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七章 松动

第七章 松动

    自从立冬以后,天黑得就越来越早了。

    陈翊琮下午专程去了一趟神机营的兵器厂。冬日干燥,且这几天里既没有雨也没有雪,一处存火药的仓库在早晨发生了爆炸。

    所幸和神机营有关的一切营部都设在了荒郊,且兵器厂也和兵营相隔甚远,所以这次爆炸既没有伤及到平民,也没有对神机营的部队带来严重损伤。

    然而爆炸后,那里燃起了大火——而原本这个月月底就要运向北境的一批火铳和火炮也在那个仓库附近保存。有六个负责火药库看守的士兵当场殉职,余下的十几个伤员大部分都是在救火过程中或轻或重地被灼伤。

    张守中在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当即进宫禀告,陈翊琮也坐不住了,两人带兵立刻前往现场确认损失。

    和从前那些只能带来“心理威慑”的火器不同,这一批枪炮是真正有可能被投入实际战斗中使用的装备,陈翊琮一向对它们的表现寄予重望。

    ……

    深夜,衡原君果然等到了传召。

    少年已经在养心殿里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等他。

    十七岁的陈翊琮永远精力充沛,尽管在返程的时候他还浑身疲惫,但在他弃马换车,并在车上睡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又恢复了精神。

    由于一下午的额外出行,他不得不挑灯夜战,把下午堆积起来的公务先处理完。

    屋子里不算暖和——待在太暖和的地方容易犯困,所以陈翊琮特意让人移走了几盆暖炉,只留下一个小手炉放在怀中。

    衡原君踏进了养心殿的长廊,尽头的陈翊琮没有抬头。

    他在灯下摆了一道矮矮的桌案,案头上堆着文书奏章。

    灯下,衡原君看见陈翊琮穿得也不多——十六七岁的男子,一多半都不会怕冷吧。

    “陛下看起来心情不错。”衡原君开门见山地说。

    “是啊,”陈翊琮随口应道,“让皇叔久等了,坐。”

    衡原君安静地坐了下来,卢豆在他的身前放了一盏热茶,他端起饮了一口,低声道,“下午出了什么事?”

    “北郊的一处库房炸了,”陈翊琮低声道,他的目光没有离开手里的奏折,“不过还好,关键的物资没有折损,只是有些弹药少不得再重新返工了……”

    说罢,陈翊琮停下了手中的笔,“北郊兵器库爆炸的事情,皇叔现在才知道吗?”

    “是啊。”衡原君答道。

    陈翊琮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也是。”

    在一旁伺候着的卢豆听着这没头没尾的对话,心里有些疑惑。

    大殿里的红烛越烧越短,陈翊琮依旧在看今日司礼监整理过来的手书,他手边的茶盏从热转凉,又换一盏热的,不过他从头至尾也没有喝上两口。

    衡原君沉默地坐在陈翊琮的对面,他沉眸望着自己身前的投下的影子,偶尔也抬眸看一看少年。

    在陈翊琮身上,衡原君似乎看见建熙帝和甄氏正同时活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翊琮终于再次抬头,他看向卢豆,“……把这些送去内阁,亲手交给孙阁老;这些送去司礼监,让徐直和袁振好好看看朕的批注。”

    卢豆凝视着陈翊琮的神情,他在说后半句话的时候明显有些不快,卢豆乖巧地抱起所有的文书和纸笺,心中拿捏着一会儿的态度,悄然从养心殿退了出去。

    陈翊琮这时才真正认真看向眼前的衡原君,他的案台上,现在只剩下一道薄薄的绿纹奏章。

    三年前,在整理母亲遗物的时候,陈翊琮发现了一封甄氏的书信——那是父亲还未登基的时候,她在某天夜里,在恭王府中亲笔写下的。

    信中,甄氏详细地写下了这些年来由她经手的见安阁所做过的一切。

    在这封信里,陈翊琮见到了一个自己从未了解过的母亲。

    一个杀伐果决的,令他感到陌生的母亲。

    信的末尾,甄氏写到了衡原君,她只给出了两条建议。

    第一,彻底拆解见安阁,过往一切部功过相抵,不要再追究其中的是非曲折,饶过所有人;

    第二,将衡原君永远囚禁在沁园,切断他和外界所有的联系。

    事实上,这三年来,陈翊琮也是这么做的。

    甄氏死后,衡原君亦消沉了很长时间,期间,陈翊琮曾带着疑问前去探望,并将甄氏的信直接丢在了衡原君的病榻前。

    衡原君两手颤抖地读完了文,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信原封不动地交还给了少年,第二日便彻底交出了所有见安阁旧员的名单。

    于是沁园的大门又重新上锁,这三年来一切彻底恢复到从前的日子。

    直到上月月底,陈翊琮从北镇抚司召来了韩冲,命他亲自去一趟沁园,问衡原君一个问题——

    是否愿意重组见安阁。

    而如今,这道绿纹的奏章,便是衡原君在几日前给出的回复。

    陈翊琮已经看过了,衡原君在给出了一个简略的计划,和一系列的疑问——陛下究竟为什么要重组见安阁,而根据不同的目的,那个简略的计划其实可以做出许多的调整……

    陈翊琮的食指和中指按压在奏折的边沿,他极轻地敲着硬纸外壳。

    “朕一直有个疑问。”烛光下,陈翊琮的表情有些令人难以捉摸。

    “陛下请说。”衡原君低声道。

    “我母后这样对你……你不记恨吗。”

    陈翊琮望着衡原君的表情,哪怕最细微的变化也不愿放过。

    不过衡原君的表情,由始自终都未曾有过波澜。

    “她只是做了,她应该做的事情。”衡原君温声说道。

    陈翊琮望着眼前滴水不漏的衡原君。

    “那……我们可以说一说正事了。”

    这一晚,陈翊琮就衡原君奏章里的提问依次给出了回答,只不过少年给出的答案,从头到尾就没有几句是实话,而是虚虚实实交叠在一起。

    但这并不是说,去沁园相邀只是他的一时兴起。

    自从去年北巡归来之后,陈翊琮就经常像今天这样,让卢豆去将朝堂上当日发生的事情说给衡原君听,而后衡原君再回复一道短评或是长评。

    这些评论会被卢豆带回养心殿,供陈翊琮阅览,其中有一些他觉得确实有道理,另一些令他感到嗤之以鼻。

    还有一些……他不是很明白。

    这大抵是因为,衡原君有时会把话写得很直白,有时则写得晦涩。

    陈翊琮从不对衡原君的这些评论给出回复,不论他对这字里行间的潜台词有多好奇,所有从沁园递来的字条,他一概阅后即焚。

    少年觉察到了自己的稚嫩,所以谨慎地和沁园保持着距离。

    而在这三年之中,衡原君也确实沉寂着。内宫的沁园如同一潭死水,再没有溅出过半点水花。

    而今,陈翊琮觉得是时候改变了。

    。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3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