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五十一章 吹水和治愈

第五十一章 吹水和治愈

    柏灵敏锐地捕捉到了新的信息,“……平京什么时候有流民了?”

    柏奕没有立刻回答。

    火光映着他的脸,让他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复杂。

    片刻的沉默之后,他拍了拍手上的灰,风轻云淡地开口道,“其实这几年里一直都有的,只是数量少,和乞丐、流浪人混杂在一起也看不出分别。”

    “都是从北方来的吗?”

    “嗯。”柏奕点了点头,“这半年变多了,以后……应该还有更多吧。”

    柏灵目光微沉,“现场怎么样了?”

    “还是蛮惨烈的。听说是入室抢劫,城南那边的屋子很破,一间大屋里面有时候会挤三五家人。所以伤亡惨重。”柏奕平静地答道,“我和爹赶到的时候,伤得比较重的基本已经处于失血休克的状态了。这边又没有输血设备,基本就只能等死了。”

    “伤亡了多少?”

    “十一二个吧,”柏奕低声答道,“里头六七个都是小孩子,跑又跑不及打又打不过的……凶手已经全都缉拿归案了。这么恶劣的案子,估计等审讯的时候又会震动朝野。”

    柏灵忍不住转过身,看了看自家的院子。

    被人入室追杀,在这里也发生过一次。

    只不过当时太后派人送了点心来,她和柏奕才逃过了一劫。

    柏灵走到柏奕身边,坐在了近旁的木桩上。

    “……手术顺利吗?”

    “嗯,很顺利。”柏奕点了点头,眼中又流露出几分微妙的柔和,“反正都是先清创再缝合,需要的东西我之前在太医院都备齐了,所以不是太难。不过最后能不能救下来,还是得看天。伤口那么深,这儿又没有破伤风疫苗……很难讲的。”

    说到这里,柏奕顿了顿,“总之,我让人把伤者都抬去太医院了,那边有学徒能日夜照顾着。我们先观察看看,至于能不能撑得过去……至少得过两个礼拜,才能有确切的定论。”

    “那这两周,你会很辛苦了。”

    “是啊,我明早就得早点儿过去看看情况。反正和从前查房也差不多。”他这时才有些在意地看了看身旁的柏灵,“你今天在宫里是不是累一天了?我感觉你脸色比昨天晚上还要差……要是没别的什么事,你快去休息吧。”

    柏灵只是摇了摇头,“就算现在去睡,也睡不着。”

    她身体微微后仰,靠在了木桩后的壁柜上。

    望着火堆,柏灵的神情变得有些茫然。

    “……我有点怕打仗。”她喃喃地说。

    “嗯,大家都怕。”柏奕拿着一旁的长棍捅了捅灶台下的火堆,“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如果真的打起来了,你会上前线吗?”

    柏奕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他回头望向柏灵,柏灵也正看着他。

    “不会。”柏奕答道。

    柏灵垂眸笑了笑,“真的吗。”

    柏奕站起身揭开了锅盖,锅里面的热水已经开始微微沸腾,他提来两个水桶开始盛水,一面干活儿一面道,“你听过关于罗素一战的那个笑话吗?”

    “什么?”

    “就是一战的时候,大哲学家罗素没有上战场,一个老太太指责他道,‘小伙子,别的年轻人都换上了军装在前线保卫文明,看看你自己,你不觉得惭愧吗?’。”

    “嗯。”柏灵点头,“罗素是怎么回答的呢。”

    柏奕笑着答道,“罗素回答,‘哦,夫人,我就是他们要保卫的那种文明’。”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柏灵舒了一口气,拍拍衣服站起身,帮柏奕递来远处的空桶。

    柏奕接过了空桶,“如果是在十几二十岁的时候遇到这种事,我估计也会拎起袖子往前冲吧。现在不会了。”

    “为什么?”

    “只有那个年纪的人才会被宏大叙事感动,相信自己能带来改变,为一些虚无缥缈的口号献身……但你看看历史,这个世界变过吗?”

    柏灵沉默地望着柏奕——这个问题,她不久前也在想。

    柏奕接着道,“所有的战争都是一群人在为一小撮人的疯狂买单。医生们花费几年甚至几十年攻克一种疾病,来挽救成百上千病人的性命。但那些权谋家翻手之间,就能把成千上万的、健康的,年轻的身体投进绞肉机里……”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微微转轻,“你不觉得这很荒谬吗?”

    柏灵没有回答。

    这个问题,好难回答。

    柏奕深吸了一口气,“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是看着自己。看着自己一生的理想抱负,追寻某种必然的使命……等大一些的时候,他们就会回头去看自己的家庭,看自己所在的圈子,甚至是那些让他感到陌生、从未实际接触的阶层。

    “他会看到人和人之间的联系,看见自己的渺小……总之,他会明白,自己归根结底也只是芸芸众生里的一个普通人而已。

    “他也会明白,某些喊得震天响的口号,都是假话、空话,是糊弄人去卖命的诱饵。

    “比起那些东西,你会更在乎你一家人能不能吃饱,你的孩子能不能上学,他能不能平安长大。”

    柏世钧的咳嗽声从老屋那边传来。

    柏奕露出一个苦笑,“他除外。”

    柏灵静静望着柏奕,她已经又坐回了先前的木桩上。

    眼前的这个大男孩,似乎完全没有觉察到他的言行之间,有多少自相矛盾的地方。

    他总是喜欢将自己描述成某种现实的、成熟的……甚至是带着些许市侩的形象。但实际上呢,在某些触底反弹的时刻,他的选择和柏世钧根本就没有多大区别。

    柏灵轻轻打了个呵欠。

    她又一次觉得放松了下来。

    过去有很多次都是这样,两人聊着聊着,就把彼此的担心从现实层面拽向了一种抽象的框架讨论,而他们俩又都很擅长在这种话题上吹水。

    明明现实完全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突然之间,它就变成了一个能够以熟悉的认知结构去理解、拆分的东西。

    柏灵撑着下巴,轻轻晃动起脚尖。

    不过这种矛盾在柏奕那里,又似乎是完全自洽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隐隐觉得柏奕好像很需要这张面具。

    出于对柏奕的维护,她似乎应该对自己的新发现缄口不言,但某种好事的心情又让她忍不住想稍加试探。

    “我有一个问题。”柏灵忽然说道。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