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三十五章 请君入瓮

第三十五章 请君入瓮

    袁振掸了掸身上的猫毛,“管着么,找你的书去吧。”

    “诶——我这暴脾气,”丘实气得当场撸起了袖子,站在椅子上就骂了起来,“我说你这人怎么一天到晚尽说些吃人饭不拉人屎的话呢,啊?你个不知好歹的玩意——”

    袁振忽然皱紧了眉,煞有介事地对着丘实摆了一个“停”的手势。

    丘实一怔,立刻噤了声。

    袁振在屋子里往左走了几步,又往右走了几步,又是弯腰,又是踮脚的。

    这阵仗搞得丘实有点紧张,他不由得轻声恼道,“你那狗鼻子又闻着什么了?”

    “啧……怎么好像,有什么东西烧焦了。”

    袁振自顾自地丢下这句话,然后摇摇头,一个人走出了屋门。

    袁振一走,丘实顿时在意起来——平日里各人的院子里都会架个小灶烹茶热水,这要是真走了水那可是要掉脑袋的大祸!

    他有些站不住了,晃晃悠悠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也像先前的袁振一样,这里闻闻,那里嗅嗅,直到走到方才袁振站着的地方,丘实的表情突然僵住了——

    这儿一股子屁味儿臭得啊……至少是十斤黄豆兑上三斤凉水的量,熏得他一时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亏他刚才还吸了一大口。

    丘实往后连退了几步,恼得直跺脚。

    “袁振你姥姥的——!!!”

    从屋里到司礼监大门口这段路,袁振走得脚步轻盈,差点儿就哼起了小曲儿。

    直到石道的尽头,面无表情的贾遇春出现在视线之中,他的步子才慢慢地放缓。

    只是四五日不照面,贾遇春竟是肉眼可见地瘦了下去。他原本就是一副瘦瘦高高的身体,此刻脸颊的两侧已经微微凹陷,那双眼睛却显得比从前更大更深邃。

    贾遇春也听见了这边的声响转头看了过来,视线交汇时,两人都微微颔首,算是招呼。

    “贾公公今日来得,可真早啊。”袁振阴声道,“到底是一腔的忠心,嗯?”

    贾遇春没有接这话,只是笑了笑,“算不上什么忠心,只是知恩图报罢了。袁公公今日肯帮我这忙,真是大恩德,我贾遇春铭感五内——”

    “得了……”袁振轻轻拂袖,他望着前方,“走吧。”

    ……

    快到慎刑司的时候,袁振的步子明显慢了下来。

    贾遇春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他先是跟着袁振的节奏放缓了自己的步伐,但到最后袁振显然有些磨蹭起来。

    “袁公公?”

    袁振不动声色地转过身,“怎么了?”

    “慎刑司就在前面了。”贾遇春轻声道。

    “急什么。”袁振的目光带着几分讥诮,“都走到这儿了,难道我还能撵贾公公回去?”

    “那应该……不至于。”贾遇春也斟酌着笑了笑,“……我今日也没别的什么意思,就是来探望探望,说上一两句话了就走,绝不会给公公添什么麻烦,真的。”

    袁振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

    他望着不远处来来往往的宫人和守卫。

    准确的说,他正在等一个人。

    前些日子,就在他把柏灵送来的伪造信函亲手交给贾遇春后不久,贾遇春就过来哀求,盼望袁振能在四月的最后一天带自己下一趟慎刑司。

    也恰好就在那一日,柏灵也正巧应召进了宫,于是袁振找了个机会当面把消息说给了柏灵。

    当时的柏灵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点头答了一句“好,知道了”——这个表情和回答,都让袁振有一瞬的不爽,所以他隐去了自己原本准备好的进宫方案,故意摆了一道难题在柏灵面前。

    “那司药那天打算怎么进宫呢?”

    柏灵那时想了想,摇头道,“要避嫌,我就不能大张旗鼓地进来了,袁公公有什么法子吗?”

    袁振冷笑,“咱家能有什么法子,不过司药一向是聪明的,应该能有自己的办法吧。”

    “……好,那我自己想想。”

    ——当时柏灵是这么回答的。

    说好的自己想自己想……现在他和贾遇春都已经快走到慎刑司门口了,柏灵人呢?!

    袁振心里忽然升起一阵无名火儿,这小丫头片子莫不是一时托大,找不着法子进宫,在这时候功亏一篑了吧!

    “袁公公?”贾遇春在一旁看着面容阴鸷,似是有些出神的袁振,“我们……”

    袁振索性也不再等了,“走吧。”

    贾遇春连连点头,浑浊的眼睛里多了些许光亮。

    两人一道穿过慎刑司外弯弯曲曲的走廊和关卡,袁振对这一带已经很熟悉了。作为圣上身边的鬼面阎罗,他不知送过多少人进过这里,好些个钦犯还是他领着皇命亲自审的。

    来到最后的石道前。道路两侧是直插天穹的高墙——倘若有哪个不长眼的罪人逃出了慎刑司的牢狱,那么在经过这条笔直幽深的石道时,守卫就能很轻易地将之一箭射杀。

    慎刑司的大门打开了,袁振与今日当值的狱卒上前低声交待了一两句,便回过头向贾遇春招了招手。贾遇春听不清袁振说了什么,只觉得他将手里的一件事物交给了对方,而后狱卒便让开了道路。

    “……跟我来吧。”袁振接过一盏灯笼,向着身后的贾遇春挥了挥手。

    贾遇春的心骤然提起,只差没有连跑带跳地追过去。

    慎刑司的地牢里非常安静,下了二层之后,就只能听见墙壁上的滴水声和两人的脚步。

    原本应该关押在大理寺地牢的林婕妤,在下狱后的第三天就被悄无声息地接回了宫里,大抵是建熙帝担心宫外那些掌着刑名的官员真的敢顶着圣怒严刑拷问,所以还是放在内宫的慎刑司里放心一些。

    走到二层半的时候,袁振停下了脚步,将灯笼递给了贾遇春。

    “公公这是……?”贾遇春有些意外。

    袁振声音很低,“我就不方便再接着下去了,你有什么话,捡要紧的说,说完了就上来。”

    贾遇春愣在那里,但他没什么犹豫,连忙接过了袁振递来的灯笼,连声说着“好”,然后,他的脚步和声音便迅速消失在拐角处。

    袁振望着他离去的方向,脸上的笑意慢慢褪去,露出了憎恶的本色。而正当他转身想回地面的时候,黑暗中忽然伸来一只手,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

    袁振猛然转过身,一时间几乎要惊声尖叫。

    黑暗中,少女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站在那里,她轻轻摘下兜帽,露出袁振熟悉的脸来。

    “公公办事果然利落。”少女轻声说道,“柏灵佩服。”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2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