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四十章 去意之坚

第四十章 去意之坚

    这天夜里,陈翊琮再次站在了沁园的门口,他望着高处老旧的“沁园”二字,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卢豆有些不解地上前,“皇上?咱们现在是……”

    陈翊琮收回了目光,低声道,“去通传吧,朕来了。”

    夜间的沁园一片沉寂。

    这几日里,因为自己的封禁,沁园里甚至没有来得及雇仆从,地面上的积雪还保持着它本初的样子,除了卢豆留下的那一串脚印,再没有其他痕迹。

    陈翊琮走在这寂静而寒冷的庭院中,脑海中却始终停留在傍晚时发生在柏灵小院中的画面。

    不知不觉,他来到了衡原君的偏院。

    衡原君依旧没有来得及出来迎接,此刻他刚刚走到院门口,见到陈翊琮,便俯身跪下行礼。

    陈翊琮淡漠地看了他一眼,“平身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近屋中。

    看得出来,衡原君这里用来取暖的炭应该是已经用完了——屋中生起的炭盆是新烧起来的,且那些两侧镌刻着暗红色花纹的条炭,明显是养心殿的专供。

    陈翊琮扫了一眼屋子,“今天这里就你一个人吗?你的那个侍卫呢?”

    “入夜之后想喝一种松针。”衡原君笑道,“家里已经没有了,所以让他出去找找。”

    “哪种松针?”

    “麓州松针,”衡原君轻声道,“一般是产自麓州和蜀州边界的山林里,最近平京的茶行也陆陆续续上架了……”

    陈翊琮冷哼了一声,“……朕说了不准踏出沁园一步,你就这样当耳旁风吗?”

    衡原君笑起来,他轻声道,“要是今晚喝不上这茶,臣就不活了,也不劳陛下动手。”

    “你哪儿来的钱?”

    “韩冲的俸禄。”

    “他给你当差,你还要花他的钱?”

    “他愿意。”衡原君坦然答道。

    “……简直无耻。”陈翊琮甩袖说道。

    “韩冲的命是臣的恩师救下的,”衡原君笑了笑,“恩师将他留给臣,那他这条命,也就是臣的。”

    陈翊琮稍稍有些意外——他知道衡原君口中的“恩师”,其实就是自己的外公,甄以疏。

    陈翊琮从来没有见过甄以疏,但外公在他心中一直立在一个很高的位置,母亲甄氏曾经和他讲起过一些关于外公的轶事——譬如当年他是如何一点点将持家主事的本事交给女儿,又是如何与甄氏对辩朝堂旧事……

    “但皇上不用担心,”衡原君轻声道,“臣这几日确实什么都没有做……韩冲能出府,也是因为除了给我当差,他还兼有北镇抚司的旧职,这几日大部分时间他都在那里,行踪陛下可以去查。”

    陈翊琮冷冷望着他。

    衡原君淡然笑了笑,“不过,皇上今日来,应该也不是为了这些旧事吧。”

    他再次咳了几声,而后慢慢坐在了近旁的坐塌上。

    “朕看到你给柏灵送的棋谱了。”陈翊琮冷声道,“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什么……‘什么把戏’。”衡原君轻声问道,“皇上可否,把话说得再明白一些。”

    “你假惺惺地把棋谱送去给她,博她的信任,背地里呢,又跟朕污蔑说什么她要离京,要逃走,”陈翊琮微微眯起了眼睛,“你究竟想对柏灵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针对她!”

    衡原君轻声开口,“柏司药要走这件事——”

    “朕不信她会走!”陈翊琮厉声打断道,“朕今天是来问你,你这样阳奉阴违、包藏祸心,到底是想做什么!”

    衡原君微微舒眉。

    他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慢慢思索着应当怎样回答。

    良久,他才垂眸轻叹,“那不是包藏祸心,陛下。”

    “那本棋谱是臣亲手写下的,您既然看过了,便应当知道那也是臣的心血之作……臣不会拿这样东西,当儿戏。

    “送她棋谱,是真心的。”

    衡原君望向了陈翊琮。

    “……至于说,将她的出逃告知陛下,臣也有自己的理由。”

    “真心,”陈翊琮皱起了眉,“你有什么真心?”

    “在这三年里,柏司药一直是个极好的学生。”衡原君笑着道,“不畏难,肯钻研,心思细腻,态度又诚恳。能教这样的弟子下棋,是一桩乐事。且臣自己也从中领悟到许多……从前不曾想过的事情。

    “所以《清乐集》一经编成,臣就立刻让韩冲送了过去……”

    衡原君说得很慢。

    每说一两句,几乎都要稍稍停一停。

    “但你一直坚持柏灵要走,证据呢?”陈翊琮冷声道,“证据在哪里?你和朕说这件事的当天夜里,朕就派人去查过了,什么柏农安家的柴房后面放了行李——根本没有!

    “他们那一日去何庄的驴车朕都已经找到了,两个人除了一筐背篓,根本就没有带任何行李!”

    “皇上,韩冲那一晚见到了,便是见到了,臣相信他。”衡原君轻声道,“不过正如皇上所言,臣在当下,确实只有捕风捉影的消息,没有任何实证……”

    陈翊琮怔了一下,正要反驳,又听得衡原君道,“若不是那夜臣意外派韩冲去送棋谱,臣也不会起疑。

    “然而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臣倒推着想想,才觉得一切合理。

    “以柏司药冰雪聪明,就这么隔靴搔痒地查,大概也查不出什么明显的线索。臣又深居简出,自然难以拿出什么凭证……无非是想到昔日的旧信,再想想这些年和柏司药的相处,自然也就明白了柏司药去意之坚。”

    陈翊琮固执地微沉了下颌,“……朕不明白。”

    “真的吗,”衡原君笑了笑,“即便是臣,这些年与柏司药相处下来,都时常能在她的身上看到故人的影子,皇上却……看不出吗。”

    陈翊琮的眼睛陡然睁大,目光中旋即覆上了一层冰霜。

    他隐隐觉得,衡原君似乎也觉察到了一些他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想法。

    这三年来,每个知道三希堂那个夜晚发生过什么的人,都对此缄口不言——那是皇帝不可触碰之痛。

    一时间,少年陷入沉默,他甚至分辨不出自己究竟是因为震惊,还是因为恼怒。

    然而衡原君表情依旧淡泊。

    “这宫门似海,倘若像她那样的女子都不能得以善终,柏司药又怎么可能……留下来呢?”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4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