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八十四章 新居

第八十四章 新居

    林宅戏园子里的歌,唱了一夜。

    两个女孩子从深夜一直待到了破晓,时候一到,戏园子的正门被推开,老管家带着人站在外头。

    “可以了。”老管家的脸色带着与昨夜截然不同的恭谦,“两位姑娘辛苦了。”

    几个家丁从侧面上台,将跪坐在地上的艾松青扶起,可一站起来,艾松青才觉得脚上麻得厉害,走不动道——未曾想,近旁的家丁竟没有直接将她拖下去,而是小心地松开手,在一旁等她恢复。

    “两位姑娘在这儿唱了一晚上,这会儿应该是饿了吧?”老管家陪着笑,“外头的院子备了一些早饭点心——”

    “多谢,”柏灵咳了几声,她的嗓子已经哑了,“有水吗?”

    “有!有有!”老管家连忙转身,另一个家丁将随行带着的茶壶和茶杯递来,老管家亲自倒了水,递上了台。

    柏灵一时有些诧异——这位老管家昨晚是如何倨傲,她还历历在目。这会儿态度忽然骤转……不知是发生了什么。

    在喝茶润喉之后,柏灵和艾松青跟着管家一起离开了这里。

    离开之前,两人走到棺椁前稍稍欠身,算是告别。

    ……

    回程的路上,所有人都是一片沉默。

    车上,柏灵靠在艾松青的肩膀上睡着了。

    艾松青隐隐觉得大家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和柏灵,但当她迎着那些目光望过去的时候,其他人又躲开了。

    熬了一宿,这会儿正是疲倦的时候,但艾松青却没有半点困意,她在颠簸的马车上抱紧了双膝,脑海中昨夜的一切挥之不去。

    日光从车窗的缝隙里洒下来,晒在艾松青的手臂上,微微有些发热;

    柏灵的身体和脑袋压在她的身侧,有些沉沉的;

    行车时轱辘的吱呀声从她们的座下传来……

    所有的触感,所有的声音,都让艾松青感到一种奇异的陌生,大抵是人生中第一次这样勇敢,好像一夜之间踏碎了某条锁链——明明此刻仍被囚于车马之中,却忽然觉得世间诸事可为。

    车很快停在了百花涯的某条巷口,车帘被龟爪子们从外面掀开,女孩子们下了车。

    鸨娘竟在不远处等候着,亲自过来迎接。

    而在这一条街巷两侧的高楼上,许多人都探头出来,一道等着这些从林家回来的女孩子们。

    ——人人都想知道,昨夜几乎让半个百花涯都翻了过来的,究竟是怎样的人。

    在龟爪子们的护送下,艾松青和柏灵在人群中慢慢往前走。

    艾松青抱住了柏灵的胳膊,“……他们怎么,都在看我们啊?”

    柏灵没有回答,她也在心里猜测着。

    不远处的鸨娘飞快地往她们这边走来,她们看起来比前几天憔悴多了,显然昨夜也没有睡好。

    ——毕竟,昨夜陈翊琮前脚离开,龟爪子们后脚就把消息传回到了鸨娘这里。

    发生在林宅里的细节再加上昨夜鸨娘自己的亲历,她很快就有了自己的猜测——这些丫头里,很有可能有昨夜那位贵人牵绕的人。

    可事情怪就怪在这里,锦衣卫夜袭百花涯,这是多少年都没有过的事情了……

    那位贵人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最后却没有带走任何人走……这是个什么情况?

    ……无非也就两种原因吧。

    一种,那女孩子不愿走,所以就留下来了。

    鸨娘自己先在脑海里呸了一声——刚来就不愿走?从穷乡僻壤里被卖过来的漂亮丫头或许会,这些从教坊司里过来的女孩子眼睛能高到天上去,哪有不愿走的道理……

    那么另一种?

    贵人找了半天,到最后也没在这些女孩子里找见自己想寻的人。

    这个推测显然比上一个合理许多……但靠着这么多年经营下来的直觉,她又觉得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百花涯里出入的贵人如过江之鲫,没什么可稀罕的,可昨夜的那个黑袍人竟能让锦衣卫听他的调令——锦衣卫是皇帝的左右手,能借势借到这个级别,只怕那人的地位……也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可鸨娘看他只觉得脸生——这一晚她把京城里所有排得上号的人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人能对得上这个位置。

    鸨娘心情复杂。

    她走到女孩子们的跟前轻咳了一声,而后勉强提了提嘴角,换了个温和一些的表情。

    “教坊司的几个……都跟我来吧。”

    那鸨娘转过了身,六个从塔楼里被挑出的女孩子也旋即出列,跟在她身后,慢慢消失在下一个街口。

    柏灵和艾松青走在后面,她们很快发现,这条路并不是去向梨园或者那个老旧塔楼的。

    鸨娘带着她们向着百花涯的中心慢慢靠近,最后停在了另一处高耸的塔楼之下。

    同为塔楼,这里显然比她们从前住的地方要新得多,也高得多。

    几个穿着罗裙的年轻女子们牵着手从楼梯上下来,说说笑笑地从柏灵她们身边经过——这儿显然还住着其他姑娘。

    “都往上走。”鸨娘指着楼梯示意道。

    楼梯窄小,基本只能容得下一人通行。这六个从林宅回来的女孩子在鸨娘和龟爪子们的前后引领下,慢慢上到了顶层。

    艾松青正要进屋,忽然发现柏灵没有跟来,她回头看了一眼,见柏灵正站在楼道的阴影里,不知道在看什么。

    “柏灵?”

    柏灵很快回过神来,“来了。”

    直到她们踏进了屋门,柏灵和艾松青才发觉,那些先前在老塔楼里住着的同伴们已经全都搬了过来。

    这里有床,有窗,有桌子和凳子,桌上还放着一些零散的梳妆用具……尽管一切都非常简易,但和那个昏暗脏乱的老塔楼比起来,已经好了太多。

    “从今儿起,给你们换个地方住。”鸨娘扯了扯嘴角,“也该开始学点儿本事了。”

    女孩子们乖巧地点了点头。

    鸨娘转身要走,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来,“……你们昨晚上登台唱戏的是哪两个?”

    几个同去了林宅的女孩子们望向了柏灵和艾松青。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她们的身上。

    柏灵望向鸨娘,轻声答道,“是我们。”

    “哦……”

    鸨娘深深地望向两人,把柏灵和艾松青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不错,”她笑起来,脸上的横肉挤在一起,“在这儿,肯拼是好事。”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9968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