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二十九章 滴水不漏

第二十九章 滴水不漏

    从宫门走到沁园,直线距离其实不算远。但是中间有许多外人不便踏入的宫墙庭院,就这么七拐八绕,脚下的路程几乎已经足够将一整个皇宫走个来回。

    越是靠近沁园一带,人迹就越稀少。沁园的位置着实偏僻,不论往什么地方去,如果要经过沁园几乎都是在绕路,所以平日里几乎没有什么宫人会来这里——除非是专门为了什么而来。

    譬如袁振,譬如宝鸳。

    然而活在宫中的人,又有几个人能有这样奢侈的闲暇呢。

    远远地,柏灵看见沁园的大铁门开了,以往被重重的铁链拴起的铁栅栏横亘在道路的一侧,锈迹斑斑的铁门上已经绑上了细密的铁丝网,在门之后,是已经焕然一新的庭院。

    宫中的猫舍就建在这里,由这几日的袁振一手操办。

    柏灵踏进了铁门之后,送她来的宫人则站定在门外,不再跟随入内了。

    猫舍里此刻似乎没有什么人。

    柏灵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宫人已经再次将铁门合上。

    她站在入口,环视着眼前的庭院——这里只有一处平屋,地势并不算太复杂。所有伸进了院子里的树枝已经被剪断了,而四面的墙头都固定着木质的滚筒。即便猫儿健壮,能借助庭院里的石台、树桩跳上与墙头齐高的位置,或是顺着墙面的爬山虎慢慢攀爬上去也无妨。

    只要它们想要翻墙,爪子一碰滚筒,滚筒就会立刻翻动,让猫儿重新掉下来。而在院子的中央放着一个稻草扎着的草墩,上面插着挂了孔雀尾羽的彩旗——这不就是逗猫棒吗。

    柏灵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一圈陈设,看得出来,袁振着实用心了。

    一只狸花猫慢悠悠地从柏灵身前走过,然后打了个滚,没入沁园边沿的及膝的草丛之中。圆滚滚的猫在草丛里走动,所到之处草木扰动,它就这么走到靠南的墙边,忽然没了动静。

    柏灵全程围观——这大概也另一种意义上的囚笼?

    但猫儿好像也不是很在意。

    南边的墙上爬满了青绿色的爬山虎,柏灵看见那里还有一扇老旧的木门,不知是通向何处的庭院。

    她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终是提着衣摆,快步朝着东边的平屋走去。

    ……

    袁振果然在东边的平屋里等着。

    一听见脚步声,一直在闭目养神的袁振睁开了眼睛,柏灵已经进了屋,她远远向袁振点头致意。

    袁振放下了盘着的退,从坐席上起身下来,对着柏灵作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柏灵坐在了平屋中间的桌边,那里放着茶汤,柏灵扫了一眼,没有碰。

    袁振也走到这圆桌旁坐下。

    “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柏司药。”袁振目光半垂,声音里没有任何起伏,“你打算干什么?”

    柏灵垂眸笑了笑,“还是先别急吧,袁公公这次用的是什么借口召我进宫,我都没听懂……沁园的猫舍关我什么事,我能帮上什么忙?来日若有人追问起,这个谎我怎么圆?”

    “不愧是柏司药,考虑起事情来总是滴水不漏。”袁振起身从一旁的书柜上取下一本书册,抛掷在柏灵面前,“这几日我反正也是闲着,就在这里约见了各宫主事宫女,询问关于狸奴在夜间扰人的细情。问到承乾宫时,有些许个问题郑淑答不上来,便让我召司药进宫了。”

    柏灵愣了愣——这个缘由她着实没有想到。

    于是她立刻低头翻开眼前的书册,就这么一页页地飞速扫去,果然看见书册里一篇篇问话记录。

    前面的部分她一目十行地掠过,柏灵指尖飞快,迅速找到了承乾宫的部分。

    这一页的文字分了上下两段,上面是郑淑的回答,下面是她的——尽管她此刻才刚刚看清了袁振提出的问题,但她的回答已经被写在了上面。

    柏灵简单扫了一眼,回答本身亦没什么纰漏。她在心中默念了几遍,将这些袁振事前安排好的台词大致都记了下来。

    袁振默默望着柏灵的表情,知道她已经会了意,他轻笑了一声,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表情。

    不多时,柏灵才又抬起头来,她合上书册。

    “不愧是袁公公……这话应该我说才是,您经手的事情才是真正的滴水不漏。”

    袁振的嘴角轻快地提了一下,露出一个标准的袁氏假笑。

    “那么,”柏灵将书册推回到袁振身前,开始切入主题,“贾遇春什么反应呢?”

    等袁振将早晨自己与贾遇春的对话一一描述之后,柏灵原本皱着的眉头已然松开。

    “就这样了吗?”柏灵低声问道。

    “就这样。”袁振审视着柏灵的表情,“怎么,司药是有事情没料中?”

    柏灵没有回答。

    仅仅就因为一个印着蔷薇的鼻烟壶,就能让贾遇春这么方寸大乱。

    她轻轻笑了一声,低头从袖中取出一叠以蜡封缄的厚函,默然推到了袁振的面前。

    袁振瞥了一眼,“这是什么?”

    “是我伪造的文件和信函,”柏灵轻声道,“里头讲了一个关于林婕妤身世的故事,烦请公公在三日后,将它交给贾公公。”

    袁振的手慢慢覆上了这厚函,“身世?”

    “这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柏灵轻声道,她的身体对着袁振微微前倾,“我大致和公公概括一下吧……”

    ……

    等再出门时,袁振亲自送柏灵走了出来,两人脸上都带着几分冷漠。

    外头等候的宫人一见袁振便弯了腰。

    “回司礼监。”袁振低声吩咐道,他往前走了几步,又停下回望,“也送柏司药出宫。”

    “不必了。”柏灵轻声道,“反正也进宫了,我去承乾宫探望一下娘娘。”

    “那就……随司药的便。”袁振声音轻微,带着几分令人琢磨不透的疏远。

    袁振先一步踏出了沁园的铁门,柏灵也紧随其后,只是一瞬间,她似乎听见一声奇怪的响动从斜后方传来。柏灵几乎随即停下了脚步,转身望向了方才声音传来的方向。

    沁园的南墙,只有风吹过爬山虎发出的倏倏声。

    是听错了吗?

    “司药还在那里干什么?”

    袁振的声音从外头传来,柏灵收回了视线,低头往外走。

    “……没什么。”柏灵答道。

    也许是刚才的那只狸花猫吧。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2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