问什么,申集川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没有。”

    “不会。”

    “哼,无稽之谈。”

    柏灵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坐在柏世钧对侧的申集川,目光里带着一些复杂难言的情绪。

    “申将军,”柏世钧终于皱起了眉,“你这样,我没法再继续问下去了。”

    “那就请回吧。”申集川漠然地道,“明日还请太医院再换一位太医过来。”

    “像将军这样不配合,就是换再多太医,也没有用。”

    “那就是你们自己医术的问题了,”申集川冷声道,“来人,送客!”

    几个副官模样的男人迅速从屋外闪身而入,其中一人直接走到柏世钧身前,抓住了他的肩膀就要将他提起来。柏灵忽然抢白道,“申将军,我也问您几个问题吧,不多,就两个,您看可以吗。”

    韩冲眉目微动,随即竖起了耳朵。

    几位副官望向申集川,他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几分不耐烦看向了柏灵,“……说吧。”

    “第一,”柏灵轻声道,“这段时间以来,是不是经常会有一些或痛苦或惨烈或恐怖的回忆,突然之间闯进你的脑中,它们闪回重现,你无法回避,也无法遏止。”

    申集川桌下的手微微地抖动了一下——这一幕被韩冲看在了眼中。

    “第二,”不等申集川作答,柏灵已经继续开口问了下去,“你是不是比从前更加警觉,对一切潜在的危险都大幅地提升了防范,除了夜间睡得浅以外,也比从前更加易怒,更难以将注意力专注在一件事上。”

    这一次,换作几位刚刚闯进屋中的副官脸色微变。

    “这两个问题,申将军不必立刻回答。”

    柏灵已经站起了身,走到了柏世钧的身侧,她推开那只抓着柏世钧肩膀的手,轻轻挽住了父亲的手臂。

    “您可以仔细想想,明天再给我们答复,今天太晚了,我爹也上了年纪,我们就先回去休息了。”

    “等等!”未等柏灵转身,先前抓着柏世钧的那位副官已经皱紧了眉头,他径直拦住了柏灵的去路,“你把话说清楚了再走!”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2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