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重生之茶香盛世 > 第九十三章 平安回府

第九十三章 平安回府

    沈妤将碎瓷片对准了沈淮安,她道:“沈少爷,请你自重。不管我们之前是什么关系,有什么纠葛,你觉得你应该三更半夜强迫一个女孩跟你独处吗?一言不合就动手动脚,换了任何人,她也不会给你好脸色。”

    沈淮安大笑,“你不用为自己找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阿妤,从前你可不是这么对我的。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但你记住,总有一天,你会求着我带你走。”

    沈淮安说完,推开门走了。

    冯探长见他捂着下巴,好奇地多看了两眼,被沈淮安一脚踹翻在地上。

    房间内,沈妤颓然坐在板凳上。

    夜色已深,今天不得不说是漫长的一天。尽管筋疲力尽,她还是强迫自己保持清醒,一夜未睡。

    第二天一早,冯探长打开了房间门,他道:“大少奶奶,您可以走了。”

    “去哪里?”沈妤神志恍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回家,我们现在就回家。”荷香从门外跑进来,看沈妤一身狼狈,她抱住沈妤大哭。

    从警察厅出来,沈妤径直回了扶云居。梳洗完毕,她想去鹤寿堂请安。

    荷香拦住她,道:“小姐别急,老夫人已经吩咐过了,让你先休息。”

    沈妤颔首,“连老夫人都惊动了,那这件事查的怎么样了?”

    她是想知道盛延卿的动向,她能从警察厅放出来,一定是盛延卿从中周旋。

    荷香道:“这件事一直是二爷在查,他昨天晚上连夜去了省城,这会儿还没回来。”

    沈妤垂眸,原来是盛延卿动用了省城的关系,给镇上的警察厅施压,她才得以释放。

    荷香扶着沈妤躺下,又扯过杯子盖在她身上,道:“小姐,你什么都不要想,先好好休息休息,等你睡醒了,煦少爷也回来了,昨天晚上他不见你回来,一个人坐着哭了半天。”

    沈妤闭上眼睛,头刚刚挨到枕头就睡了过去。

    等她睡醒的时候,盛晋煦正背着书包,乖巧地站在床边。

    见沈妤睁开眼睛,盛晋煦凑过去,“娘亲!”

    沈妤搂住了他,在他脸颊上亲了两口,“昨天娘亲在忙生意的事情,你有没有按时完成先生布置的功课?”

    盛晋煦点点头,他在书包里掏了半天,把昨天先生布置的功课拿给沈妤看。

    已经是傍晚时分,荷香老早就开始张罗饭菜,见沈妤醒了,和姜婆婆两人一股脑往上端。

    一家人围在桌子旁吃饭,是最开心的事情。

    昨天在警察厅经历了饱受折磨的一夜,今天再回到舒适的家,见到这些真正关心自己的人,沈妤心里五味杂陈。

    吃过饭,陶妈妈过来道:“大少奶奶可休息好了,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沈妤正想向老夫人言明情况,跟着陶妈妈一路往鹤寿堂走,路过花园的时候,正撞见大夫人陪着采薇散步。

    自从采薇来盛家以后,沈妤每次见她,都觉得她又比上次胖了好多。怀孕才五个月,她就已经挺着个肚子,脸上更是胖的看不出来轮廓了。

    见到沈妤,采薇脸上的刻薄立显,尖声尖气地道:“哟,这不是大少奶奶吗,进了一趟警察厅出来,真是容光焕发。”

    大夫人也不制止,任由采薇说,她站在树影当中,如同潜伏在黑暗中的鬼魅。

    见大夫人这幅神情,沈妤便懂了,昨天晚上在饭菜里下毒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好婆婆。

    如果她真的吃了有毒的饭菜一命呜呼,大夫人便可以说沈妤是畏罪自杀,把罪名全部推到她身上。如此一来,就洗脱了盛家嫌疑。

    采薇像是一条疯狗,她仗的是大夫人的势,沈妤不屑和她计较,转过身去,对着大夫人行了个礼,进了鹤寿堂。

    老夫人平时睡得早,这会儿已经换了睡觉时候穿的宽松衣裳,除了发簪,靠在软榻上等候。

    见沈妤进来,老夫人抬头道:“坐近一点让我好好看看,昨天一夜未归,我老婆子一颗心始终放不下。”

    沈妤微笑着坐在了老夫人身边,道:“多谢老祖宗记挂,孙媳妇一切都好。”

    陶妈妈端了一蛊参汤进来,道:“大少奶奶,这参汤老夫人都让我热过好几回了,怕你没睡够不敢轻易叫醒你,快趁热喝了吧。”

    沈妤颔首,把温热的参汤端在手里,一面暖手,一面小口小口慢慢喝着。

    闲聊几句,老夫人话题转到了毒茶叶这桩事上。

    “延茗媳妇,你是个明事理的,这次毒茶叶的事你怎么看?”

    沈妤的仇家不多,能把事情闹大甚至买通警察局的更是屈指可数,她刚查到二房的茶行,转眼就卷进一场官司,这两者的联系肯定是脱不开的。

    沈妤断定是二房捣的鬼,嘴上却道:“咱们盛家做了几十年的茶叶生意,从来没出过大的纰漏。孙媳妇觉得,做生意就不能怕麻烦,既然麻烦找上了我们,就要迎难而上,查清楚真相,自证清白。”

    老夫人满意地点点头,她轻轻握着沈妤的手,道:“我就知道你是个能担大任的。”

    回到扶云居,姜婆婆和荷香记挂,沈妤便把老夫人的话转述给了她们。

    荷香站在床边铺被子,闻言有些愤愤不平,“这件事情分明是二房捣鬼,老夫人不去惩治二房的人,这样不管不顾,谁知道她们还有什么幺蛾子!”

    想到沈妤在警察厅受的苦,荷香握起拳头,恨不能去找二房的人拼命。

    姜婆婆凑在灯下做针线活,被荷香的模样逗笑了,“荷香,你先别急,其实这就是老夫人的高明之处。盛家大房也好,二房也罢,都是挂着盛家茶坊的牌子,真闹开了,外人就会看笑话。再说,没有真凭实据,二房的人会认吗?”

    荷香不以为然,仍旧气鼓鼓的,道:“那这么说,岂不是拿他们没辙了?”

    姜婆婆和沈妤笑起来,荷香是个急脾气,犯冲起来,谁也没辙。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你们笑什么?”荷香追问,两人却只是笑的更开心了。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zhongshengzhichaxiangshengshi/104094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