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放生

第一百三十二章 放生

    这个叫李元的人,祖上荣耀,富贵却不出五代。

    到他上一辈,家族已经渐渐没落——除了钱什么也没有了。

    没有为官的人脉,也没有做生意的本事,只能守着老本坐吃山空。

    不过李元的父母都很节俭,两人一生勤勤恳恳,还是给李元留下了巨额的家财。

    为了满足母亲遗愿,李元考过了童生,又去考了秀才,但是落了榜。

    再往后他再没有去谋取过功名,而是用这笔钱游山玩水,撰写游记去了。

    《山川实录》就是李元早期的记录——序言里,作者把自己的经历部写了下来,并深切地怀念他开明的双亲。

    行文的用词非常平淡,但是字里行间却叫人觉出了深情。

    柏灵一页一页地往后翻,直到觉察到一旁似乎站了人,她抬头侧目,甄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了屋,正站在不远处看向自己这边。

    “书好看吗?”甄氏微笑着问道。

    柏灵重新将书册反扣在桌面上,然后扶着一旁的桌子,慢慢站了起来,并向着皇后躬身行礼。

    这是甄氏第三次见到柏灵,见她行礼,甄氏几乎很快就开口道,“坐吧,不要拘束。”

    宫人们这时才上前,替换桌面上的茶水。

    “好看。”柏灵这时才回答,她想了想,接着道,“感觉序言的部分比正文要好……也可能是我只读了前头的缘故。”

    甄氏笑了笑,真是巧了,她也和柏灵有着一样的感觉——这本书,甄氏断断续续看到现在,还没有读完,但序言的部分,她已经熟悉到几乎可以背下来了。

    甄氏轻声开口,“柏灵也想做远离庙堂的人吗?”

    柏灵听出了几分弦外之音。

    仅就刚刚那一会儿,她还只是就事论事地在谈自己的读后感。但仔细想想,她确实不想再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下去,也确实是一直在准备着离京的退路。

    对甄氏的这个问题,柏灵没有直接开口回答,但沉默本身已经给出了答案。

    甄氏也听懂了。

    “你们确实已经做得够多了。”甄氏声音平静,“这里的风波,有时候也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如果有路可退,任谁也不会想在这里顶着吧。”

    柏灵有些意外地看向甄氏——甄氏的目光总是很温柔,但又不是那种在宫中随处可见的低眉顺眼。

    这种温柔又笃定的女性气质,柏灵是很熟悉的。

    她有些疑惑地试探道,“娘娘这话……是愿意放我走吗?”

    甄氏心中已有了一些伤感,“你当真想走吗?”

    “想啊……”柏灵低声答道,“一直都很想。”

    甄氏叹了一声,“那……当然也是可以的。”

    柏灵怔在了那里,“……娘娘认真的?”

    “认真的。”甄氏再次回答,“我这几天其实一直在想,该给你和你哥哥赏赐些什么,你们毕竟救了太子的性命。”

    柏灵坐在那里,连谢恩都忘记了——甄氏的回答来得太突然,几乎让她一时间忘记了呼吸。

    甄氏抬眸望着眼前的窗户,继续道,“金银珠宝,奇珍异玩,或是再给你、给你父兄晋职……似乎都不合适。

    “你们不喜欢这些,对吧。”甄氏淡淡地开口。

    柏灵有些恍惚地点了点头。

    甄氏接着道,“我后来,是听说当初你父亲柏世钧曾经和皇上提出,要带你们离开京城,但没有被应允,才想到,也许也是时候放你们一家离开这里了。”

    柏灵皱起了眉头。

    甄氏的话说得那样真切,确实不像是一时的玩笑。

    柏灵回想着进宫之初给贵妃看病的情形,那时无非就是为了换得一年后一家人远离京畿的机会。

    而今皇后忽然给了这样一个承诺,说不高兴是假的……

    但柏灵既没有笑,也没有哭。

    她消化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才慢慢地松了一口气。

    甄氏望着眼前反应显得有些木讷的少女,眼中露出有几分怜爱的笑意,“不过,柏灵,我倒是真的很想把你留下来。

    “我先前就在想,先皇肯指你在太子身边伴读真是太好了。”甄氏笑着道,“你这样聪明,又能容得下他别扭的性情,倘若你肯留在宫中,我一定把你好好看护着……不会让陈翊琮,或是别的什么人欺负你半分。”

    柏灵摇了摇头,她沉眸叹道,“娘娘说笑了,太子怎么会欺负我,他会是一个贤明的储君。”

    尽管这个反应甄氏早就料到了,但见柏灵竟拒绝得如此干脆,甄氏还是觉得有一些遗憾。

    “……但他确实很看重你这个朋友,”甄氏轻声道,“既然实在要走,就挑个日子,我们一起好好道个别。”

    甄氏的这番话已经诚恳到了极致。

    柏灵百感交集,但话到嘴边也只剩下了一声“好”。

    “金人那边,大概也还有人盯着你,”甄氏轻声道,“所以,你们不能说走就走,得给你们一家换个身份。这些操作都不难……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作周密的安排。”

    柏灵心中涌起淡淡的欢喜,但也听得极为诧异。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在她面前的这位皇后,并不是一位普通的皇后。

    她允诺的这些事,也远远超过了一个皇后能做到的范畴。

    但甄氏说得轻描淡写,仿佛这些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柏灵不由得重新审视起眼前的妇人——甄氏的年纪比屈氏要年长一些,但除却了年龄,她们看起来亦是完不同的两种人,不论是情态还是谈吐……

    同样的,也是完不同的两种人生。

    柏灵第一次见到在宫中仍能活得如此自如的女性……前几日在病榻上的那些遐思,在面对甄氏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崩塌了。

    也许只是她自己太生涩,根本不懂这里的规则,所以才偏激地觉得没有人能在这里好好地活吧……

    柏灵的眼睛又有些酸涩起来。

    “对了,”甄氏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这段时间,如果你还有余力,可以去将军府看看。我前几天听太子说了上次城南营地申集川犯病的事……你当时处理得很好。你这几天能去陪他聊聊天,说说话,也是好的。”

    柏灵点了点头——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其他……我就没有别的什么事要说了,”甄氏轻声道,“你还有什么想问我吗?”

    。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