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重生成大佬的团宠小悍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重回夏家的夏时暖

第一百一十八章 重回夏家的夏时暖

    夏时暖在看见来人的一瞬间便强撑起身体躲到了还没有来得及离开的沈衷的身后,但这一小动作并没有逃过男人的眼睛。

    男人看见了想要往沈衷身后躲避的夏时暖,大声一笑,便向着沈衷走了过去。

    “你这个小娘们儿,真是不听话,老子就出去买个烟的功夫,就让你给逃了,现在快跟老子回去,一堆活等着你干呢!”

    众人听着男人极其不雅的骂喊声,纷纷皱了皱眉。

    而夏时暖在看见男人向自己走来的那一刻,便吓得浑身颤抖,哭着喊着向沈衷身后躲去。“舅舅救我,我不想回去!”

    沈衷感受到夏时暖的恐惧,便怒视着男人,威胁的话语张口就来。“你是阿暖什么人?凭什么带她走?这是林家和夏家的订婚宴,不是你可以随意撒野的地方。”

    男人听到沈衷的话后非但没有丝毫畏惧的神色,反而笑得更大声了。“我管你什么夏家还是林家的,这小娘们儿就是她父亲欠我的钱,将她抵押给我做苦力的,你凭什么不让我带她走?”

    听到男人的话,沈衷也不由得一愣,他万万没想到,曾经是夏家天之娇女的夏时暖在乡下的这段日子竟然会过得这么凄惨。随即,沈衷动了心思。“阿暖,你身上的伤是他打的?”

    在沈衷的可以提醒下,夏时暖缓缓撩开自己破烂的衣袖,众人见状不得倒吸一口冷气。只见夏时暖纤细的胳膊上全是纵横交错青紫的伤痕,甚至有些都结了血痂。

    沈衷见夏时暖瞬间理解了自己的意思,心中的活动便更加丰富了,但他面上仍是一副十分愤怒的样子。“阿暖,你告诉舅舅,你身上的这些伤是不是那个人弄得?你说出来,舅舅给你讨个公道!”

    但听到沈衷的话的夏时暖并没有开口承认自己身上的伤是这个男人弄得,她只是微微低下头,身子越发的颤抖了起来。

    虽然夏时暖什么也没说,但众人却明白她身上的伤真的是眼前的男人弄得,于是纷纷指责起男人来。

    “你怎么这么狠心,她也就刚成年的样子,你竟然下得去手?”

    “还好她机智逃了出来,不然这辈子得被他折磨致死吧。”

    ……

    随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男人此时有些慌乱。“你们管老子怎么对她,她父母已经将她抵押给了老子了,老子想怎么对她是老子的事,用得着你们管!”

    沈衷看着有些慌乱的男人,心中冷冷一笑,面上倒是从容不迫的威胁着男人。“你这是故意伤人罪,你要是再不离开,我们就要报警了,到时候警察来了,你可就要进监狱了。”

    男人看着十分镇定的沈衷,听到他说要报警,男人顿时脸色就变了,随即便骂骂咧咧的向外走去。“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好不容易有个廉价的小娘们儿做苦力,还让她给逃了……”

    随着男人的离开,骂声也逐渐的变小,最后消失了。

    “谢谢舅舅救了我。”夏时暖见男人离开,便小心翼翼的从沈衷身后走了出来,一脸真诚的向沈衷道谢。

    沈衷看着面前的夏时暖,心里也打定了主意。“谢什么,我们是一家人,何必和舅舅说着谢字。”

    听到这句话,此时一直在旁边站着的夏时锦不禁无声的笑了笑。

    好一个一家人,自己的亲外甥女在这受了委屈,沈衷这个亲舅舅丝毫不关心,却对夏时暖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外甥女嘘寒问暖,这个舅舅真的是好样的!

    夏时锦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沈衷,果然,他和上一世一样,终究还是选择了夏时锦。不过自己倒是无所谓,她在乎的也就是三个哥哥,如今多了一个爷爷奶奶而已,至于舅舅,不要也罢。

    感受到夏时锦的目光,沈衷不由得看向了夏时锦那一双仿佛可以看穿人心的眼睛,顿时,沈衷便心虚的错开了和夏时锦的对视,仿佛自己心中的秘密被夏时锦发现了一般。

    紧接着,沈衷还是对着夏时锦开了口。“锦锦,你看阿暖如今也是不能回乡下了,你就让她留在夏家不行吗?”

    夏时锦听到沈衷的话,不免缓缓一笑。“舅舅,你之前不是还说,你不管我们之间的事了吗?”

    听到夏时锦的话后,沈衷则是脸色一变,心中刚平复下来的怒气又被夏时锦挑了起来。但还不等沈衷发作,夏时锦又开了口。

    “好了舅舅,之前是锦锦和你闹着玩呢。阿暖是从小你们看着在夏家长大的孩子,如今她有难,我怎么可能再赶她去乡下呢?”

    夏时锦的一席话说得众人舒心,而夏时暖听到夏时锦的话后,脸上也露出了感激涕零的表情。“锦锦,你是答应让我留在夏家补偿你了吗?真的是谢谢你。”

    但夏时暖表面上说着感谢的话,但心中则是恨透了夏时锦。

    如果不是夏时锦从乡下回来,她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而这场宴会的主角也将是自己。

    夏时暖心中恨恨的想着,带着泥土的指甲也狠狠的掐进了手心里,但她脸上还是一副讨好般的笑容,这让夏时暖绷的十分辛苦。

    “当然会让你留下了。”另一边,夏时锦一边回着夏时暖的话,一边不禁在脑中思索着。

    夏时暖身上的伤明显就是乡下重男轻女李氏夫妇打的,之前夏时暖动了身上手机的小动作并没有逃过夏时锦的眼睛。那之前的男人一定是夏时暖安排进来的。宴会安保系统十分严谨,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连续放了两个人进来。所以这一切一定是夏时暖安排的。

    想到这里,夏时锦不禁有些疑惑:夏时暖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回到夏家?她答应了李氏夫妇什么条件才让李氏夫妇心甘情愿的放她回来?之后的夏家破产和夏时暖的回来究竟有没有联系?

    随着夏时锦心中的问题越来越多,夏时锦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面对夏时暖。而一直站在夏时锦身旁的林于渊此时也是一脸的凝重。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zhongshengchengdalaodetuanchongxiaohanqi/215292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