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八十章 正经堂会

第八十章 正经堂会

    深夜,睡梦中的孙北吉忽然觉得有人似乎在喊自己,他隐隐觉得自己可能又在做梦,可那声音越来越大,还伴随着摇晃……孙北吉一下睁开了眼睛。

    “老爷,皇上来了。”一旁的下人低着声音说道。

    孙北吉哼哼唧唧地呢喃了两声,还有些不明就里。

    “……哪个皇上?”

    那下人没有回答,只是递来一块热毛巾放到孙北吉的手上——热巾敷面,孙北吉终于清醒了过来。

    “皇上已经坐到前厅了,等您过去答话呢。”

    等他换好衣服,来到前厅,陈翊琮披着斗篷,背立在窗前。

    “皇上这是……”孙北吉刚要开口,看见近旁桌案上放着的奏折。

    他心中一笑,顿时明白了皇帝今夜的来意。

    “我来问问阁老,这是什么意思。”陈翊琮阴沉着脸,“朕让你们拿主意,你们拿的就是这种馊主意吗!?”

    孙北吉微微扬眉,“看来皇上不喜欢这个处置——”

    “朕当然不喜欢!”

    孙北吉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那皇上当初为什么要照准呢?”

    陈翊琮微微咬紧了牙齿——这件事无论如何都是自己理亏,那个“准”是他自己写上去的!

    “当时朕正在高烧,伤势又重,难免糊涂!你也和朕一样糊涂吗!?”

    陈翊琮右手甩袖,看向别处,“朕已经派人去百花涯了……现在来这里,是来听你一个解释,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最好给出一个让朕信服的理由!”

    “……好。”孙北吉点了点头,“那老臣来解释。”

    孙北吉回过头,低声对近旁的老奴说了一句什么,那老奴很快离去。

    “皇上稍等。”孙北吉轻声道。

    陈翊琮冷哼一声,在近旁的椅子上直直地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那老奴呈来一本厚厚的本子,孙北吉接过,而后又放到皇帝右手边的桌案上。

    “这是什么?”陈翊琮问道。

    “是柏司药这些天来的每一日的日程。”孙北吉轻声道。

    陈翊琮望了他一眼,迅速翻开——这里面每一页都粘着一张信笺,信笺上记录着日期,每天都是一行字,譬如「升明四年二月二,两餐,清扫楼宇」「升明四年二月七,三餐,清扫楼宇,沐浴」……诸如此类。

    非常平淡。

    “就这些?”

    “对,”孙北吉缓缓开口,“柏司药是插在教坊司的罪属里进的百花涯,前三个月是观候期,还不算真的入籍。

    “正如皇上所说,当时您在病中,情况危急,将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老臣来做,老臣不会鲁莽行事。”

    “这些记录是谁做的?”陈翊琮问道。

    “这一点,韩冲韩大人帮了不少忙,百花涯里有一些锦衣卫的眼线,他们日常会盯梢着……当然,柏司药会吃一点苦头,但不会出什么大事,这一点,圣上大可放心。”

    孙北吉说着,抬头望了陈翊琮一眼,“……这件事老臣在折子后面也写了,皇上也没看吗?”

    陈翊琮面无表情——确实没有看完。

    “罢了。”他丢下手中的书册,站起了身,“难为你考虑周全。”

    孙北吉往后退了一步,站在原地躬身行礼,然后目送陈翊琮大步离开这里。

    今夜的百花涯可谓人人自危——最热闹的夜半时分,道路上忽然冲进来大批的锦衣卫,他们驱散了人群,将所有歌姬舞姬赶回楼中,清空了道路。

    没人知道是什么人要来,但从这个架势看,来者必定是什么贵人……

    陈翊琮从头到尾批着黑袍,戴着兜帽,在锦衣卫的带领下,他乘船去到百花涯腹地的梨园,然而才一上岸,便有锦衣卫提着一个五大三粗的鸨娘过来。

    鸨娘吓得瑟瑟发抖,他望着眼前身形挺拔的黑袍青年,完全摸不清对方的来历。

    “她是谁?”陈翊琮颦眉,“我要的人呢?”

    “回禀——大人,”锦衣卫答道,“教坊司的那批罪属今夜不在梨园中,出去了。”

    陈翊琮心中一沉,“去哪儿了?”

    锦衣卫瞪了近旁的鸨娘一眼,“说!”

    “大人饶命!您是落了哪位佳人在奴这儿啊,是奴家有眼不识泰山……”

    “别扯这些,人去哪儿了?”

    “去……去城南林大官人家的宅子里,唱堂会了。”

    “堂会?”陈翊琮皱起了眉头,他想起方才在孙北吉家看到的记录,“那不是好几天以后的事情吗?”

    “林大官人那边……出了点……小状况,所以就……提前到今晚……”鸨娘吓得哆哆嗦嗦,末了又补充一句,“都是……正经堂会。”

    陈翊琮望向一旁的锦衣卫,“带路。”

    一众锦衣卫旋即撤离,在夜色中如同迅速调转方向的鱼群,在那黑袍人的命令下沿岸离开。

    ……

    柏灵此时刚刚下车,望着不远处没有挂牌匾的宅院大门,隐隐觉得这里有些阴森。

    被赶下车的女孩子们有些畏惧地缩在一起,大家今夜都是在睡梦中突然被喊起来,然后临时被送上车,带到了这里来。

    老师傅没有跟来,鸨娘也没有跟来,押送他们过来的就只有五六个龟爪子而已。

    这实在有些不寻常。

    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听到外头的声音,急急忙忙地从里头赶了出来。

    “怎么这会儿才来?”那管家瞪圆了眼睛,“这都等多久了?”

    “这事儿真不赖我们,”走在前头的龟爪子道,“说好的是三天后啊,你们搞的突然袭击,我们今晚上能过来就不错了!”

    “行行行,赶紧的。”老管家看了看不远处的女孩子们,“就这些人了是吧?”

    “对。”

    “快带到后台去换衣服,”老管家催促道,“再拖下去我们老爷眼泪都要哭干了!”

    “走——!”龟爪子潇洒地挥了挥手,女孩子们听话地跟从着他指引的方向,踏进了林宅的门槛。

    经过那老管家身侧的时候,柏灵忽然停下了脚步,问道,“请问……后台有会勾脸的师傅么?这次太急,老师傅没有跟来——”

    “不用勾脸!”老管家大手一挥,“你们今晚只管上台,唱就完事儿了!”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9576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