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没有旨意

第一百三十四章 没有旨意

    那也还有一般多从未见过,”凤栖颦眉道,“先前的几个婆子应该也和你说过了,不少客人就是为了那一晚的火凤妖娆专程定了今晚的席位,由不得你自己擅作主张。”

    柏灵沉眸笑了笑,望向兰芷君,“越是如此,越不该复刻。”

    兰芷君没有立刻给出答复,他的两只手仍旧拢在衣袖之中,只是轻声道,“为什么?”

    “那一晚的火凤鸟令人印象深刻,是天时地利人和,”柏灵轻声道,“当时戏台上的姑娘大都抚琴弹唱,底下的客人待得都乏闷了,难得上来一个舞剑的,自然夺目。

    “唱第一段的时候,我身上裹得严严实实,谁也没想到我后面还有一段,这种惊艳是需要抖包袱的,今晚只是夜宴,没有戏台上的歌舞,这种落差自然也打不出来——而且按照春婆之前的教习,落差也不是打在饭局上。

    “再者,就算季老师傅再怎么手艺惊人,我们也不可能在饭局上恢复那一晚牙行的光影,老客见了,自然会觉察出差别,新客早就从别处看了火凤鸟的仿装,也不会觉得有多么惊艳……

    柏灵顿了顿,“大抵,反而会在心里觉得‘不过尔尔’。”

    兰芷君轻笑了一声,“那你又往自己的头上堆这些金粉俗物做什么。”

    “这样看起来端庄,”柏灵两手轻轻扶住了头上的发髻,重新对镜而笑,“我今晚不就是要把自己嫁出去吗,这样……像不像新娘子呢?”

    兰芷君目光打量着眼前的柏灵,他沉默了片刻,终是轻声道,“那便由你吧。”他望向一旁的季师傅,“就是辛苦季师傅白跑一趟了,钱我们还是照付。”

    季老师傅在一旁哼笑一声。

    “季老师傅不着急走,”柏灵连忙接道,“我还有事想问来着。”

    不多时,兰芷君退了出来,重回金阁,身后凤栖紧紧跟随。

    “你留在那里吧。”兰芷君回眸说道。

    “但兰君,我方才还有话没有说完。”凤栖颦眉道。

    “嗯?那你继续讲。”

    “今夜我们还是留个人在柏灵屋中盯梢比较好。”凤栖轻声道,“我选了几个人,也想请兰君先过目。”

    “盯梢……”兰芷君低声重复了一句,他停下了脚步,回过身便看见凤栖递来的一张对折的信笺,上头写了几个他们都很熟悉的名字。

    “人倒都是可信的,”兰芷君将信笺递还,“不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当初为什么会到百花涯来……难道您忘了吗?卧于君侧尚敢行刺,谁知道她今晚会不会做出什么叫我们难堪的事情来。”凤栖沉声说道,“所以……我还是想在屋子里放一个有功夫的,若真的出了什么事,也不至于铸成大错。”

    兰芷君只是稍稍想了一下这个场景,便禁不住觉得好笑,“我倒觉得没这个必要……不过小心一些总是好的,你安排就是了。”

    “兰君为什么觉得没有必要?”凤栖追问道,“您就那么笃定她肯定会顺从行事?”

    “多半是吧。”

    兰芷君接着缓步往前走,凤栖也旋即追了上去。

    “可……为什么?”

    “你应该去问问春婆,”兰芷君轻声道,“看看她是如何与春婆相处的。若不是因为这一向顺利,今日我便不会专程去请季师傅。”

    “春婆……”凤栖喃喃,“那万一,她在春婆面前的听话是装的呢?”

    “她在春婆面前可不算听话。”兰芷君笑道,“你实在好奇,可以去调阅她们的谈话记录,那都是春婆每日结束教习后即时记录的……有些也着实有趣,闲暇时也可堪一阅。”

    凤栖愣了愣。

    “倒是你,”兰芷君轻声道,他忽然抬起手,轻轻捋顺凤栖耳畔下吊坠的银流苏,“这些事情本不该由你来做的,忙完了柏灵这边,你还是回金阁吧……这才半个来月,你眉心都打皱了。”

    凤栖连忙低下头。

    她低声答是,而后站在原地,目送兰芷君离去了。

    四下又安静下来。

    其实还有一层缘由,凤栖没有说——因为那只是她某种毫无依据的直觉。

    即便说出来了,也无非是让兰芷君笑话而已。

    自进入兰字号之后,柏灵在许多事情上,都没有表现出该有的抗拒,这种顺从让她觉得虚假——她不信兰芷君会看不出来,抑或者兰君有他自己的安排?

    凤栖想不明白,转身重新向柏灵的屋子而去。想起方才兰芷君的提醒,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心。

    难道是近日皱眉次数太多,方才皱了眉头,自己都没有觉察么……

    ……

    落日时分,郑密特意跑了一趟兵部。

    今天的首辅次辅依旧忙碌,他直到天黑才见到张守中从孙北吉那边回来。

    一见郑密,张守中就猜到了几分他的来意。

    张守中抓了抓自己的额角,目光略有几分闪避。

    两人在兵部寒暄了几句,等到四下无人时,郑密才小声开口道,“今夜张大人这边可有什么打算?”

    “……什么‘什么打算’。”

    “小司药那边呀,”见张守中装作不知道,郑密直接开口道,“今夜不比以往了,皇上就没有往平京这边送什么信来?”

    张守中脸色如故,他转过身去,继续整理桌面,但默然叹了口气。

    “难道没有?”郑密颦眉,跑到张守中的桌前,“不会真的什么都没有吧?”

    张守中低声道,“皇上已经很久没有过问过柏灵的事情了,听成大人的回信,锦衣卫那边送过去的消息,皇上似乎也是拆都不拆的。”

    “不拆?”郑密瞪圆了眼睛,“不拆还送去干什么?”

    “就放着。”张守中轻声道,“皇上也没有命令下旨不收。”

    “这不是闹小性子的时候啊!”郑密有些着急,“我都打听清楚了,他们今晚酉时末开宴,一顿饭吃起来,顶多也就吃上一个多时辰吧?再之后——”

    “郑大人。”张守中轻声打断道,他意味深长地看了郑密一眼,“没有旨意,有时候也是一种旨意。”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35567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