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这里不需要心理师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这里不需要心理师

    “好像是郑大人……”柏奕望向门外,听着声音猜测道。

    再回过头时,柏灵又恢复了先前的睡姿,把自己睡成小小的一团。

    “柏灵。”柏奕再次低声喊了一句,他轻轻伸手,握住了柏灵的肩膀,“你不想知道外面都发生什么了吗?”

    柏灵摇了摇头。

    她拉起被子,把自己的头蒙了起来。

    柏奕沉默了很久,才低声说道,“……总归是要向前看的。”

    “向前的人够多了,”柏灵的声音从被子下面传过来,“不差我一个。”

    “怎么会不差你一个?现在的这些,不都是当初你一手力推,我们都盼望看到的局面吗。”柏奕看向她,“眼下也还是有好多事情要做,你是这里唯一的心理师啊——”

    “这里根本就不需要心理师。”柏灵几乎立刻打断了柏奕的话。

    柏奕拉开柏灵被子的一角,望着她的脸,“你是还在为贵妃的事情自责吗?”

    柏灵没有回答。

    “不要自责了,”柏奕低声道,“……错不在你。”

    “那错在谁。”柏灵轻声问道。

    柏奕想了一会儿,宋伯宗和屈修的名字浮在心头,但这些显而易见的答案没有什么意义。

    “……总之,没有人会为这件事情怪你的。”

    “是啊。”柏灵闭着眼睛应和道,“就连娘娘都在死之前专门来见我,让我不要自责……屈老夫人死了,屈修也要死了,没有人会再怪我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柏奕斟酌着措辞,“我是想说——”

    “这里不需要心理师。”柏灵又重复了一遍。

    柏奕有些困惑地皱起了眉,“为什么?”

    “这里需要‘人’吗,”柏灵低声道,“这里根本不需要‘人’……

    “你是谁不重要,你想要什么也不重要……你站的位置才重要。

    “站在什么位置上,就要扮演好什么角色。治病也不是真的为了让谁过得好,只是病了的人再守不住规矩了,所以得治。

    “可只有病了的人才能在这里好好活。你看那些老婢女,看看老夫人,看屈修——他们过得多如鱼得水啊。自己肩上有压力往下传就好了,甩给女儿,甩给妹妹……甩给小皇子。

    “贵妃也可以把这些期望都压到小皇子身上,这样她自己就不会那么累了,可她不愿意……”

    可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建熙帝在的时候还有一个承乾宫能躲着,等皇帝死了,谁又能给她留出这方天地。

    柏灵捏紧了手心的荷包。

    ——更不要说在那个最后关头,她自己在养心殿和承乾宫之间做出的那个选择。

    宁嫔死了,哥哥反了,那么多人都把底牌押在阿拓的身上。

    每个人都开始了自己的站队。

    面对眼前的惊涛骇浪,贵妃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这几个月的咨询里,柏灵一直在做的,无非是让贵妃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她完可以阻拦母亲的控制,完可以摆脱兄长的吸血,这些禁锢就像玻璃板,下定决心去撞,很快就撞开了。

    虽然这力量完源自她贵妃的身份——她所有的枷锁,也源自于此。

    这个矛盾屈氏很早就觉察到了,但她也好,柏灵也好,都没有意识到这背后的危险。

    一切原本就不会风平浪静。

    勉强构筑的屏障,还来不及加固,就被击碎了。

    “把自己看成螺丝钉,看成牛马……看成什么都好,就是不要看成人,会不会更好呢。”柏灵轻声道。

    就像先前郑淑说的那样,让娘娘拿出叫老夫人满意的劲头,让她成为一个叫所有人都交口称赞的贵妃。

    这样……或许那天夜里,她会选择带着孩子跟随叛军逃走。

    只要人还活着,就还是有无限可能,不是吗?

    柏奕皱着眉头——这完不像是柏灵会说出来的话。

    “你在说什么啊?”

    “我在说,”柏灵低声道,“既然活在这里,就不要想着做人,去做工具,做鹰犬。那些想要挣脱的念头,最好一刻都不要有。

    “大家勤勤恳恳做事,勤勤恳恳担担子……”柏灵的声音停了停,“可能结局反而好一些?”

    “什么结局?”柏奕听得有一点恼火,“你是脑子被烧坏了吗,还是你在后悔那天根本就不应该出手?”

    柏灵摇了摇头,“……不是。”

    “那你——”

    柏奕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传来。

    “小太医气色看起来不错啊哈哈——”

    郑密一脚从门外踏了进来,他戴着口罩,也穿上了隔离服,两手湿答答的,显然也是被学徒们照例按着洗了手。

    然而从进门之后,他便觉察到,屋子里的氛围似乎有点不对劲。

    柏奕的表情有些沉闷,柏灵则背身躺在一旁,一声不吭。

    “呃。”他眨了眨眼睛,“都……能下地了啊。”

    柏奕抬眸,有些疲倦地看向他,“郑大人有事?”

    “没事,没事,就是来看看你,”郑密摆摆手,他看了看一旁的柏灵,“柏司药她……?”

    “我们都没事。”柏奕低声回答。

    郑密轻轻哦了一声,心里松了口气——这些天每次他来,都没有碰上过柏灵醒着,他也不好去把病人喊醒,只得在柏奕床边看一看,和柏世钧聊两句,然后再把当日的所见所闻送进宫去。

    这西柴房现下虽然见不着外人,看起来门可罗雀,但在外面早已是炙手可热之地——多少双眼睛日夜盯在这里,若不是甄氏借启泰帝之口下令不得任何人打扰这里的清休,只怕这太医院的门槛都要被踏破了。

    正当郑密想着应该用什么来打破当下这沉默的时候,柏奕先开了口,“世子爷还好吗?”

    “该改口喊太子爷啦。”郑密笑道,“一切都好,一切都好,外面都在关心你们俩的情形,尤其是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柏奕反应了一会儿,“甄王妃吗?”

    “对对对。”郑密点了点头,“自从那一晚在养心殿受了惊吓,皇上的身体就一直不好,这些日子都是皇后娘娘在照顾,伉俪情深啊……”

    白亮的日光从窗外投进来,柏奕听着郑密的讲述,忽然觉得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3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