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五十九章 拿的什么剧本

第五十九章 拿的什么剧本

    郑密的腰又弯下去几分,轻声答道,“回郡主,小殿下正在侧院,和那个丫鬟在一起呢。”

    “给郑大人添麻烦了,”宜宁郡主的脸上没有表情,每一个字都咬得极其清晰,“是我管教不严。”

    “哪里哪里——”郑密连连摇头。

    宜宁郡主的目光又落在柏奕身上,“这位是?”

    “是太医院的大夫。”郑密抢先回答,“是衙门今日专程请来,为伤员诊治的。”

    宜宁的目光缓缓移开,声音听不出变化,“听说前不久宜康去闹了一个年轻太医的场子,是你么?”

    “是我。”柏奕答道。

    宜宁微微颦眉,“你经常和宜康见面吗?”

    柏奕有些在意地抬起头,“宜宁郡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宜宁没有直接回答,她依旧望着道路的前方,“宜康上次在太医院弄坏了多少东西,改日我会派人上门清点核算,该赔的,我玄青观分文不欠……

    “有些人,也该摆正自己的位置,拎清自己的身份。”

    柏奕冷笑了一声,未等宜宁说完,便径直拂袖而去。

    宜宁愣了一下,立时转身呵斥道,“……你站住!”

    然而柏奕步履如飞,一次也没有回头。

    “那……郡主殿下,本官也先失陪了。”

    郑密后退了两步,而后飞快地追了过去。

    ……

    这日傍晚,柏奕气势汹汹地回了家,进门放了东西就开始去后院劈柴。

    按照先前和柏灵的约定,他比之前早了半个时辰回家做饭。

    柏灵原本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打瞌睡,见柏奕一个人回来,揉着眼睛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不过声音有点小,柏奕可能没有听见。

    后院传来劈柴声。

    柏灵站起身,回屋去归置柏奕今天带回来的东西——除了一些日常的记录手册之外,还有一个用方巾包起来的小东西。

    柏灵伸手去探,发现是玉镯。

    尽管她并不懂玉,但还是能够感受到这镯子质地与那些普通首饰的不同,它清澈、温润,通体绿色,透光也很好。

    柏灵把玉镯放在鼻子下嗅了嗅——有一种属于女孩子的淡淡香气。

    她眼睛一亮,瞬间不困了。

    嚯!

    ——我这是要,有嫂子了……吗?

    柏灵放下了手镯,轻手轻脚地往后院走,正巧碰上柏奕拧着眉头抱柴往厨房走。

    “有事?”

    柏灵忍着笑意摇头,侧身让柏奕过去。

    她跟在柏奕身后进了厨房,“……所以我们晚上吃什么呢?”

    柏奕没有抬头,随口问道,“你想吃什么?”

    “酸汤鱼?樱桃肉?”柏灵靠在墙边,“番茄菜花?糖醋里脊?”

    柏奕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怎么都酸酸甜甜的,你不是不爱吃酸的吗。”

    “是不爱吃酸的,”柏灵两手抱怀,“不过……酸酸甜甜不是挺好的嘛。”

    柏奕终于听出了几分弦外之音,他深吸了一口气,两手叉腰,瞪着柏灵。

    柏灵丝毫不怵,“镯子怎么回事?那肯定不是送给我的。”

    “是宜康郡主的。”柏奕随手把柴火丢进灶下,然后开始磨刀,“今天在京兆尹衙门又遇到她了。”

    柏灵愣了一下,表情这才稍稍恢复了几分,“京兆尹衙门?为什么你会去那里?”

    想起白天的遭遇,柏奕仍旧觉得心里无比地窝火。

    他将今日发生的事情悉数说了一遍,除了在太医院和京兆尹衙门发生的一切,后面还有申集川副官跟着去太医院的事。

    那位副官在进了西柴房以后,东碰西碰,不知道给他额外增加了多少的清理工作。

    一言以概之,柏奕的今天就四个字——非常不顺!

    “他们这是把医院当成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个个官威大得不得了,顶着一个郡主的头衔就眼高于顶自以为是,还‘拎清自己的身份’,我看要拎清身份的是她们自己!非要拿出来比,那谁是癞蛤蟆谁是天鹅肉还不知道呢!”

    柏灵被这个比喻逗得乐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她轻轻叹了一声,“我还以为……”

    柏奕的目光扫过来,“你以为什么?”

    “没什么,”柏灵连连摇头,又恢复了一贯的平静,“其实申集川副官去你那里还挺好理解的……外科手术之于战场意味着什么,我们都明白。”

    四目相对,柏奕忽然想起昨天夜里,柏灵和自己聊到的话题。

    柏奕望着柏灵,“你这几天,是已经在想这件事了吗?”

    “嗯。”柏灵点了点头,她的目光清澈冷静,“荷塘里有一片荷叶,每天长原来的一倍。荷叶在第七天覆盖了整个荷塘,问什么时候长满半个荷塘?”

    “……第六天夜里。”

    “嗯,”柏灵轻声道,“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在那个决战的前夜。”

    柏奕听得神情复杂。

    大厦将倾,从来不是从无预兆。

    覆手之间,远敌竟已顺着流民一道南下,渗入这帝国的心脏,于朝廷鼻息之间潜伏。

    等到来日,若是所有危机忽然被一并引爆,又会是怎样的情景呢?

    忽然,柏灵又笑了出来。

    “你又笑什么?”柏奕问道。

    “总感觉你现在拿的好像是欢喜冤家的剧本。”柏灵小声答道。

    柏奕眯起眼睛,“……什么剧本?。”

    “总之呢,拿走一个女孩子贴身的首饰,这个开局是很危险的。”柏灵笑着拿起小箩筐,捡了几把青菜,“我去帮你洗菜。”

    柏奕皱眉看着柏灵去院子里的身影——虽然今天的柏灵奇奇怪怪,但看起确实又好像恢复了从前的样子。

    也是好事吧。

    ……

    夜间的饭桌上,一家三口又一次坐在一块儿吃饭。

    今晚的菜果然大都是酸酸甜甜的,喜好咸辣的柏世钧勉强动了几筷子,然后一直盯着手边的双辣酱,拿青红椒蘸饭吃。

    柏灵夹了两片叶子菜到柏世钧碗里,“话说,五月初九那天,爹和柏奕晚上有空吗?”

    “初九……那就是四天后了,”柏奕算了算,“怎么了?”

    “有个宫里的姐姐要成亲了,之前给我送了请帖,日子定在初九,”柏灵轻声道,“在宫里的时候她挺照顾我的,所以我想到时候去给她捧个场,送份礼。”

    “什么时候?”

    “说是申时入席,酉时开宴,”柏灵轻声道,“吃完回来,怎么着也得半夜了吧。”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2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