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二十七章 申将军的战斧

第二十七章 申将军的战斧

    “你不要过来啊啊!”

    王济悬一把推开柏奕伸过来的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柏奕的动作停在了原地,他露出关切的神情,有些为难地望着眼前惊怒交加的太医。

    王济悬也盯着柏奕,气得吹胡子瞪眼。几个跟在御医身边的年轻医士连忙上前,七手八脚地递上各自打湿了的手帕。

    王济悬的手微微发抖,他随便抓过一块手帕,在脸上胡乱地擦了擦——于是原本清晰的五个黑指印就变成了一团更大的墨晕,把他的半边脸盖得乌漆麻黑,反而越来越滑稽。

    “噗嗤。”

    不知从哪里突然传来一声忍耐不住的笑,才冒出个头就戛然而止。

    “谁在笑!?谁在笑!?”王济悬大为火光,索性恶狠狠地把手里的湿手帕丢在了地上。他的五官几乎要拧在了一起,鼻孔因为愤怒的呼吸而变得比之前更大。

    他颤抖的手隔空指着柏世钧与柏奕,原先还站在柏家父子身边的医官们也纷纷退避三舍,以这对父子俩为圆心空出了一片将近三尺长的空地。

    王济悬怒喝道,“柏奕!!我今天不好好罚你,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尊师重——”

    然而那一声“教”还没有说出口,门外一个声音就传了进来。

    “你们太医院还有‘教’?”

    这声音低沉威严,几乎带着令人感到压迫的实感。

    众人纷纷转头去看,见一个披着银甲的老者站在门外,他背后别着一把巨大的战斧,斧刃冲出了右肩,在室外的日光下被映照得有些晃眼。

    在他身后,还是跟着四位副官。

    章有生几乎立刻站了起来,“申将军?您今天怎么——”

    申集川完全不搭理那边的问话,只是目光如练地射向王济悬,冷声道,“……自己看不出好歹来,还要拿别的大夫撒气,就你身上的这种教,依老夫看,就不必谈什么尊不尊敬的了!”

    王济悬顿时噎在那里,半晌才勉强挤出一丝笑意,“申将军这是在记恨我们了。”

    “记恨你们?”申集川冷笑了一声,他的目光扫过这屋子里穿着御医官袍的人,冷声道,“老夫记恨你们什么?记恨你们一个个打着悬壶济世的招牌去东林寺敛财?还是记恨你们靠着太医的名号从大周的王公贵族那里收好处?老夫记恨的人多了,尔等蝇营狗苟之辈还入不了我的眼睛!”

    章有生膝盖一软,险些有些站不住,脸上露出些许讨好的谄笑,低声道,“……这、这是从何说起啊,申将军……”

    申集川目光凛冽地扫向了章有生,后者立刻住嘴了。

    面对眼前鸦雀无声的仁心堂,申集川低声道,“柏世钧呢,出来。”

    所有站在申集川和柏世钧之间的医官霎时都让开了道路。

    申集川这时才慢慢走近,他瞥了一眼柏世钧胸口的补子,哼笑了一声,“这把年纪了还是个医士,可见你这官当得不怎么样。”

    柏世钧茫然抬头,轻轻“啊?”了一声。

    “跟我走一趟吧。”申集川道。

    “去哪里?”

    “当然是我将军府。”

    柏世钧愣了一下,“……去做什么?”

    申集川皱起了眉,“复诊!”

    柏世钧有些为难,低声道,“但今日是太医院例会,申将军可否等——”

    一旁章有生连忙开劝,“柏太医您就去吧,今日的例会讲了什么,我稍后就让人记着,送去你案头就是了。”

    柏世钧回头望了望身边的同僚,这边章有生正脸色苍白地抬手擦汗,那边王济悬面带尬色转过半张脸,其他人噤若寒蝉地低着头,不时彼此看看,交换着眼色。

    柏世钧收回目光,轻轻叹了口气。

    “那……就依将军的,我走一趟吧。”柏世钧握住身后柏奕的手腕,“犬子也一道同去,可以吗。”

    “无所谓。”申集川冷声答道。

    不一会儿,柏世钧父子和申集川所带的人就都退出了仁心堂的大厅,章有生整个人都像被抽走了骨头似的瘫在了椅子上,轻轻地拉动衣领,大口呼气。

    王济悬恨铁不成钢地剜了他一眼——自己首席御医的名头,怎么就挂在了这么个软蛋身上?

    还未等众人真正缓过神来,院子里忽然传来一声穿透长空的嘶吼——这声音听得人心惊胆战、头皮发麻,片刻的僵硬之后,一声斧钺挥动的重击之声传来,如同在所有人的头上当头一棒,胆子小的已经变了脸色,几个年纪轻的冲出了仁心堂的大门,向着声音的来处看去。

    申集川站在仁心堂前的大院里,原本别在身后的战斧已经被他握在了手中,他身前伫立着一棵枝干粗壮的老树,树干已经被他斩断了将近三分之一。

    他手中力道极重,却又将那炳银色战斧挥动得无比自如,第二声嘶吼接踵而至——年轻的医官们至此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声音听起来这样可怖,它毕竟来自一个久经沙场、杀敌无算的老将,曾经穿透过真正的尸山血海和焦土狼烟。

    更多的人从仁心堂中小心探头向外看。

    日光下的战斧无比耀眼,而手握战斧的申集川也像变了个人,他沉默时暮气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致的力量和危险,让人惧怕,又令人惊仰。

    三斧过后,申集川停下了砍伐的动作,他扬起手臂,战斧便以一道令人惊艳的弧线被重新收回到他的后背。

    申集川回过头,对着仁心堂前站着的医官微微昂起了头颅,“老夫倒要看看,贵院还有哪位高明的大夫,非要给我扣上一顶‘有疾’的帽子!”

    说罢,他带着柏家父子和四个副官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正当众人目送他们的背影消失在重重叠叠的院门之中时,近旁的大树传来了一声令人不安的“咯吱”声,只听得一阵摧枯拉朽的巨响,那棵要两人合抱才能勉强合围的大树已经摔在了地上,巨大的声响伴着地面剧烈的扬尘,在所有人的心上都狠狠地敲上了一记。

    “章、章太医!”

    只听得一个医官忽地惊叫起来,众人回过神来,朝屋子里看去,立刻手忙脚乱地忙活起来。

    “来人呐!!章太医昏古七了!!”

    已经穿过三重院门的柏奕也听见身后的声响,他回过头时,正好看见那棵高大的巨树缓缓倾倒。

    申集川步履不停,就在柏奕回头的片刻,几人已经和他拉开了四五步的距离。

    柏奕没有多作停留,连忙追了上去。

    看着斜前方申集川的侧脸,想起他刚才的所作所为,和前几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柏奕不由得轻轻颦眉。

    ——这也在你的预料之中吗,柏灵?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2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