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苏醒

第一百二十一章 苏醒

    柏奕沉默了很久,这一刻回想那一晚发生的事,对他来说实在很耗力气。

    他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不一会儿,学徒们端着温热的米粥赶来,柏世钧还是很想上手喂,但才喂了没两口,两人都觉得哪儿哪儿不对劲,最后柏奕还是强行接过了碗,自己端着喝。

    他没有喝下很多,当柏奕把碗再还给父亲的时候,里面的粥面只下去了一点点。

    柏世钧起身放碗,再坐回原位的时候,见柏奕又自己躺了下去,只是那双眼睛一直望着自己。

    “怎么了?”柏世钧摸了摸自己的脸。

    “你……回去休息吧,”柏奕的声音有些虚弱,“或者在这儿躺躺……也行,总之……不要再这样守我们了……吃不消的。”

    他望着父亲泛青的眼眶和花白的两鬓,慢慢地说道。

    “我有休息。”柏世钧同样慢慢地回答,“吃得消,我自己的身体我当然清楚。”

    柏奕叹了一声——在先前的规章制度里,他忘记把限制亲属探视时间也写进去了,等明天他再有力气一点儿,再补一补吧。

    才醒了这么一会儿,柏奕又觉得累了起来,他眯起眼睛,不一会儿又陷入了沉睡。

    等再醒来,已经过了正午。

    这一次柏奕觉得精神比早上好了许多。

    见柏世钧的椅子空着,他召来学徒询问父亲的去向,学徒们告诉他,柏世钧在隔壁午休——他又守了一晚上加半个早晨。

    “所以你们都干看着,不拦着?”柏奕皱眉瞪着眼前的几个学徒,显然有点呛火,“他那么大年纪——”

    “不是不拦,是拦不住啊……”一人小声道,“柏太医毕竟是医士,排算起来,我们还得听他的……”

    “听他的还是听我的。”

    “……听您的。”

    柏奕刚想开口,说今后探视时间限定两个时辰,然而想起今早柏世钧的目光,又觉得心里有些不忍。

    “夜班……”柏奕轻声道,“以后夜班,都不要让家属进病房。”

    学徒们应声答应。

    柏奕让他们把这些日子的病房日志都拿了过来,而后就让所有人都出去了。

    病房的日志上面清楚地记录了他和柏灵每天的情况,了解起来一目了然。

    柏灵的伤比他的轻,第六天就已经能正常饮食了,只是精神上一直很萎靡。柏奕松了口气,他尝试着自己下地——躺了这么久,连走路的感觉一时间都陌生了起来。

    他慢慢走到柏灵的床边。

    这些日子里,他间歇地醒过很多次,每次望向柏灵这边,她都是这个姿势,几乎从来没有变过。

    “柏灵?”他轻轻喊了一声。

    柏灵没有转身,她仍旧半蜷着身体,面向着墙壁。

    走近后,柏奕才发现柏灵的手里握着一个柏奕从来没见过的墨绿色荷包,是非常别致的正八面体。

    “……睡着了吗。”柏奕低声喃喃。

    他正要折返,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俯身去探了探柏灵面侧的枕头——那里湿漉漉的一片,柏灵紧闭的眼睛上,睫毛还沾着细密的泪水。

    “……柏灵。”柏奕又喊了一声,刚想开口说“别难过”,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又想说“别哭了”——但似乎还是哪里有问题。

    所以到底要怎么安慰人……

    柏奕完不得法。

    他小心翼翼地开口,“……我想起来了一些事情,想和你说,你有力气听吗。”

    柏灵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柏奕坐在了柏灵的床边,他有意背过身去,不去看柏灵的脸。

    “今早爹问我,那天晚上我是怎么回来的。”柏奕低声道,“……这件事还蛮诡异的——”

    “……你好些了吗?”柏灵小声地开口问道——她的声音也沙哑了很多。

    “好多了啊。”柏奕这才侧过身,发现柏灵已经翻身看向了他这边,他这时才转过身去面向着柏灵,低下头道,“不信你摸。”

    柏灵抬手摸了摸柏奕的额头,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她轻轻地吸了口气,“……那就好,那晚上……我也在,我看着他们给你清理伤口的。”

    柏奕怔了怔——望着柏灵那双红肿的眼睛,他几乎能想象到那天晚上柏灵的心情。

    柏奕垂眸,“抱歉……这些事我都不记得了。”

    柏灵摇了摇头,然后再次弓起了背,用手轻轻捂住了眼睛。

    两人沉默了许久,柏奕才接着道,“……我和世子出逃的事情,你应该都听说了。”

    柏灵点了点头。

    “和世子分开之后,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柏奕轻声道,“因为追兵里有弓有马,我只有一双脚而已,可是他们足足追了我好几里地,却始终没有追上。

    “而且在那之后,他们的箭就再没有真的射伤过我。”

    柏灵愣了一下,她犹豫了片刻,才颦眉道,“你是说……他们手下留情?”

    “不是。”柏奕看向柏灵,“是有人在暗中保护我。”

    柏灵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些。

    “一开始我只顾低头跑,所以没有感觉到,等跑得远了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他轻声道,“不过真正意识到问题还是在最后,我跑不动了,跌倒在路上,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追过来。

    “然后亲眼看到一个冲在最前面的兵无缘无故从马背上摔下来——应该是有什么打中了他。

    “我一开始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但再往后,接二连三的……所有往我这边冲的追兵都残在了半路,但当时天色太晚,我也没有了力气……等再醒过来,我就已经躺在太医院的操作台上了。”

    说到这里,柏奕顿了顿,“是十四吗?你让他去救我了?”

    柏灵摇了摇头,“他去追申将军了,和你不在一个方向……”

    “那会是谁呢……”柏奕有些意外。

    还未等柏奕细想,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喧嚣声——郑密被学徒们围着,他这段时间几乎天天往太医院里跑,来看柏家兄妹的恢复情况,可偏偏每一次都要被这群小学徒围着要求走一遍消毒流程。

    今日他一进太医院,就听说柏奕上午醒了,而且还喝了半碗粥。他心中欢喜,也再顾不上旁的许多,进门之后就直接冲着病房去了。

    。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3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