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五十五章 京中大案

第五十五章 京中大案

    “我?”柏奕指着自己,“我有什么好回话的,郑大人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郑密笑着上前,像是多年老友一样突然挽住了柏奕的肩膀,他低声笑道,“我本来是得带这四个人回衙门的,是看在小太医的面子上才在这里做了笔录。我没让小太医为难,小太医也别让我为难,好不好?”

    柏奕脸色僵了僵。

    他从一开始就对郑密这个人没什么好感,这会儿就更没好感了。

    他不是听不出来郑密话里带着威胁——然而他此刻还确实没有别的办法。

    “柏师傅?”身后的学徒有些担心地喊了一声。

    柏奕回头笑了笑,“我要和郑大人一起出去一趟,这里你们照看好。”

    “对了,还有刚才那些个小刀小剪子小棉花球,”郑密笑着吩咐道,“都备上几份,本府带回衙门研究研究。”

    ……

    京兆尹的衙门从未像今时今日这样严阵以待。

    柏奕一进门就感受到了这里的气氛不对,衙门里所有人的脸上都覆着一层阴霾。

    郑密脚下如风,穿堂过院,在快要步入后堂时,他忽然侧目对孙庸道,“你带着那四个人的口供先去找申老将军,让老人家拿着口供先过个目。”

    “……大人你不去吗?”

    “人命要紧,我先带小太医去侧院看看。”说到这里,郑密突然觉察到孙庸语气里的不信任,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抬手就给了孙庸一个脑瓜崩,“申集川哪次架刀子不是架在我头上,我还能跑了?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孙庸干笑了两声,“卑职、卑职不是这个意思。”

    说着便抱着装了口供的文档袋,一路小跑地去了。

    “那,我们走吧。”郑密对柏奕道。

    柏奕有些意外地追了上去,“郑大人今天邀我来,是让我来救人的?”

    “算是吧,不过你回去以后不能和任何人讲你今天在衙门看到的事情。”

    柏奕的步子也跟着快了起来,他目光微亮,“是怎么了?”

    “不急不急,到了地方再说。”

    衙门的侧院,此时有一股子草药的味道。

    当柏奕进门的时候,有两个衙役正抬着一卷草席往外走,草席的一头落出稻草似的头发——里面裹着的人,看来已经死了。

    进了院子,郑密才转头对柏奕道,“我这么和小太医说吧,这几天京城不太平。”

    柏奕接道,“这个我已经知道了。”

    郑密哼笑了一声,“不,你不知道,这事儿衙门封锁着消息,除了少数几个受害人的亲眷,没人知道京里出了大案。”

    柏奕微微怔了一下,于是不再说话,聚精会神地听着郑密说下去。

    “从四月中开始,几乎每隔一两天,这京城里就会有人遇害,到昨天已经是第九起案子了,受害人全是被人泼了沸水。不过昨晚我们救下了一个——”

    “烫伤我不会治啊。”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郑密轻轻抬手,“我们府衙里的几个捕快,这几天摸到了一点线索,昨天晚上赶在那群流民泼水前拦截了他们。”

    柏奕想了想昨晚城南的惨案,“……然后就被声东击西了?”

    “是不是声东击西不知道,现在还搞不清楚这两批案子是不是同一拨人干的。”郑密答道,“昨晚我们救下的那个丫头,还是被砍了一刀,请了几个大夫来瞧,说是不好治了……”

    郑密看了柏奕一眼,“我看小太医手艺不错,来看看能不能帮个忙吧。”

    柏奕忽然笑了一声,“郑大人说的这丫头,是大人的什么旧相识吗?”

    郑密惊了,“……怎么说?”

    “我太医院里的四个病人,你是不由分说,说审就审。‘人能活着固然好,活不下去了,这案子也得查’。”柏奕不无讽刺地看了郑密一眼,“这不是郑大人的原话么。”

    “嗨。”郑密摇了摇手,“情况不一样,你那边是只要赶在人还有一口气的时候收了供词就完事儿了,这边不一样。我和这人八杆子打不着。”

    “怎么个不一样法?”

    郑密轻声说道,“这个连环作案的案子呢,有两个地方,非常吊诡。

    “第一,每次案发后不久,凶手就会立即给衙门递消息,我们一直是第一批赶到现场的人,所以这件事的消息才能一直封锁得这么好。

    “第二,所有受害人在遇害前一两天,几乎都遭到过劫掠,被人掳走过一两个时辰,然后又平平安安地回来了。但不管我们怎么问,他们都不肯透露半点线索——你说奇不奇怪?”

    不等柏奕回答,郑密已经接着开始作结论,“所以,这边的人,得先留着命,慢慢劝,慢慢审。死了一个,线索就断了一条。这么说,小太医明白了吧。”

    柏奕颦眉想了想,“……凶手是他们的熟人?”

    “这九个受害人的底细我们都摸过了,确实有几家彼此认识的,但总的来说还是很分散,如果凶手能同时认得这九个受害人,而且还都能让他们为他闭嘴,那就真是见了鬼了。”

    “也不是不可能吧,如果——”

    郑密停下了脚步,“案子的事情呢,小太医,你先别管了,这些事情和你说,是为了让你有个底,之后万一还有类似的情况,可以过来帮把手。我们各司其职,好吧?”

    柏奕轻轻喘了口气,“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

    “大人上来就和我说这么多,就不怕所托非人……?”

    郑密看了柏奕一眼,笑道,“这个不会。也是两点原因,小太医想听听么。”

    柏奕望着郑密。

    “我还是很信申集川识人的眼光,虽然这个老爷子脾气是臭了点。既然小太医有这个本事入他的青眼,那我自然就愿意多信你几分,这是其一。”郑密说得坦荡,“二嘛……”

    他顿了顿,目光里带了几分凌厉,向柏奕笑道,“我也不怕把丑话说在前头,就算是申集川真的看走了眼,小太医转头就把消息漏出去了,我也有办法能收这个场,这一点,小太医得信我。”

    柏奕的脸色阴沉了几分,“……病人在哪儿。”

    “就在这间屋子里。”郑密指了指眼前紧闭的大门,又回头对身后那着那些器械包的随从道,“都拿好东西,进去之后该做什么,全都听这位小太医的。”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2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