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四十一章 轮回复现

第四十一章 轮回复现

    陈翊琮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

    “你是在说,朕也会成为像我父亲那样的皇帝?”陈翊琮的声音里透出了杀意,“你是这个意思吗?”

    衡原君摇了摇头。

    “臣这么说,也只是想让皇上明白柏司药的处境。”衡原君轻轻叹了一声,“臣说过了,不论是赠予柏司药棋谱,亦或是将这个消息告知皇上,臣都有自己的理由。”

    说到这里,衡原君的眉头终是有几分苦涩地皱了起来。

    “被信赖、亲近之人设防,甚至视为潜在的威胁……终究,不是什么好滋味。”他低声道,“我太了解了……所以思前想后,一番犹豫,终究还是忍不住将这件事说与皇上听。”

    “逝者已逝,”衡原君轻声道,“何必继续自苦,皇上不如顺水推舟,就这么放柏司药一条生路,于她于您,都是一桩——”

    “住口!”陈翊琮再次打断了衡原君的话,“再胡言乱语,朕现在就杀了你。”

    他撑住了近旁的桌沿,目光微红。

    “朕要证据。”他直直地望向衡原君,“朕不要听这些捕风捉影的话,朕要证据!”

    “……臣,办不到。”衡原君轻叹了一声,“臣已经是半个——”

    “你要用什么人,要查什么事,朕可以给你配。”陈翊琮的声音压得极低,近乎沙哑,“这样也办不到吗?”

    衡原君笑了笑。

    “那么,办得到。”

    “朕只给你三天时间。”陈翊琮的眼中透露出帝王的锋芒,“三天,给朕一个确切的答复,倘若办不到,你也不必再在这间沁园里住下去了,朕自会给你安排一个合适你的住所。”

    “臣……明白。”衡原君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丢下这句话,陈翊琮飞快地踏出了沁园偏院的大门。

    这间庭院让他觉得憎恨,甚至恶心,他一刻也不想再看见衡原君的脸,更不愿听他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

    午夜的沁园寒冷孤寂,陈翊琮走在雪地之中,忽然觉得一阵鼻酸。

    内心深处他忽然觉得自己还是那个需要人照顾和安慰的小孩子,需要人摸摸头发,需要人为他擦去脸上的眼泪。

    可是那些疼他爱他的人都已经故去,也再没有人会像母亲那样抱着他,哄着他。

    这样的人,也许到死都不会再有。

    他伸手拂去不断从眼眶中涌出的热泪,一声不吭地往前走,在雪地上留下一道长痕。

    ……

    衡原君半梦半醒地躺在卧榻上,直到屋门打开,他敏锐地睁开了眼睛。

    韩冲果然带着一纸袋麓州的松针回来了。

    就着今夜因为陈翊琮驾临而凭空多出来的木炭,衡原君熟练地开始烹水。

    “属下回来的时候,看见守陵人差不多走了三分之二。”韩冲在衡原君的炉火旁席地而坐,“看来明公料中了。”

    “嗯。”衡原君的眼睛映着炉火的橘红色暖光,这火光也让他的脸呈现出一种难得的血色。

    “……但明公到底是怎么确定柏灵要走的?”韩冲微微皱眉,“属下并没有看到什么行李,即便对峙时属下一口咬定看见了,也只是口说无凭而已。”

    “这件事不需要凭证,你一口咬定看见过就可以了。”衡原君看了韩冲一眼,“你就是凭证。”

    韩冲不置可否地沉默下来,良久,他低声道,“但属下这几日还是一无所获。”

    雪水二滚,衡原君没有立刻回应韩冲的话,他提起一旁的竹筒开始烫杯。

    不多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便在屋子中弥散。

    麓州松针的茶香非常特别,它带着某种松柏的气味,初闻时有一阵似有若无的甘甜,茶苦之中又带着几分醇厚,咽下以后原本的微苦便化作一种略略有些辛辣的清香。

    这种变化,令衡原君脸上少见地浮起几分带着惬意的微笑。

    “你受过伤,受了伤什么时候最疼,你肯定明白。”衡原君笑着道,“挨下第一刀的时候并不是最难忍受的,往往都是愈合的时候才叫人煎熬。而如果伤口没有长好,对着原处再捅一次,那才痛不欲生……”

    “人都是这样的,越怕什么,就越琢磨什么,一点一点,把自己的恐惧饲养成猛兽。

    “所以啊,韩大人。这个故事不需要我们说圆。”衡原君轻声道,“把线索抛出去,剩下的事情,皇上会自己把它补完的。”

    说罢,他将杯中剩余的茶水一饮而尽。

    “那明公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炉火闪耀,衡原君默然凝视着眼前的微光,忽然又想起柏灵来。

    “可惜了。”他轻声叹道。

    “先把柏灵身边的那个暗卫控制起来。”

    衡原君轻声道,他望向韩冲,“具体怎么做,是正面对抗还是做局捕捉……你自己判断。有哪里需要帮助,就告诉我。”

    ……

    次日一早,柏家的三人依旧照常醒来。

    洗漱、吃饭、例行检查药箱、洗碗……然后出门。柏灵和柏奕像往常一样,走在柏世钧的两侧。

    柏奕还想着昨日突如其来的指婚,柏灵亦比往常要来得沉默。

    柏世钧左看看,右看看,“……你们今天都有心事啊。”

    “是啊。”柏灵答道,她叹了口气,轻声道,“咱们家又有小尾巴了。”

    “什么?”柏奕愣了一下。

    “今早十四告诉我的,昨天后半夜,咱们家附近多了可能至少五六个盯梢的锦衣卫,其中有两个,是和十四同级别的暗卫。”

    柏世钧皱起了眉头,“你们又怎么啦?”

    柏灵没有回答,只是挽着柏世钧的手臂道,“昨天让爹把已经改好的文稿都做一遍整理,爹做了吗?”

    “做好了啊,”柏世钧答道,“不仅是把顺序都整理好了,我用绳子把它们按卷打包了起来,这样之后就不会手痒又去改了——剩下的基本都是文句上的增删了,再改下去也没意义。”

    “好啊,”柏灵点了点头,“爹的书稿放在了哪儿?”

    “就在我床板下头的那个箱子里,我上了把锁,这样不容易被耗子啃。”柏世钧说道,“怎么突然想到要督促我整理书稿呢?”

    柏灵笑起来,“还不是因为爹每次一改文,就把定稿和废稿都丢得到处都是,乱糟糟的叫人烦得很……”

    “既然那部分已经整理完了,”柏世钧笑道,“等明日我就亲自把它们送去书肆,看能不能先刊印一部分——”

    “不急。”柏灵笑着道,“书稿爹先收着,等完稿的时候,再一道送去吧。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4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