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十五章 青莲的疑问

第十五章 青莲的疑问

    从家门口到宫门前,柏灵一直心情复杂——可能是昨晚那个蓝胡子的故事,讲得她自己也有点心有戚戚。她几次想开口反驳宝鸳“老姑娘”的自嘲,然而到底还是没有开口。

    毕竟在这里,二十一岁的妇人往往已经是一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一路上,宝鸳和柏灵又说了许多的话,大部分是关于那位贵妃远亲,也就是她未来夫婿的轶事。

    如果单纯从宝鸳的叙述来听,那确实是位良人——能够找到这样的夫家,在各种意义上说,都离不开贵妃的照拂。

    但柏灵也说不出为什么,心里多了几分怅然。

    “夫家还在平京城里吗?”柏灵问道,“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

    “就在平京城,”宝鸳笑道,她翻开柏灵手中的请柬,指着下方的一行小字,“在这儿,往后你有时间,也可以来看看我。”

    柏灵轻轻捏住了请柬,“好。”

    ……

    在这一日的东偏殿咨询结束后,柏灵没有立刻离开,她和贵妃、郑淑三人在正殿里又说了好长时间的话,不知是在聊什么。

    宝鸳一个人站在外头看着,不让旁人靠近。

    等郑淑送柏灵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正午了。

    “真的不在宫里吃了饭再回去吗?”郑淑看了看天,“都这会儿了,你也饿了吧?”

    “那我更得赶紧回去了。”柏灵笑着道,“不然家里担心起来,还以为我在宫里出什么事了呢。”

    郑淑叹了口气,“……那,还是早点回去吧。”

    宝鸳在一旁笑道,“你上回一个人过来能拿的东西不多,这次我把你还剩在东偏殿里的那些东西,都给你捡上马车了,话本还挺多的呢,有点儿沉,回去以后就让马夫帮你拎进屋吧,可别累着自己。”

    柏灵笑了笑,轻声向宝鸳道谢——那毕竟是十四费尽心力找回来的两套书,她这次来本来也是要把这些东西收拾一遍,带回去的。

    这是她在储秀宫巫蛊事件后的第二次进宫。上一次来时,她已经将最重要的东西——咨询记录册和机器猫手偶一并带走了。现在的咨询记录和机器猫放在她的枕下,而曾经花费了巨大心力写下的手稿,不论是青莲他们誊写的还是自己的原稿,全都已经尽数交给了黄崇德,由他转交给建熙帝和那位张神仙作共同审核。

    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得到回复。

    望着这间曾经居住过一个多月的院落,柏灵忽然有些感慨——第一次到这里时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但时至今日,发生的一切已经让许多人的世界都天翻地覆了。

    就当柏灵将要踏出承乾宫宫门的时候,她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喊了一句“柏司药!”

    柏灵回过头,见青莲站在院子的边延,两手有些紧张地抓着上衣的衣摆,正带着几分期待和怯懦望着自己。

    “怎么了?”

    “我……我想送送你!”

    青莲的声音带着几分青涩和不确定,一旁郑淑呵斥了她一声,她缩了缩脖子,但还是勉强站在原地没有动。

    柏灵看了看青莲,想了一会儿,“……淑婆婆让她来吧,刚好我也有些话想和她说。”

    出宫路上,前面是陌生的引路宫人,青莲和柏灵慢慢地走在后面,尽管是青莲主动要求跟上来,这一路上她却一直欲言又止。

    “前面就是宫门了,”柏灵轻声道,“你想说什么?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我,我有东西给司药。”说着,青莲从怀中取出了一沓手稿,“储秀宫的事我听宝鸳姐姐说过了,也不知道司药需不需要这个,这些天我在宫里趁着闲暇,就拿先前初兰抄旧的废稿悄悄把司药的讲义重誊了一遍。”

    柏灵微微一怔,有些意外地从青莲那里双手接过了这叠稿子。

    “因为时间不是很充裕,所以有些地方有涂改,希望司药不要嫌弃……”

    “啊……不会,”柏灵的目光越过一页又一页的文稿,“真的有心了,谢谢!”

    青莲连连摇头,“我……我有些话,还想和司药请教,所以……”

    “请说?”柏灵直接开口道。

    “还是关于我家里的事,先前我答应了司药,这两年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圣上跟前告御状。当时我原是想着,司药能一直都在娘娘身边陪着,我也能时时从司药这里得些建议。但如今司药出了宫,宫中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青莲的话有些语无伦次,“我现在已经在娘娘身边伺候了,前几天也见到了皇上,看起来娘娘和淑婆婆也开始变得信任我,我想是不是过段时间……”

    “如果你已经下定了决心,我拦不住你。”柏灵轻声道,“但如果,你是真心实意来问我的建议,那我还是老话,再等上几年。”

    “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两个时间节点吧,”柏灵看了看身旁的青莲,“一个是先把初兰送出去,而且得是送到安全的地方。”

    青莲怔了怔——是了,是得先把初兰送出去。

    她们俩已经是那场血案里的幸存者了,不能再……

    柏灵接着道,“她现在年纪小,长得也招人喜欢,等过一段时间你们活儿干得好了,得了娘娘的青眼,你们再去求娘娘给她一个别的出路,娘娘应该会答应的。”

    青莲正想点头感谢,柏灵已经继续说了下去。

    “第二,你自己得找着一个傍身的本事,不然告御状的风险你承担不起。”柏灵低声说道,“那一套滚钉板加廷杖的规矩,壮汉都未必能挺得过去,我们就更挺不过去了。”

    “可……可我能有什么傍身的本事……”

    “等等机会吧。”柏灵轻声道,“会有的,至少这个月末之前就会有的,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得住了。”

    青莲的眼中微微明亮起来,虽然她完全不明白柏灵在说什么,但柏灵那种一贯的笃定,多少让她觉得心中安定了下来。

    说话间,她们已经走到了宫门前,柏灵站定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少女。

    “还有别的事吗?”

    青莲犹豫着低下头,又抬眸看着柏灵,“其实还有一件,虽然是件小事,但……但也……”

    “快说吧,我真的要走了。”

    青莲咬着牙,用近乎蚊子哼哼的声音开口道,“……就是,淑婆婆这个人,司药是知道的,她好像、好像总是看什么都不顺眼,不管我做了什么,在她那里都会被骂。我有点……”

    “啊,这个我真的很有经验。”柏灵笑了笑,“我刚来的时候淑婆婆也是天到晚想教我做人,虽然她本心确实不坏。”

    “……那司药是怎么做的呢?”

    “其实也很简单,”柏灵的声音也压低了几分,“你要是觉得你的活儿干得还行,不算优秀但也不至于背多大的锅,你就要对自己的工作成果还有效率都有点自信。你又不是郑淑的奴隶,尤其是对现在在承乾宫内宫服侍的人来讲,有些位置一旦空了,短时间内根本补不上来可靠的人。

    “所以,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挺直腰板去工作就是了。”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2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