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六月不安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六月不安

    柏灵想了片刻,“……要等多久呢?”

    “我会尽快安排,最长……”甄氏答道,“一个月,应该也就够了。”

    柏灵眨了眨眼睛,呼吸慢慢变快。

    那些她曾经觉得步步维艰的东西,忽然就近在咫尺,这让柏灵始终觉得有些不大真实。

    想起甄氏方才的挽留,她终于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皇后今天会专程去太医院接她。

    也没有安插什么眼线,去盯梢她和黄崇德的谈话。

    也包括这些日子里在太医院西柴房无人打扰的清休……

    甄氏实打实地向柏灵展示了她试图挽留的诚意,没有予取予求,没有欲扬先抑……她是认真地把选择的权力交到了柏灵的手上。

    柏灵看到了这一点,但除了感激,她亦无法再勉强自己更多。

    甄氏亲自送柏灵出了三希堂偏殿的门,外面有宫人打着伞等着给柏灵遮阳。

    柏灵知道出宫的轿辇此时就停在三希堂外的宫道上,但她望着甄氏,忽然很想和这位长辈再多多相处一段时间。

    靠近一个人,就觉得心安——被甄氏注视着的时候,柏灵也有这样的感觉。

    “怎么了?”甄氏问道。

    “……就是,觉得不可思议。”柏灵认真回答,在走向轿辇之前,她回头看了看甄氏,由衷地低头祝道,“娘娘万福。”

    甄氏目送着柏灵的轿辇离去——她并不应该这么做,但她还是有些舍不得。

    有些话没有说出口,但甄氏觉得柏灵迟早有一天会明白。

    虽然她和这个女孩子只见过三次,但在柏灵的眼睛里,她看见了很多熟悉的心绪——愧疚、自责、茫然和怀疑,可能还有一些别的什么吧……

    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不论是谁,要在这紫禁城里走出一条路都太难了,成王败寇的故事里多少森森白骨,即便身居高位,一招不慎也极易折损……

    也许宫外的自由天地能让这个女孩子最终忘掉在这里发生的一切。

    如果能让这个小姑娘,像这个年纪的其他女孩子一样,好好笑一笑……那甄氏自己大概也会觉得有一些安慰。

    ……

    轿子带着柏灵回到了太医院的西柴房。

    柏灵回来的时候,柏世钧正准备往外走——今日宫中的太医院值房排着他去值夜,这个时候差不多就该动身去交接了。

    柏奕跟着出来相送,不过他看起来不大高兴,因为这一听就知道肯定是王济悬的试探。

    宫中太医院值夜的排班,这段时间基本都是王济悬亲自打理,上面交代下来,说不要打扰柏家兄妹的休息,一切以养伤为重,但又没有说柏世钧肩上的活儿也都要免了。

    再说柏世钧这几天心思一直放在照顾儿女上面,先前告的假也没有要求延期。

    这个时候安排柏世钧来值值夜班,虽然于情不合,但绝对合乎太医院的规矩。

    这也是最让柏奕不舒服的地方——太医院这帮人,正经本事没有,喂人吃苍蝇一套一套的。

    柏灵安安静静地听完了事情的原委,柏世钧在一旁等着她再劝一劝柏奕,谁知道柏灵一言不发地抱住了柏世钧的腰。

    “爹别去了。”柏灵轻声道,“我不想再躺在这儿了,想回家……”

    “……诶?”

    柏灵箍紧了柏世钧的手,“我们回家吧。”

    柏世钧心里暗暗惊了一下——这两个孩子自从懂事起,就变得有点太懂事了。省心归省心,却也时常让柏世钧觉得有点寂寞。

    至于说柏灵像今天这样抱着他说想回家……基本是没有的。

    于是他半蹲下来,避开了柏灵的伤口,扶着女儿的手臂解释道,“这样不好,主要还是爹没有事先和院里打招呼,所以呢……”

    “那也是王济悬统筹失察的错,”柏灵低声答道,“上意是,不要让人干扰了我和柏奕养病。我们回家不能没有人照顾,所以爹不能去忙别的。

    “太医院值夜这么重要的事情,王济悬还是要在这种时候派给你,可见他是没有把旨意放在心上。

    “晚上回去,我们就写折子告他。”柏灵低声问道,“好不好?”

    院子里的学徒们都听着,大家看热闹不嫌事大,听到这儿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

    柏世钧连忙肃了容,让身旁围观的学徒们都退下去,他前后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点头道,“好吧,爹带你们回家。”

    从太医院到陋巷,三人坐着太医院的马车一路晃晃悠悠地回去。

    “今天进宫都发生什么了?”柏奕问道,“看你好像心情好了很多。”

    柏灵刚想开口,又摇了摇头,“……好事情得藏一会儿,提前说出来了的话,就不灵了。”

    柏奕反而好奇起来,“……黄公公是有什么好事和你说?”

    提及黄崇德,柏灵的表情又微妙地低落了一些。

    她摇了摇头,“好消息是皇后娘娘和我说的,黄公公找我,主要是……”

    柏灵的声音略停了停,她看了看坐在身旁的父亲和柏奕,心里忽然升起了一阵强烈的依恋。

    “主要是什么?”

    “……主要是他有点不放心我是不是真的好了,”柏灵笑着说道,“所以一定要亲眼看看。”

    柏奕和柏世钧都有些意外——像黄崇德这样一个稳坐司礼监头把交椅的掌印大太监,为什么会这样记挂柏灵的安危。

    但柏灵显然是不打算解释的,于是父子俩也就当风过而听一听。

    他们等着柏灵藏在心里的那个好消息。

    日子就这么安静地往后推。

    柏灵守着心底的消息,忽然感到生活再次有了一个盼头,她时常去将军府做客,在申集川的面具被打落之后,他整个人都消沉了下去。

    六月末,一匹快马累死在了平京城的北门。

    马背上的送信人顾不得身下的坐骑,马死了,他便靠着双脚一路飞奔,直至内阁兵部的大门。

    很快,张守中便亲自揣着这封急报,沿着宫廷的中轴线直接去到了启泰帝的御塌前。

    他带来了四天前,从靖州府传来的消息。

    一切如同常胜先前所料,金人的兵马正在集结。信中,常胜一字未提屈家之事,在向新皇恭请圣安之后,笔锋一转便问起了申集川的情形。

    直到这封急报送入京城,所有人才惊悉——北境的涿、鄢、抚、靖四州,从四天前开始,就已经提前开始了战前戒严。

    。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3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