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赌注

第一百三十九章 赌注

    张敬贞接过了酒囊。

    “我现在,偶尔还会想起去年初雪的时候,”他轻声道,“想起那时大家一起去游船……”

    “不想了,敬贞。”柏灵轻声道,“想也没有用。”

    “我只是不明白……”

    “你往后不要再来百花涯了。”柏灵望着他,“你们都该离我远一些,越远越好。陈翊琮把我丢到这里来,无非是想看我狼狈不堪的样子,可我偏不。

    “他不在京城的这些日子,我过得很好。百花涯里的日子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苦,抛掉外面的偏见,我现在已经算是衣食无忧了。和先前我父兄还在时固然不能相提并论,但要是拿去和那些从刀剑铁蹄下死里逃生的流民相比,我也该知足了。”

    面前的张敬贞面容苦涩,欲言又止。

    柏灵说着,便觉得这些话似乎又有些熟悉。

    柏灵忽然又想起和宝鸳的初见。

    这一瞬的恍神令她自己也觉得荒谬起来,是否如今张敬贞看她,就像当日她看宝鸳一样?

    柏灵微微颦眉,她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有侍女来询问她何时回去,柏灵回头应了一声“就来”,而后向着张敬贞略略欠身。

    有些话,大概真的难以解释。

    “快回去吧。”柏灵笑着说道,然后转身向着金笼去了。

    身后张敬贞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沉默望着柏灵离去的背影。

    他忽然又想起半年前的情形,他当时满以为将来自己离开平京前往江洲时,大抵会有一场欢喜的送别,却未曾想到今日,留在平京目送他们背影的人,是他自己。

    ……

    金丝笼里歌舞依旧,后半夜远处的天空亮起烟火,这也是金丝笼夜宴的一部分,便就在这莺歌燕舞之中,杏子酥被端了上来。

    在烟火亮起之前,他们已经在私底下交付了金叶子。

    这里的金叶子就如同牙行那一晚的铁球一样,代表着某种钱数。金叶子是不出示给旁人的,只让各自压食盒的底部,侍女们撤盘的时候,会小心地将它们拿去宴席之外清点。

    等到尘埃落定之时,她们会端着杏子酥回来,并安排姑娘们将自己的杏子酥亲自递与恩客品尝。

    众人一时沉寂,只是今日上来的杏子酥只有三碟——这也意味着,有一位姑娘没有被在场任何一个客人选中。

    等到三个端着点心的侍女分别将各自手中的杏子酥移交时,柏灵望见同行者中果有一人旋即起身,低头离场。侍女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了她恩客的名字,柏灵表情依旧,等到前两个姑娘依次起身之后,她也随之站起。

    尽管上洛郡王陈信目光一直带着几分焦灼地望向柏灵这边,但很遗憾,柏灵依旧端着杏子酥停在了王端的面前。

    年轻的郡王当即起身拂袖而去,徒留身后王端得意的笑声。

    柏灵当即被用红色的丝绢蒙住眼睛,在其他几位侍女的牵引下从另一侧离开了金丝笼,前往今夜特别为她准备的房间。

    等到了地方,侍女们才为她摘下眼前的红绢,柏灵睁开眼睛,眼前是陌生的房间,但一样的富丽堂皇。

    “姑娘去梳妆台坐吧,”身后的陌生侍女轻声道,“我们来帮你把头上的这些首饰下了……”

    “不必,我自己来。”柏灵轻声道,“去帮我打盆热水吧。”

    隐约中,柏灵听见楼下传来铜锣声,嘈杂声里,有人在奔走疾呼,不知在说些什么,柏灵觉得吵闹,便让侍女将那一侧的窗户合了起来。

    侍女立刻照办了,那人轻声道,“姑娘别听这些,今日既是姑娘的好日子,你就按着先前的春婆教的规矩做就好。”

    柏灵有些意外,“他们在嚷嚷的……难道是我吗?”

    见侍女似是有些不愿开口,柏灵笑了一声,她专心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一面将头顶的步摇小心摘下,放在桌上,一面笑道,“你说就是了,我没那么多弯弯绕。”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与姑娘说的,”那侍女上前,将柏灵摘下的首饰收去一旁的首饰盒中,“他们在下注。”

    “赌什么?”

    “赌……一会儿王公子多久出去。”

    “是吗,他们动作这么快?”柏灵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侍女们彼此望了望,另一人答道,“也不是灵通,都是百花涯里的老规矩了,前天赌局就开好了,赌谁能买下姑娘的第一晚,不少人压的是那位新来的郡王,亏大了。”

    柏灵有些好笑,“那他们赌的多久?”

    “我刚上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另一个侍女也凑上前道,“这位王公子的名声在咱们兰字号也算有名了。往常别的姑娘第一晚,恩客总是照顾些,动作会慢一点儿,一觉到天明的也有……但这个人很少留到后半夜,从进屋到离开一般半个多时辰就走了,没有半点温存。”

    “是啊,姑娘也是运气不好,让他成了恩客……”

    “为什么这么讲?”柏灵问道。

    “因为他从来不给谁家做回头客的生意,”侍女轻声道,“摊上了这样的恩客,就很难像别家姑娘一样被捧,反而失了——”

    “说什么呢。”另一人连忙打断道,“别在这儿说这种浑话吓人。”

    那侍女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秃了嘴,连忙掩嘴道,“我也都是听说,反正外面说什么的都有嘛。”

    “所以压半个时辰的人最多?”柏灵问道。

    侍女们没有立刻回答,在柏灵的目光注视下,其中一人良久才答道,“是。”

    “还有呢?”柏灵又问道。

    “再就是……一个时辰了。”侍女答道,“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还有明早天亮。”

    “有多少人押天亮?”

    “……应该没有。”

    “你们下注了吗?”

    “没、没有。”

    “真的没有?”柏灵问道。

    “没有的。”其中一人答道,“我们哪有钱干这个……”

    “是啊,你们可别押错了盘,到时候仅有的一点银子也都赔出去了。”柏灵笑了笑,“我这儿也用不上这么多人照顾,你们谁有空现在下楼下个注,银子我出,赢钱归她。”

    几人愣了一下,面面相觑,最先说话的侍女略略举高了手,“我来吧,姑娘要押多久?”

    “我现下身上带的钱也不多,就一两。”柏灵顺手将银两交到侍女手里,“押天亮。”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36183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