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重生成大佬的团宠小悍妻 > 第三十六章 自作自受

第三十六章 自作自受

    夏时暖看到那项链,眼睛都在放光,多想扑上去抢过来。

    夏时暖喃喃自语道:“这原本该是我的。”

    夏时锦见她发愣,故意来了这么一句:“阿暖,这项链应该是不值钱吧!”

    这话可是让夏时暖瞪大双眼:“你这是在做什么?”

    夏时暖当然知道这条项链的价值连城,可是她一直想要的东西。

    只听夏时锦很平静的说道:“大哥送我这条项链的时候,我看着好像很名贵不肯要,大哥说才八十多块,就在地摊上买的,我才收下。”

    “......”

    夏时暖震惊在原地,这大哥为了送给她,让她没有负担说出这样荒唐的话来。

    “锦锦,这条项链的确是不值钱,要不这样吧,我有一块瑞士手表,我拿来给你交换好不好。”

    “好呀,手表多值钱,不过你不是说掉了吗?”

    夏时暖立马就从地上捡起来,这是她担心被人发现,就特意先把手表丢在地上。

    现在听到夏时锦肯交换,满心都是欢喜,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夏时暖激动的把手表递过去,满眼都是期待和贪婪,兴奋说道:“我现在就给你换。”

    然而手表到了夏时锦面前时,她却哈哈大笑起来,弄得夏时暖都搞不清楚状况。

    只听夏时锦笑道:“阿暖你还真是有些好笑,我说什么你都信吗?这项链值什么价位,你心里没有一点数吗?”

    夏时暖整个人再次僵硬在原地,脸上的兴奋转为愤怒,她怎么能相信自己被这个该死的丫头给捉弄了。

    “你是在玩我吗?”

    夏时锦又笑:“不然你觉得呢?”

    夏时暖气愤要走,被夏时锦及时叫住:“你要走可以,把我房间的东西收拾为原样,而且一丝一毫都不能有差别,否则的话,那我也就只能是叫大哥和二哥他们一起来帮你收拾。”

    夏时暖紧咬住牙关,这才明白自己是被她给耍了,她扭头看向书桌,这才放心自己之前送来的牛奶,她根本就没有喝。

    只怪自己粗心大意,刚才进来就顾着找项链,如果多仔细观察,也就不会犯这种错。

    “你刚才根本就没有睡,从我一进门就看着。”

    夏时锦笑盈盈点头:“可不是呢,看你翻箱倒柜的,又一刻都不能停的样子,真是好可怜,不过谁叫你要来做贼呢!”

    夏时暖实在忍不住了,气冲冲回头,想到她一直就在捉弄自己,恨不得现在就打破她的头。

    然而夏时锦及时提醒道:“我可奉劝你千万别乱来哦,你想这大半夜你跑到我房间来翻东西,即便是二哥他们来,应该也没办法帮你说话吧。”

    想到自己至少还有二哥能够帮衬,如果被他看到自己这样的行为,肯定会对她的好印象大打折扣。

    夏时锦瞧她这副纠结的样子,不禁都摇头,一副可怜她的表情:“真是可怜,非要装成这样,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你最好快点给我收拾好,别打扰我休息。”

    夏时暖简直是要把自己的牙齿都要咬碎掉,心里对她的怨恨更是达到了极点。

    然而她却不敢做什么,只能是坚持:“好,我这就给你收拾回原样。”

    夏时锦耸了耸肩躺下去,就是要让她自作自受,同时也要让她明白这捉弄别人会是什么样的滋味,让她今后也学着点做人。

    夏时锦还不忘来了句:“你可是要加油,毕竟你的时间可能比我还要珍贵。”

    “不用你来提醒,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夏时暖本来就因为黄毛他们一直催促而生气。

    结果现在又被夏时锦这样捉弄羞辱,让她的心情烦躁不安,却偏偏什么都不敢做,还只能是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现在她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没有拿到项链该怎么办,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快速拿到钱。

    夏时锦看她憋屈又不敢发怒的样子,不由也觉得心里解气,今天她会无缘无故给自己送牛奶,就觉得有问题。

    所以她压根就没有喝,而是很早就装睡,想要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从她到处翻找东西的时候,夏时锦就明白她就是冲着项链来的,如果她要偷项链,无非是只有两个原因。

    一个肯定是出于嫉妒,觉得自己夺走她的东西,所以想要偷回来,但是夏时锦觉得这个可能性小,因为她想要夺回宠爱,偷项链是非常愚蠢的事情。

    再者就是多半黄毛那边在和她交易,要那一笔钱跑路,现在她是狗急跳墙没有办法,大哥限制了零花钱,又停了银行卡,让她没办法打起了这项链的主意。

    所以她还在和这些人有联系,只可惜夏时锦这样的一个小女生,没办法说去监视,也担心自己的猜测有误,让大哥他们白跑一趟。

    “你可得给我整理好,不然我要是不满意,还得让你重新弄。”

    也就只能让夏时暖不得逞,逼得黄毛他们无法离开,迟早会被警方或者林于渊安排出去的人找到。

    夏时暖加快手脚,平日是从来不做一点家务的她,现在要亲手来弄好这些衣物,可算是非常为难她了。

    夏时暖终于忙完,看着时间都已经快十二点,也就是快到他们约定的时候。

    “我已经收拾好了,你应该满意。”

    夏时锦倦意袭来,也懒得继续和她扯这些,挥了挥手,“可以了,今后记住了,少来惹我,免得给自己招来一堆的麻烦,多着急呀。”

    夏时暖急得真是快要哭了,得到她的允许才着急离开,她出了门就给黄毛打电话,那边接到电话就是怒骂。

    “你这死丫头是在和我们玩心计,欺骗我们两兄弟吗?我告诉你,我们现在就在警局门口,还差二十分钟,如果你还不拿钱来,我们现在就进去。”

    这一天林于渊安排出去的人找得很紧,吓得他们只能是躲在地下隧道里,这寒风刺骨,他们总不能这样过日子。

    与其担惊受怕被抓,倒不如就直接跑到警局求个庇护,这还能找回一条命,好过落到林于渊的手里。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zhongshengchengdalaodetuanchongxiaohanqi/210983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