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五十八章 请结账

第五十八章 请结账

    盈香猛地把手从宜康的手中抽离,兀自摇了摇头。

    “……郡主怎么来了?”她望了望门外,隔着屏风,看见了又折返回来的柏奕和郑密,她迅速低下了头,“大郡主和您一块儿来的吗?”

    “姐姐没有来,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宜康低声回答,“我听她们说你出事了,人被押在京兆尹的衙门里,我——”

    “那怎么好,大郡主会生气的!”

    “那你现在就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两个女孩子在床榻边低低地吵起来,郑密两手抱怀,正大光明地站在旁边听。

    柏奕站在旁边有点不自在——这简直就是在听墙角嘛。

    患难的两个女孩子看起来不像主仆,倒像是姐妹。

    不过这种情深戏码并触碰不了柏奕的神经,只让他觉得聒噪。他有点想出去等,只是才往院子里踏了一步,郑密就马上紧紧钳住了他的胳膊,生怕他趁机跑了。

    等宜康探望完了盈香,再出来的时候,柏奕才理解为什么郑密死不撒手——某种程度上说,宜康郡主,真的极其难缠。

    在侧院的大院中,宜康咄咄逼人地询问着盈香的伤势,每一句话都夹枪带棒,气得柏奕忍不住想翻白眼。

    但以一个成年人的气度,他还是以职业微笑平静地回答了宜康的每一个问题。

    在事无巨细地问清了每一件事之后,宜康总算松了一口气,她有些出神地低下了头,呼吸声也渐渐平静下来。

    “还有别的问题吗?”柏奕轻声问道。

    “没了。”宜康低声答道,她五指轻轻插进了头发里,轻轻捋起了额角的几缕乱发,声音又猛地转冷,“你给我好好治,否则的话——”

    宜康话还没有说完,柏奕已经摊开了右手,伸在了她的眼前,宜康一下打开柏奕的手,“你干什么?”

    柏奕居高临下,睥睨着道,“郡主先把今天的诊费结一下吧。”

    “诶……”宜康的眼中露出了茫然,“诊费?”

    “对啊,”柏奕两手插在袖子里,“你的这个丫鬟可是请了好几**夫,人人都说治不了,只有我给治了。而且,她的伤口往后每天都需要清理,我还要往返太医院和京兆尹衙门,这个车马费,我们也得好好算算。”

    宜康愣在了那里。

    片刻的沉默过后,她脸色微微涨红了几分,声音也忽然低了下去,“钱……钱的话,我……我现在身上还没有,但是——”

    柏奕冷笑了一声,“堂堂郡主说自己没钱,我看……不会是想赖账吧。”

    “我不会赖账的。”宜康立刻抬起了头,她的眼睛紧紧盯着柏奕,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

    柏奕坦然以对,“药钱和一些物料走的是衙门的账,我不收你的,我的诊费一次一两银子,得日结。”

    宜康咬了咬嘴唇,“可以。等盈香好了,我再——”

    “郡主是听不懂日结是什么意思吗?”柏奕直接打断了宜康的话,脸冷得像冬天的冰凌。

    宜康低下了头,一时间不知在想些什么。

    郑密看着这个气氛,强忍了笑意,决定出来做个和事佬,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站在那里的宜康郡主已经用力摘下了自己手腕上的玉镯。

    她一把拉过柏奕的手,将镯子用力压在了柏奕的手心,“你先拿着这个。”

    柏奕看也不看,直接将镯子收下了。

    “抵押是吧。”他轻声道,“也不是不行,那郡主立个字据,按下手印。”

    “立字据?”宜康瞪圆了眼睛,“你、要、我、立字据?”

    柏奕看向别处,轻声道,“郡主金枝玉叶,回头反咬一口我偷了你的玉镯,我找谁伸冤呢?不立字据,那镯子郡主就收回去,至于你的丫鬟,就让郑大人另请高明吧。”

    宜康咬紧了牙关,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咕噜声。

    她忍不住地鼻酸,眼眶也微微发热。

    长这么大……还没有被谁这样欺负过。

    可柏奕事不关己地远望,一眼也没有望过来。

    宜康握紧了拳头。

    “……我立。”她低低地说,“你……你好好治她,就好。”

    不多时,字据立好,一式两份。

    等墨迹干后,柏奕当着面将字据对折收进衣袖,而后带着器械和玉镯大步离去。

    郑密照例送柏奕出门,等彻底离开了身后的院子,他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除了宜宁郡主,我还没见过谁能降得住宜康郡主的。”郑密轻轻拍着柏奕的肩膀,“你也是谁都敢惹啊。”

    柏奕哼了一声,“郑大人看起来和郡主很熟啊。”

    “熟吗?”

    “熟啊,郡主进门之后基本不用指路,你说人在侧院她直接就往这边走了。”

    郑密笑了笑,“宜康郡主的父亲和我是同一年的进士,后来入赘了,来往就少了。不过他生前还是带小郡主过来玩过几次。再后来小郡主家里出了事,她被宜宁郡主接上山抚养,基本也就逢年过节偶尔见一两面……算不上熟了。”

    “出了事……?”

    “嗯。”郑密点了点头,但并不打算展开,他正想着怎么把话题岔到别处去,忽然停住了脚步。

    柏奕撞在郑密的肩上,见他脸色微变,就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不远处,有身着厚重衣袍的中年女子向着这边缓步而来。

    郑密拍了拍自己的衣袖,向道路一旁让去。

    柏奕也跟随着停了下来,小声问道,“……那位是?”

    “宜宁郡主。”

    郑密目光低垂,脸色肃穆,压低了声音快速答道。

    中年女子慢慢走近,每一步都端庄娴雅,但她的脸上没有半点笑意,跟从在她身后的那些女道人亦然。

    在此之前,柏奕从未在谁身上体会过“冰霜”的实感。

    但当这位郡主靠近的时候,他分明觉得连四下的风都更冷了一些。

    她走路的时候,肩膀是真的几乎不动,目光始终平视前方,只有衣裙之下的两只脚,以某种合规的步伐慢慢行进。

    在距离郑密还有五六步的时候,宜宁郡主停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常年没有表情,她脸上的皱纹很少。柏奕听曾久岩说起过,这位宜宁郡主如今已近不惑之年,可如果不是因为脖子上那些遮挡不住的褶皱,柏奕或许会觉得这位郡主真的是方才那个十三岁少女的大姐——二十五六的那种吧。

    “郑大人。”宜宁口吻严肃地开口了,“宜康在哪里?”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2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