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七十八章 好久不见

第七十八章 好久不见

    柏灵有些意外,院子里歇着的其他几人也一起围了上来。

    “是从哪儿听到的?”柏灵问道。

    “是鸨娘和吴师傅聊天的时候提到的,当时我就在旁边……”艾松青跑得有些急了,这会儿有点喘不上气,“说这个夜场是专门给林大官人的一个爱妾点的。”

    “爱妾?”柏灵轻声重复了一句。

    “对……也不对,妾也算不上,没有名分的。

    “这个姓林的是个商人,和咱们鸨娘是老朋友。一年回不了平京几次,今年连年节都没在家过,不过……再过几天就回来了。

    “他的这个小妾,就是前几年从咱们鸨娘手里卖出去的,林大官人给她在南边买了个宅子,喜欢得不得了。

    “这次林大官人回来,也是瞒着家里的夫人,打算先在那个小妾宅子里住上个三五天,再回家去。

    “‘不要专门梨园行的去唱,就想听听新人的声音’的要求,也是这个小妾提的。这个林大官人出手可真是阔绰啊,就咱们这些人临时组的这帮人去唱一晚,他光定金就付了三百两……”

    “天呐!”其他几人惊叹起来,“这么多?”

    “是啊,还不知道鸨娘私底下和他谈的价钱到底是多少……肯定比这定金多多了!”

    “这么说来……”柏灵忽然想到了什么,“那天傍晚在屏风后面挑人的,可能就是那个小妾?”

    “对!鸨娘下午说了,是她亲自来选的人,就算咱们唱得不好,也不是百花涯梨园的责任,本来么……也就是图个乐子,热闹一晚。”

    听到之后是要去给女眷唱戏,周遭的几人都松了一口气——她们之中也有不少人,家里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请戏班到自家来唱一出,这个相似的场景让大家稍稍放下心来。

    “其实原本就不用怕,”一人说道,“鸨娘说了的,前三个月都不会让咱们去碰皮肉生意。”

    另几人也笑着附和。

    这天午夜,她们又被龟爪子带着去外面的澡堂洗澡——这仍旧是规矩,梨园里的澡堂子不对她们这些人开放,她们还是得等大部分客人走了之后,去洗外头澡堂里的最后一汤热水。

    二月,天气渐渐回暖,但夜里还是很冷。龟爪子们抱着鞭子等在外头——他们不干等,而是坐在一处打牌,余光时不时抬头看看。

    有了先前出逃打死的前车之鉴,女孩子们在逃跑这件事上动的年头确实少了。

    沐浴之后,柏灵用梨园里的毛巾包着头发,抱着来时的脏衣服,坐在外头等着。

    在夜间的灯火里,柏灵看见脚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蚰蜒。

    她本能地一惊,倏地站起了身,往一旁靠了两步。

    然而等她再往那边看去时——蚰蜒不见了。

    柏灵有些慌乱起来,她今天穿的是草鞋,连袜子也是没有的,偏偏四下昏暗,风吹草动里,晃动的影子就像暗处的长虫,让人不安。

    她反复张望着脚边的地面,忽然发现身后多了一个身着锦袍的男人,还未等柏灵抬头,那人就抓住了她的手,瞬间将她拉进了近旁的暗巷。

    柏灵刚要惊叫,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真的是你……你没有死!”

    她抬起头,眼前是一张因为惊喜而微微颤动的脸。

    柏灵愣了一下——这张脸,她太熟悉了。

    是曾久岩啊!

    曾久岩眼泪都要落了下来,他两手紧紧抓着柏灵的肩膀,一时之间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柏灵只觉得眼眶一热,她握住了曾久岩伸来的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你怎么会在这里?”曾久岩强忍着鼻酸问道,“是被人救了,然后又被卖到这种地方来了吗?”

    柏灵摇了摇头。

    曾久岩又拉起柏灵的手腕,转身就要带她往外走,“你现在是哪一家的姑娘,你带我去,我赎你出来——”

    “等等!”柏灵的手忽然用力,紧紧扣住了曾久岩的手腕,“久岩,停下!”

    曾久岩有些疑惑地停住了脚步,“……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不管多少我都给得起。”

    “不是的。”柏灵摇了摇头,“你赎不了我。”

    “为什么?”曾久岩又回转过身,“这地方我比你熟,就算你的鸨娘再难说话,我也能找着办法带你出去,你相信我啊!”

    “我信你,但我不是被人卖到这里来的……我被放逐到这里是皇帝的旨意。”

    “……什么?”曾久岩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捅了陈翊琮一刀。”柏灵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左肩,“在这里。”

    曾久岩的眼睛一下瞪圆了。

    他若有所思地皱起眉头——许多事情,他一下就明白了。

    为什么陈翊琮在出了年节以后就突然病重,不能早朝,为什么人人进宫问安,他除了内阁的孙、张二人,其余一概不见……

    “我没有死,投湖只是陈翊琮的障眼法,那段时间我一直被他关在宫里。如今我虽然出了宫,也一样是戴罪之身,还不知道有多少眼睛正盯着我呢。”

    曾久岩听得心中掀起惊涛,只觉得一阵反胃恶心。

    他捏紧了拳头,又强行抑住了心中的怒火。

    曾久岩在暗巷里左右踱步,而后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看向柏灵,“……那你是走教坊司那边进来的,是么?”

    “对。”柏灵点了点头,“这边从教坊司里出来的姑娘一般都是什么出路,久岩清楚么?”

    曾久岩点了点头,“一般都是等到五月中,这儿会起个台子,把那些姑娘一个个牵出来喊价。”

    “也是直接卖人?”

    “对,教坊司里出来的人也分三六九等,你这种情况的背景都比较复杂,百花涯也不敢留,一般都是直接卖了——只不过五月中的那个牙行买**较特别,能上那儿买人的,背景都不简单,而且大都能出得起高价。”

    “多高?”

    “看人,”曾久岩轻声道,“我去看过几次热闹,很少有千两以下的身位,真要是两边抢了起来,能砸出万两黄金的也大有人在。”

    听到这里,柏灵是真的松了口气。

    “真有钱。”

    如她猜测的那样——鸨娘之所以这段时间只让她们干活儿,却从不放她们进烟花柳巷做事,大抵也是出自这个考量。

    “那我这几个月,应该都不会有事了……”柏灵轻声道,“久岩不用为我担心。”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9446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